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纪检监察角度学习《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三)

(接上篇)

    三、什么是影响期、年度考核结果以及与任职年限的关系

(一)关于影响期

党纪政纪均规定了处分的影响期,在此期间内不得晋升。在党纪上,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规定,警告处分影响期为一年,严重警告处分影响期为一年半,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影响期为二年,留党察看处分影响期为恢复党员权利后二年。在政纪上,根据《公务员法》的规定,警告处分影响期为六个月,记过处分影响期为十二个月,记大过处分影响期为十八个月;降级、撤职处分影响期为二十四个月。

根据2019年《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第五十六条的规定,同时受到党纪政务处分的,按照影响期长的规定执行。

(二)关于年度考核结果与纪律处分的关系

《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第十九条规定,每有1个年度考核结果为基本称职等次或者不定等次的,该年度不计算为晋升职级的任职年限。根据这一规定,上述年度考核结果具有非常重要的实质意义,其中,不定等次往往与受到纪律处分关系密切。

在党纪上,根据1998年《关于受党纪处分的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年度考核有关问题的意见》、2016年《关于受党纪处分公务员年度考核有关问题的答复意见》:(1)受党内警告处分的当年,参加年度考核,不得确定为优秀等次。(2)公务员受严重警告处分当年,参加年度考核,只写评语不确定等次。(3)受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的当年,参加年度考核,确定为不称职;第二年按其新任职务参加年度考核,按规定条件确定等次。(4)受留党察看处分的当年,参加年底考核,确定为不称职;受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的第二年,参加年度考核,只写评语不确定等次;受留党察看二年处分的,第二年和第三年参加年度考核,只写评语不确定等次。(5)受开除党籍处分的当年,参加年度考核,确定为不称职;第二年和第三年参加年度考核,只写评语不确定等次。

在政纪上,2007年《公务员考核规定(试行)》第二十五条规定:(1)公务员受警告处分的当年,参加年度考核,不得确定为优秀等次;(2)受记过、记大过、降级、撤职处分的期间,参加年度考核,只写评语,不定等次。在解除处分的当年及以后,其年度考核不受原处分影响。

根据2016年《关于受党纪处分公务员年度考核有关问题的答复意见》等规定,公务员同时受党纪处分和政纪处分的,按对其年度考核结果影响较重的处分确定年度考核等次。

(三)关于年度考核结果与任职年限的关系

1.在轻处分情况下,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当年不确定等次;受政纪(政务)记过、记大过、降级处分期间不定等次。假设,某干部2020年1月任二级巡视员,其至2024年1月具备晋升一级巡视员资格。但是,2021年1月,该干部因违纪违法受到党内严重警告、行政降级处分,则其在二十四个月的处分影响期内(政纪影响期长,按政纪影响期执行),2021年度和2022年度考核不定等次(政纪考核结果较重,按政纪考核结果执行)。2023年1月处分期满自动解除,2023年度考核可定等次。对上述情况,根据《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该干部2021和2022两个年度就不能计算为晋升职级的任职年限,其至2026年1月才具备晋升一级巡视员资格。

需要明确的是,除职级外,在晋升职务方面,是否也有同样的影响。2019年《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第八条规定,提任县处级以上领导职务,由副职提任正职的,应当在副职岗位工作两年以上;由下级正职提任上级副职的,应当在下级正职岗位工作三年以上。过去,未有规定明确受处分的影响期内考核不定等次的年度不计入任职年限。但《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对受处分后晋升职级的任职年限作出明确规定后,晋升职务的任职年限似亦应从严要求。

2.在重处分情况下,情况更为复杂。假设,某干部2020年1月任二级巡视员,其至2024年1月具备晋升一级巡视员资格。但是,2021年1月,该干部因违纪违法受到留党察看二年、行政撤职处分,则:

(1)受留党察看、撤职处分,要降低职务层次或者职级。这里假设该干部即由二级巡视员降为一级调研员。

(2)受留党察看处分当年确定为不称职。对此,《公务员法》第五十条规定,公务员在年度考核中被确定为不称职的,降低一个职务任职;《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第二十二条第二项也规定,公务员年度考核被确定为不称职等次的,应当按照规定降低职级。那么,该干部是否要在年度考核后,因被确定为不称职,要由一级调研员再次降低到二级调研员呢?对此,根据2016年《关于受党纪处分公务员年度考核有关问题的答复意见》,公务员受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开除党籍处分时,组织上已撤降其职务,为避免重复处罚,受处分当年年度考核被确定为不称职的,不再降低一个职务层次任职。职级亦应参照办理。

(3)在计算任职年限方面,有一些疑问需要研究明确。首先,2021年当年被确定为不称职,该年度是否不计入任职年限?目前仅规定基本称职和不定等次的年度不计入,对不称职的年度则没有明确规定。换言之,2021年1月该干部受处分后担任一级调研员,则该年度是否计入担任一级调研员的任职年限?目前只能说,似不宜计入。其次,2022年度、2023年度均不确定等次,不计入任职年限。2024年度虽仍在留党察看二年处分影响期内,但考核可定等次,可以计入任职年限。综上,可能的结论是:一是该一级调研员的任职年限从2024年起算,至2028年具备晋升二级巡视员资格;二是并不是处分影响期不计入任职年限,而是影响期内不定等次的年度不计入任职年限;三是已满任职年限,但处分影响期仍未满的,不得晋升。然而,这种计算方法非常复杂,建议予以简化。(例如党政纪处分交叉的情况:1.同一违纪事实,党纪处分先下,政纪处分很久以后下,如何计算影响期和考核; 2.先受党纪处分,影响期内因其他违纪又受政纪处分,如何计算影响期和考核; 3.与2次序相反,即先政纪后党纪的情况; 4.先受党纪处分,影响期内又因其他违纪受党纪处分; 5.将4中党纪替换为政纪的情况。)

需要明确的是,除职级外,在晋升职务方面,是否也有同样的影响。2010年人社部《关于公务员纪律惩戒有关问题的通知》(59号文)第一条第三项曾规定,公务员受撤职处分后新任职务的任职时间,从新任职务任命之日起开始计算,此前相同或以上职务层次的任职时间不得累计为今后晋升职务所需的任职年限。也就是说,受处分后只要担任了新职务,就从任新职务时开始计算任职年限。但《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对受处分后晋升职级的任职年限作出明确规定后,晋升职务的任职年限似亦应从严要求。+最新领导干部考核工作条例第40条已有。

需要补充的是,《公务员职务与级别管理规定》第十八条规定,公务员累计5年定期考核结果均为称职以上等次的,可以在职务对应级别范围内晋升一个级别。2007年《公务员考核规定(试行)》第二十六条规定,公务员不进行考核或参加年度考核不定等次的,本考核年度不计算为按年度考核结果晋升级别和级别工资档次的考核年限。但是,当时的规定仅限于级别和工资,尚未涉及对职务、职级这样影响比较大的任职年限。

(本文是个人初步学习与思考,理解可能不准确不全面,仅供参考和共同研究业务使用)

来源:业务研究,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8534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侵权联系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