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虐待的小女孩

2015年12月17日,年仅8岁的高欣(化名)放学回家后,被三姨发现身上有伤,在三姨的追问下,她讲了一个小秘密,并让三姨“不要告诉妈妈”。

事情的起因是一把美工刀。


那天班主任黄某琴到教室后,发现班里一个有自闭症的学生在用嘴啃刀。因为这个学生很疯狂,手里的刀很可能会伤害到自己或其他学生,于是班主任立刻夺下了他的刀。


因为学校明令禁止带刀到学校,黄某琴很生气,开始追查源头,最后查到这刀是高欣带来的,被那个自闭症的学生翻出来玩。


情况明了后,气极之下的黄某琴就把高欣拽到了教室前面,“教训”了她。


关于高欣被打的经过,黄某琴是这么说的:

我当时情绪比较激动,就在高欣的座位上把她拽到教室的前面,然后用手推搡了她几下,又用手掐她的脖子、腰和后背几下,然后还在她的小腿上踢了一脚。狠狠批评之后,就开始上课了。

“惩罚”在高欣身上留下了一些痕迹,后背皮肤出现了一块块红肿。三姨觉得这事有些严重,还是告诉了高欣的妈妈于丽。虽然老师教育学生天经地义,但于丽认为在这件事上,班主任的反应有些过度。于是,第二天一早,她就去学校找了黄某琴。

对于这事,高欣其实有些害怕,因为以前出现过有家长去找,然后被报复被打得更狠的情况,但她又想,也许呢,也许有用呢,所以没有阻拦她妈。

然而,于丽离开后不久,黄某琴的“惩罚”就开始了。


先是因为一个简单的问题高欣没来得及回答,就被打了六七个巴掌,黄某琴一边打还一边说,“不是和你们说了吗,啥事不能告诉家长”。

高欣被打得嘴里出血,她想把血水吐到地上,但黄某琴不让,要求她咽下去,高欣只能照做。

后来,有同学回忆起老师的这场殴打,说道:

那节课高欣被数次提问,每次提问后都会被打,后来打得他们已经不敢看了。

中午放学,三姨接高欣回家,发现高欣身上又有伤,右耳后部、前胸口、后颈部皮肤泛红,右侧前胸皮肤泛青。

三姨给于丽打电话,于丽说让她忍忍吧。然而,高欣一家的忍让并没换来黄某琴的收手,对她的暴力反而持续升级。

下午,黄某琴让高欣上讲台写一个字,写完后没说对不对就又开始打高欣。

先踹,穿着高跟鞋用鞋尖踹肚子,还踹了后背,然后拿书扇,抽嘴巴子,掐住前胸的肉左右甩。



因为当时是冬天,高欣穿着羽绒服,不好下手,黄某琴就“先把拉链拉开,然后把手伸进去掐。”

对高欣的殴打持续了近一节课,打完后还让她去擦地,但那时候高欣已经没有办法劳动了,还是她的好朋友帮她擦的地。

三姨来接高欣放学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她的腿脚有异常。


高欣说:
被打后我的后背非常酸,坐不了一两分钟就得站起来。那天晚上我没有睡觉,一直在哭,我不敢闭眼睛,一闭眼就看到黄老师在跟前,还要打我。

被虐待的小女孩


(被殴打后,高欣后背出现多处红肿

第二天,于丽和丈夫高卫国带着高欣去地区医院看病,当时只诊断出了软组织挫伤,从医院回家后,高欣就吃什么吐什么,喝什么也吐什么。夫妻俩怕孩子的病情被耽误,决定带高欣去北京的大医院看看。

2015年12月22日,高欣在家长陪同下前往当地派出所报案。

2016年1月21日,公安局对黄某琴作出行政拘留15日、并处罚金1000元的处罚。学校方面也让她在全校职工大会上检讨,在班级做检讨,并且停了她的课。

校长说:“如果知道她打学生,学校早就处理她了。”

始作俑者受到了惩处,但高欣被打的后遗症也渐渐显露出来,她的性格变得内向,一旦受到刺激,双腿就无法行动。而且还开始经常出现恐惧、害怕、下肢疼痛、偏瘫、记忆减退等症状。

在后来一年的时间里,高欣陆续诊断出右下肢活动障碍、肌力Ⅱ级(肌力共分5级,5级为正常,2级肌力可在床上平行移动)、神经功能障碍、脊髓损伤、创伤后应激障碍、躯体化障碍。

2017年8月30日,经医院鉴定,高欣因“创伤后应激障碍”,被评为“精神残疾二级”,“大部分生活需他人照料”。为此,高欣辍学一年。

那段日子,因为身心上的双重痛苦,高欣还对于丽说过不想活了,想去死,听得于丽心如刀割。

高欣变成这样,罪魁祸首就是那个恶魔班主任,高家人将其告上了法庭。




随着事情闹大,越来越多关于黄某琴的消息传了出来。

在打学生这件事上,她倒是一碗水端得平。班里的16名同学都被她打过,因为“不好好学习”,因为“下课后打闹”,因为“向家长告密”等等。

有个家境不怎么好的同学,总是被打,黄某琴揪着她的头发就往墙上撞。

一些家长虽然知道她会打学生,但是一时间也没有能力把孩子送去更好的地方上学,就选择讨好她来避免让孩子被打。

结果呢,她拿了钱收了礼,该打还是会打。

“送钱以后,黄老师前2秒是好的,后2秒就不行了,送吃的如果送得少,就一点事不管。”

而且黄某琴上课时也很不认真,发微信看手机都是常事,有时候还会出去打电话或者睡觉,她教了语文和数学两科,自己一离开就让孩子们自习。

这样的黄某琴,在25年教学生涯中,获得了45个荣誉证书,说来真是讽刺。


而当班里学生被问起黄老师有什么优点时,绝大多数人果断地摇了摇头。

身为老师,连一个能让学生认可的地方都没有,这样的人,还配被称为老师吗?

令人心痛和气愤的是,黄某琴并不是唯一一个会殴打学生的老师。
被虐待的小女孩
被虐待的小女孩
被虐待的小女孩
这些老师殴打学生,最常用的原因就是:恨铁不成钢。就包括黄某琴说到她打高欣的时候,也是说对她寄予了很大的希望——“我对高欣学习要求比较严,总希望她能很优秀。”

将自己的暴力行径和学生自身的成绩划上等号,这纯粹是瞎扯。一个学生就算成绩再不好,也不是老师实施暴力的理由。




我向来不否定老师合理地体罚学生,话说回来,我上学时也挨过打,但都是打手心、罚跪等轻微的“小惩大诫”,万不至于像高欣受到的这般重。

黄某琴和上面图片中这类程度的殴打,早已脱离了“体罚”的范畴,触犯了法律。我们从他们的行为中也能看出,他们的出发点早已脱离了“为学生好”这一目的,纯粹成了自我情绪的发泄。

《礼记.学记》中有这样一段话:

为人师者,必先正其身,方能教书育人,此乃师德之本也。

一个老师,如果自身的德行都不够正,又谈何教书,谈何育人呢?


一个好的老师会让学生学会如何去爱人,如何感受被爱,而一个德不配位的老师,则会成为学生一生的阴影。


好在,像黄某琴这样的“老师”,始终还是少数。




-END-


上一篇:偷情

来源:韦一同说,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8801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侵权联系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