用模化块思维来驯化复杂

      有这样一个段子,一哥们是个苹果控,自己用的什么设备都是苹果的。有一天朋友看到他用单键苹果鼠标时,好奇地问:这鼠标就一个键,那右键怎么办?他左脸鄙视、右脸自豪地说:土包子,这就叫极简设计!但是,2005年故事被神转折了,苹果终于顶不住20多年来潮水般的批评,正式推出了双键鼠标。

      看来面对人们适应了的复杂的大脑,有时简单也是一种粗暴。这个世界是越来越复杂的。过去我们用石头计数,后来“设计”了更复杂的算盘,然后是更更复杂的计算机,更更更复杂的量子计算机。           

用模化块思维来驯化复杂

      有人说管理者事必躬亲是一种品质,但是一个小组织你尚可事必躬亲,如果组织发展壮大了,你就不可能达到事必躬亲。一个人究竟能管理多少人,应该管理多少人,这涉及到一个管理幅度的问题。拿破仑说,一个人可以管理5个人,后来很多学者的结论也大致接近,大管理学家厄威克提出了5-6个人的标准,而马云说,一个人管理七个人最科学。现在很多管理类书籍里一般也趋向于7个人。当然这只是说直接管理人数,如果人多了,一个人管不过来,就要分层,这就有了另外一个概念,“管理层级”。管理层级多了,信息的沟通效率就会下降,所以,理解好“管理幅度”和“管理层级”的概念,才有可能设计出合理的组织架构,才会产生更好的组织效率,所以才有了科层级组织,这也就是我们文题中所说的产生了模块化。

用模化块思维来驯化复杂

       在辽沈战役的时候,为了实现战略目标和减少伤亡,林彪曾在东北野战军提出了著名的“三三制”打法。他根据当时部队的实际情况,又把班这个最基层的管理层级进一步拆细,提出:一个班,三个组;一个组,三个人;三个人,三角形。林彪通过这样一个口诀,为部队塑造了一个新的战斗结构,结果大大降低了伤亡率,提高了战斗效力。

用模化块思维来驯化复杂

       模块管理就是”御将之道“,“ 刘邦之所以能够战胜强大的项羽团队,决胜千里,一统天下,与他擅长“御将之道”是分不开的。深懂“御将之道”的刘邦能够治住“战必胜,攻必取”的韩信,为什么?什么是“御将之道”?中国人强调的“御将之道”对于今天的领导者又有何借鉴意义?

    从“登台拜将”的典故中,我们可以看到刘邦擅长经营“网络”之道。韩信曾在项羽帐下服务多年,终不得重用,所以逃官而出,归附刘邦。初见刘邦时,韩信一语点破项羽的缺点:“匹夫之勇,妇人之仁。”其中“匹夫之勇”是指项羽不信任部属,不擅长用人,事必躬亲;“妇人之仁”则是指项羽对人很有感情,遇到大功大过却舍不得赏罚,封侯之印紧握手中,连印角都被磨损了,还没有封侯。刘邦刚好相反,他登台拜将,拜韩信为上将军。韩信有了汉军中的威望,带兵北伐,发挥长才,先收服赵地,又大破项羽分封的齐王,收服了齐地,从此雄踞北方,拥兵自重。

用模化块思维来驯化复杂

    刘邦的管理才能说明,在中国,运用网络比运用层级组织更重要。韩信、彭越与吴芮个个是一方帅才,他们雄踞不同地方,都不是刘邦可以直接指挥的,但刘邦却能用恩、用情、用封王的方式把他们组成一张网络,共击战无不胜的项羽。

     一次,在谈及刘邦手下“北斗七星”(指张良、韩信、萧何、陈平、樊哙、彭越和周勃七人)各个将领的带兵打仗能力时,刘邦问韩信:“将军以为若是我亲自带兵,会怎样?”韩信说:“不过十万。”刘邦又问:“将军以为自己呢?”韩信回答:“多多益善。”刘邦反问:“为什么百万之将军受擒于十万之寡人?”韩信却说:“陛下虽不善统兵,却善御将。”刘邦大笑。

用模化块思维来驯化复杂

       刘润老师在五分钟商学院实战篇里提出,真正困扰我们的,不是复杂,而是费解;我们真正追求的,不是简单,而是易用。所以,设计师的目标从来都不是让事物变简单,而是“驯化复杂”,让它“虽复杂,但易用”。这其实和前面提到的组织管理层级有异曲同工之妙。

