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特大“灭门”案

张花(化名)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夜之间,父母和弟弟纷纷撒手而去,年幼的妹妹奄奄一息……
那是1990年10月29日,张花从服装店下班回家时,发现铁门没有锁。她以为是父母临时出去了,很快会回来,可当她推开房门后,却惊骇地看到父亲躺在地上,周围全是血。
张花很害怕,又担心父亲安危,上前推了推父亲,可刚一碰到父亲,她就觉得天塌了:父亲的身体都有些发硬,显然已经离世。
张花当时才17岁,遇到这种事,完全没了主见,下意识地开始找母亲,希望母亲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很快,她发现母亲和弟弟也遭遇了不测,已停止呼吸的身体倒在厨房。
张家五口人,如今死了3个,妹妹成了张花唯一的念想,她蹒跚着去到自己和妹妹住的卧室,惊喜地发现,妹妹虽然身受重伤,但还活着!这对当时的张花来说,简直是不幸中的万幸,也终于让她的思绪冷静了一些,赶紧报了警。
警方搜查现场后发现,张先生尸体没有打斗痕迹,而张先生太太和儿子很明显和凶手搏斗过。三人都是头部遭受重击导致颅脑损伤死亡的,死亡时间是10月28日晚上,凶器有两种,一种是锤钻、一种是带菱边的铁器。
张花妹妹小琼头部也受了捶打,呼吸微弱。小琼作为案件唯一幸存者,如果她能醒来,将对案件的侦破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警方在抓紧走访勘查的同时,也祈祷着小琼早日醒来。
房中抽屉都被打开,有翻动痕迹,表面看像是一起劫财杀人案。而家里门窗都没有破损,没有被人暴力入侵的痕迹,说明凶手很可能和张家的人认识。
基于此考虑,警方立即开始排查张家的人际关系。
张先生是名公职人员,平时为人和善,在邻里间都是有口皆碑的老实人,不大可能与人结下这么深的梁子。三个孩子都未成年,社会关系单纯,更谈不上灭门之仇了。倒是张太太,她平时做着生意,接触的人范围广、类型复杂,最有可能“惹事”。
住在张家楼下的住户说,28号晚上9点左右,张先生家曾经有过异响,但当时他们以为是小孩玩闹的声音,就没有多想。
张花也向警方提到,28号中午吃饭的时候,母亲说有个“大海哥”晚上要带人来家里拿货。张花母亲做的是黄金首饰生意,口中的“货”就是指这些贵重物品,可警方在现场并没找到那批首饰。
这时,医院传来好消息,经过全力抢救,小琼终于苏醒了过来,她回忆道:10月28日晚上8点多,大海哥和一个陌生男青年来到家里,父母非常热情地招待了他们。几人聊了一会儿后,大海哥说想要看看最新的首饰,父亲就出门去母亲的店里拿。父亲一走,大海哥和那个男青年就拿出凶器,先杀死了母亲和弟弟,小琼惊慌得想要去阳台呼救时,被大海哥抓了回来,先用一根长木棒打,再用铁锥往右边太阳穴打,以致小琼失去了意识。
有了小琼的证词,警方基本确定凶手就是大海哥和那个男青年。经调查,很快就确定了二人真实身份。

