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四回 读后感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阴阳交结变无伦,幻境生时即是真。秋月春花谁不见,朝晴暮雨自何因。心肝一点劳牵恋,可意偏长遇喜嗔。我爱世缘随分定,至诚相感作痴人。

承接上回之后,介绍了李纨的背景。“青春丧偶”,“槁木死灰”,令人唏嘘。之后跳转到贾雨村上来,接手了一桩命案。

第二回结尾有提到薛蟠的命案,也是薛家入京的一个引子。王子腾把事情告诉贾家,“意欲唤取进京之意”,情形上看,应该是事出不久,可是已经告了一年的状了。一年都过的风平浪静,这时候压不住了?还是不想把来京的真实目的(宝钗选妃)说出来?

贾雨村荣任应天府 门子私室秘禀机势 葫芦僧判断葫芦案

雨村这时候为官还是不错的,看上去正气凌然。办事情上,多了几分谨慎,不像之前那样清高了。说的“十分面善”,估计没什么印象,客气客气而已。“雷震一惊”,也是后面发配门子的铺垫。贫贱之交大部分人并不想认,因为他们知道自己那时的落魄样子。面对如今的富贵,极力想抛弃掉过去贫寒的自己。门子也是有心眼儿的人,随身带着“护官符”。护官符说的是四个家族的极富大贵。贾家的原籍就是京城,史家和王家的原籍是金陵;都外、都中,是对于京城而言的。

突然来访的“王老爷”,怕是来提醒雨村的,知道新官上任三把火。后与门子细谈之下,了解不少内幕。冯渊本来不喜女子爱男风,见到英莲,性情大变,对她可谓一见钟情。可惜可怜可叹,逃脱了拐子的虎口,又跌落另一个深渊,虽有过一段美好的时光,终究逃不过悲惨的命运。如果薛蟠没有看到英莲,想来也是一桩美满的姻缘。英莲在拐子底下不知过的是什么地狱生活,天缘凑巧,遇到了定情的冯渊,转眼破灭。“梦幻情缘,恰遇一对薄命儿女”。

这个案子没办法公正地判,雨村听从门子的建议,做出的是最合适的决定,并非最正确的。叫被告演演戏,再用点迷信的手段,糊弄糊弄老百姓,赔钱了事,案子就结了,自己还落薛家一人情,果然相时而动。雨村虽口上说“不妥”,估计还是这么做的。有了第一次徇情枉法,以后再做,就容易多了。了结之后,“急忙作书信二封”,的确会推销自己,聪明伶俐之人。我是看不惯,我不合时宜吧。

王夫人闻报接远亲

宝钗太懂事了,天分又高,初次提及就是“乖乖女”、“才女”的形象。薛蟠是典型的纨绔子弟,不思进取,不务正业,倚势欺人。整日寻欢作乐,人命也不放在心上。只是想着“任意挥霍挥霍”,家里的事都不上心。一家人住进了贾家,姊妹久别重逢。人以群分,薛蟠又沾染上不少恶习。同样说明了贾家子侄,很多都不是安分的人。家业是靠老一辈的撑起来的,子孙如此样子,败落已成定局,早晚的事。就算贾政“训子有方,治家有法”,终无法力挽狂澜于既倒。

图片来源
《清 · 孙温绘全本红楼梦》


简介:主人有点忙,还没来得及写简介~

声明:本文来自“天地之间”,本文链接:https://www.zyxiao.com/p/8181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网站客服
网站客服
内容投稿 侵权处理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