        诺曼在《设计心理学》中,提供了几个工具。

        一是概念模型,语义符号。蜘蛛网一样的地面交通,可能是最复杂的产品之一了。怎么“驯化”这个复杂“产品”?首先,你需要一张高度简化的地图,未必很精确,但足够让你搞清楚目的地、路线和距离,然后,在每个路口设计清晰的指路牌,一步步引导你到达目的地。

       二是概念重组。有些问题之所以复杂,是因为这个问题本身就错了。比如录像机。过去的录像机,要靠设定开始时间、结束时间来预约录像。你知道,用遥控器设定时间,是非常复杂的操作。怎么办?用语音设定吗?错。靠设定时间来预约录像,这个方向本身就错了。通过互联网下载电视节目单,在节目单里选择节目名字,直接预约录制,才是正确的方法。

       三是模块化管理。酒店房间的灯非常多,所以开关也多。很多人睡觉时,要研究好半天才能把所有的灯关掉。怎么办?试试模块化,把灯光设计为“日常模式”,“看电视模式”和“睡眠模式”。不用知道几十盏灯的开关在哪,只用操作这三个开关就可以。通过简化的方式,驯化复杂。现在很多高级一点的酒店都是这样设计了。

用模化块思维来驯化复杂

        四是自动化。自动化,是“驯化复杂”的核武器。驾驶飞机非常复杂,但大部分时候,飞机是自动驾驶的;驾驶汽车非常复杂,但汽车也正在走向自动驾驶;煮饭、煲汤已经通过电饭煲实现自动化;冰箱、空调正在通过智能家居走向自动化。用科技实现自动化,再用自动化驯化复杂。这一点使用过小米生态产品的朋友应该会有同感,一个小爱同学,会控制家里所有家用电器的使用和操作。

        五是强制功能和默认选项。为了防止因为复杂,而导致的用户犯错,设计“强制功能”,比如,必须把汽车档位放到“P档”,才能打开后备箱;没系安全带,就强制警报;没熄火,不能拔出车钥匙。今天中午吃什么?在400道菜中选择,当然不知所措。设计一些“主厨推荐”,“主厨推荐”中,再设计个“人气榜首”,这就是“默认选项”。不给用户选项,或者给用户更少的、有层次的选项,也可以驯化复杂。

         六是入门教程。很多手机 App,尤其是游戏,在版本更新后,会专门指引你按步骤完成一个简单的“入门教程”,在你点“我知道了”后,才会返回正常界面。入门教程,能有效减轻用户费解的感觉。

用模化块思维来驯化复杂

       在贾林男的《西贝的服务员为什么爱笑》这本书里介绍了西贝三代店的故事,充分说明了这个道理。2014年4月16日,北京财富中心店正式开业第一天,贾国龙早早来到门店,背着手,里里外外围着门店进进出出好几个钟头,两眼放光:三代店受日本餐饮启发,采用的是厨房全明档,把就餐区设计在厨房后,是一家“厨房里的餐厅”,顾客一进店就感受到美食的诱惑,食欲大增。大胆试验“60道菜品模式”,精选了66道菜。开业当天中午,店门口排满了顾客,小小的厨房应接不暇,显得非常忙乱。贾国龙当即决定马上停业,并开会将菜品再砍一半,只留33道,连夜赶制新菜单,而减成33道菜后,贾国龙提出要把大本菜单改成单页手风琴式拉页菜单,第二天中午按33道菜开始营业。

用模化块思维来驯化复杂

      第二天中午开餐,想就想得出,变化立竿见影!原来66道菜,10个师傅每人做6道;改成33道菜,变成每人做3道菜,菜品品质得到更好保证,同时出餐快了,不忙乱了。

       不光砍了菜,“33道菜品模式”的西贝三代店还砍掉了包房,全是散台。因为菜品减少,三代店各项经营指标都显著高于二代店。三代店带来的小店模式、少而精的菜品,也让西贝更有底气践行“好吃战略”。

      贾国龙说,只有好吃才有叫客力,过去我们提出“非常好吃、非常干净、非常热情”是平均使力,现在调整为超配好吃:“非常非常非常好吃,非常干净,非常热情”,西贝也才敢对顾客公开承诺“闭着眼睛点,道道都好吃,不好吃不要钱”。

     德鲁克有句名言,管理者必须面对现实,学会掌握自己的时间,最重要的是你要不断地问:你能贡献什么?你怎么样发挥别人的长处?你如何真正地去做到要事优先?你怎么样去训练可以卓有成效?

       这值得深思。

 

来源:行其野之不系舟,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9899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侵权联系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