大海哥原名张诸海,是一家工厂的保安,业余做点倒腾生意,因此结识了张太太。张诸海做过很多种生意,只要是赚钱的他都愿意尝试,并曾因为贩卖淫秽录像带被拘留过。
那个男青年叫崔苟岚,也是名前科人员,曾因盗窃被劳改三年,释放后辗转在多处工地干活,后来有一次,他在张诸海上班那家工厂的一个项目工地做事时晕倒了,是张诸海及时发现并将他送去医院,还帮他垫付了医药费。从那之后,两人就走得近了。
虽然确定了真实身份,但30年前,没有现在这么发达的监控网络、身份识别手段、大数据系统,要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两个人非常困难,而一旦他们洗白了身份混入人群,找起来无异于大海捞针。
警方排查了张诸海和崔苟岚的所有人际关系,却始终一无所获。但此案案情惨烈,凶手残忍,它一日不破,就始终像一根针扎在当地警方的心窝处,难受、憋屈。
到了2017年,大数据系统全面建成,警方立刻用当年留存的几张张诸海的清晰照片进行分析比对,找到一个和张诸海高度相似的人。
此人叫张思河,定居于吉林辽源市,籍贯却和张诸海一样,身份证上的出生年月日也一样。而张诸海的姐姐姐夫从2015年开始,连续三年,每年3月都要去吉林辽源住上一阵。
战机稍纵即逝,警方立刻逮捕了张思河。这是个很狡猾的人,刚开始一直不承认自己使用的是假身份。直到警方将其指纹与当年凶案现场提取到的指纹比对成功的结果放在他面前,他才承认自己就是张诸海,但坚称自己没有杀人,将所有过错都推到了崔苟岚身上。
一些当地熟识张思河的人反映,他经常购买法律和犯罪心理方面的书籍,还常常找机会和刑满释放的人聊天,对于警方的审讯程度和大致内容,他了解得非常透彻,有极强的反侦查、反审讯意识。
警方知道碰到了硬骨头,尝试从崔苟岚那找突破口,可他会在哪呢?

警方先是排查张思河的人际网,结果发现并没有与崔苟岚特征相符的人。警方从张诸海改换身份后仍与家人保持联系这点出发,重新排查崔苟岚重要亲属的人际脉络,还真有了发现。
崔苟岚有个姐姐,姐弟俩关系很好,90年那会儿警方也找过崔苟岚姐姐,但她非常不配合调查,且不久后就和丈夫出国了。2016年,崔苟岚姐姐回国,辗转多地后,于2017年初选择了广东东莞常平镇定居。
专案组赶赴常平镇,崔苟岚姐姐却如当年一样,谢绝配合,一口咬定弟弟犯案后就和家人失去了联系。警方不得已,采用特殊调查手段,终于在她的关系网里凸现出了一名叫“仁俊雄”的男子。
这个仁俊雄在深圳和东莞各有一套房,现居深圳,经营着2家公司,身家逾1000万元,算是个成功人士。通过几个月的秘密侦查,警方确定,“仁俊雄”就是崔苟岚。
2018年3月22日,崔苟岚落网,见到警察时,他说的第一句话是:“20多年了,你们终于来了。”
或许是因为负罪感太重,崔苟岚不像张诸海那般顽固,很快就交代了罪行。
1990年10月中旬,张诸海找到崔苟岚,说最近手头有点紧,想合伙弄点钱花。两人商议一番后,列出了几个作案对象,又一一挑选,最终确定了张家。
10月28日,他俩在街头小店买好作案工具就去了张先生家。按计划,他们先找借口让身强力壮的张先生出门拿货,趁机将留在家里的女人和孩子杀死并清理现场就,待张先生回来,张诸海负责和他聊天转移注意力,崔苟岚就在一边趁其不备击打他的头部。杀完人,两人洗劫了张先生家里,分了赃就各自逃亡了。崔苟岚东躲西藏过了几年,之后就买了假身份,在广东深圳安定下来。
崔苟岚交待,这些年,他的内心一直忍受着煎熬,时常梦见当年张家女儿那苦苦哀求的眼神,不过,他始终没有勇气投案自首。指认现场时,崔苟岚一进张家大门便跪了下去,痛哭流涕。
有了崔苟岚的交代,再加上指纹铁证,张诸海这下是百口莫辩,只得认罪。
2018年10月31日,张诸海和崔苟岚皆被判处死刑。
为了自己的贪欲,谋害三条人命,拆散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作案手段异常凶残,对此类人,死刑是最好的惩罚。
可叹的是,两人逃亡期间都分别成家,30年前他们毁了一个家,如今又让自己的家庭坠入深渊,让妻儿生活在阴翳之下,不可不谓是罪孽深重啊!

-END-

上一篇:暗网“最火”女孩,被生父侵犯

来源:韦一同说,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8852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侵权联系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