瓮中大脑(下)

4 睡意

有人突然走过杰的眼前,他比杰高一点点,杰认出来他是高年级的学长普特南,普特南用手指给杰指了一个方向,然后两个人默契的远离了平地黑洞。

杰有太多的问题想问,却依旧说不出任何的声音,普特南却坦然的坐在楼梯阶的阴暗中一脸兴奋的看着眼前的所有景象。

不知道过了多久,杰每次快要昏睡的时候,普特南都会把他摇醒,进入黑洞的人变得越来越稀少,平地黑洞毫无疲倦的吞噬着,杰的眼睛上下闭合着,闭合着,突然一股血腥的味道袭来,杰猛的站了起来。

发现自己长高了,衣服突然紧绷的贴着自己,普特南看着自己不停的摇头,一道明亮的白光刺入脑中,杰眼前只有那一道白光,他顺着白光走着,脑海中一片空白,最终消失在平地的黑洞之中。

普特南安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感触不到任何的喜怒哀乐。

 

5 秘密

平地的黑洞透着幽暗的光芒慢慢的回缩着,一点点变小,最后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

普特南眼中的世界一片黑暗,普特南耳中的世界毫无声响。

 

费修处理着实验室中由于电磁波过度刺激导致成像与感触失败的大脑,将传感系统一一切除,然后准备重新编如大背景与程序。

“费修,你说这些大脑真的能够导致他们完全相信自己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吗?”费修的助手卡昂问道。

“为什么不能,你看到的,听到的,闻到的,都来自于电波对于你大脑皮层的刺激,只要控制好电波刺激点与位置,你就是这些瓮中大脑的上帝。”费修侃侃而谈道。

实验室惨白的灯光下,无数的人类大脑聚集着,所有的大脑都联通着无数细如发丝的导线,编写程序运转正常的时候,所有的大脑都会在自己的世界真实的活着,但是一旦电量出现任何问题,刺激停止或者过量,大脑中成像便会面临清除与失真的风险,费修看到位于角落的一个大脑显示器亮起了黄灯,侧起身想往里面走却看到玻璃中倒映出卡昂手中明晃晃的声波器。

一道明亮的白线穿过耳膜直抵大脑,卡昂扶着费修身体以免费修碰翻了周围的试验器皿。

“我也想试试当当上帝的感觉。”卡昂自顾自的说着,将自己程序输入了电脑。

 

6 新世纪

普特南不知道自己是睡着了还是一直醒着的,突然手中的手机闪出了微弱的光芒,普特南看到屏幕上显示天突然亮了起来,早上发出的那句话下面显示:全部。屏幕的微光与周遭的建筑变成了破碎的裂片,往身体袭来,却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

马的叫声撕裂长久的晕眩。

普特南推开窗户看见狭长的小道上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而他感觉自己经历了一场漫长而黑暗的梦境。

普特南站在镜子前看到镜中的自己一脸胡渣不知道多久没有洗漱。

 

镜子的的日历现实的日期看着有点陌生,可是转念又不可置信的笑笑自己无聊的怀疑。

 

7

1981年,普特南先生出版了他人生中唯一一本著作——《理性,真理与历史》一书。书中这样写道“一个人(可以假设是你自己)被邪恶科学家施行了手术,他的脑被从身体上切了下来,放进一个盛有维持脑存活营养液的缸中。脑的神经末梢连接在计算机上,这台计算机按照程序向脑传送信息,以使他保持一切完全正常的幻觉。对于他来说,似乎人、物体、天空还都存在,自身的运动、身体感觉都可以输入。这个脑还可以被输入或截取记忆(截取掉大脑手术的记忆,然后输入他可能经历的各种环境、日常生活)。他甚至可以被输入代码,‘感觉’到他自己正在这里阅读一段有趣而荒唐的文字。”

好久没有写短篇小说哦,请多关照!

明天将分享一本书的读书笔记,敬请期待

如果喜欢请添加我的公众号哦:和陈晓竹一起加油吧

瓮中大脑(下)

来源:渺小星辰之光,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9714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侵权联系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