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读后感:不忘初心!

文/雪月溪

凡作奇文,必有异事。没有人会平白无故的骗人!尽言世上有果报,说啥因果报应,由来不爽。果真如此,莫知其详。

《红楼梦》读者每阅其故,凡读到贾宝玉太虚幻境一游,读曲窥册览经风月之事,以为与可卿染,与袭人作,又言“天香楼”“更衣”“遗簪”情由,故为索隐,以为凡百杂务,殊不可言。更有一等人,每言与贾珍之事,津津乐道,更觉不值一提。对于这一类人,不妄以为,与夫恶俗者,何不竟看《金瓶梅》!何不竟看《肉蒲团》!何不竟看《素女经》!

世道因果循环轮替,果否报应不爽?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么见乎种瓜不收,种豆不获?况于人事,你今享人十斗,不曾还人一升,人不怪你,有诸?你便没有欠人,人惯来挑唆,又如何?

人心不过方寸,世事总道无常!什么是无常?

常价里跟别人说起《红楼梦》,我手上从不备任何资料。我也不看《红楼梦》。

并不是说我的记性好。其实我忘性比记性要强一些。

不过《红楼梦》读过多遍,也能记个七七八八。

起先就是这样。我就是心里想到点啥,就便就说点啥,没有章法,也不受任何一种说法的影响。

慢慢我开始有了自己的一些想法,才开始接触各家的资料,拿来进行比较。

之前我为啥不看别人的资料?怕自抱成见,会有先入为主的偏见。读人的文章,受人的影响,那别人的观点,终究不是咱自己的观点,并不是咱自己心里面想出来的观点。有了这样底子,自己的思想都要受其影响。所以觉得,还是不看为好,不看为妙。

就是现在,凡事总要打我心里头过,什么情况下必定会出现你说的这种情况。你说的这种情况有几分把握保证它会出现。

生活无情人有情,世路无情人有情,天道无情人有情…是不是这样?

人都有情了,作者之情往哪搁?这样,作者岂不就是那个冷心冷面的冷二郎么?

但若是众人都无情,作者之情不也嫌过头了。

待仔细想,作者不这样,我们便也看不到这一部书!《红楼梦》的作者,其实是一种至情至性的人。他是大众情人,他自有亲民的思想。

“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幻境漫游,警幻对过宝玉尝言:“淫虽一理,意则有别。如世之好淫者,不过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厌,云雨无时,恨不能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此皆皮肤淫滥之蠢物耳。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

”‘意淫’二字,惟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可语达。汝今独得此二字,在闺阁中,固可为良友,然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今既遇令祖宁荣二公剖腹深嘱,吾不忍君独为我闺阁增光,见弃于世道,是以特引前来,醉以灵酒,沁以仙茗,警以妙曲,再将吾妹一人,乳名兼美字可卿者,许配于汝。今夕良时,即可成姻。不过令汝领略此仙闺幻境之风光尚如此,何况尘境之情景哉?而今后万万解释,改悟前情,留意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

这一段文字,自来人们对它有不同解释。不妄实不以为然。

人生在世,当不过是酒色财气!笑世人望文生意,但见一个淫字,只把作皮肤滥淫解释,不知,凡事得可,自应有度,过即为淫。

笑世人俚浅,良莠不识不辨,不懂的作者之心。

世如观剧,展眼处,诸多的少儿不宜;《红楼梦》之作者,用心何往?无非,作者之心,欲使此书宜乎各类人群,每位读者。读者心意如何?

人各一心,而心不如常;生有千面,惟止一心。事非其类,得无异乎?人非一人,得无异乎?作者之心,视其表里,得无异乎?

便如赤子,初似白纸一样。渐次挨灰染绿,傍青点蓝,无非“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相似!易习之风,不甚相侵!风俗流变,易习易染,变生不测,近出腋下。恶变并不全在于环境,而环境的影响不可谓不深。学者欲考究《红楼梦》的未删之文,胡相欺?

《红楼梦》作者之意,无非欲洁净其文。作者之意,不欲以恶俗文艺害世,屡增屡减,屡改屡删,就是要向读者献上一部至真至纯的文艺作品,意在于净化文学这方天空,这片土地,所以洁净其文字,不想以淫词滥词污秽世人耳目。

儿童心性,最易腐蚀!不良环境的影响,仅仅是日常所见?日俗百杂,莫不相违!然其种种,还数文学的影响最厉!惟故文人宜讲口德,莫作害世文章。

单就一个“淫”字来说,什么叫淫?它不仅仅是指皮肤滥淫。世人常说,凡事要适可而止。试问什么叫适可而止?为人处世,处处为师。凡事不可太执!可怎了就好?轻浅了是不足,若嫌过分,便也就是“淫”了。但不管怎么的罢,说来说去,其实它也是不足。

凡事无绝对。若说这也不好,那就象渔人三日打鱼两日晒网,这样便好?

什么事本身并无对错,价值观的取向不同。要成一事,没点子恒心不成。但为不值当的沉溺不悔,就显的有点不合适了。就拿《红楼梦》本身的事实来说,偏左偏右往东往西,怎么都不如适中。可是这“中”在哪里,谁又说得清呢。

《红楼梦》作者所言,它既不是如你所言,也不是如我所言,它并不是我们大家所言。或者我们中间,有人说的没错。可你并不知道谁对谁错。因我们并不是作者。我们觉得谁对谁错,这只是我们自己的想法并不是作者的交代。

我们拿啥验证自己想法的对与错?说是没辙,咱就是没辙。成百上千种想法,成千上万种观点,都有对的可能,也有错的必然,你说谁对谁错?斟酌众说而求一当,这一当偏自落空,这不是不可能。所以还是没辙。

世上什么最公平?羡人有,讥人无,何时能叫平等?你有的,我未必会有,我有的,你也未必会有,这样咋叫公平?

我们谁是在娘胎里就读过《红楼梦》的人吗?有谁在娘胎里就知有妙玉尤三姐吗?那《红楼梦》这本书未曾到你我手中,我们读啥子《红楼梦》?

无非,《红楼梦》在世上流行,它到在谁手上,谁又刚好把它翻了几页,那他也就算是这《红楼梦》的一个读者罢了。你就两眼睁着滴溜溜圆,书在你手里,你总不看它一眼,那不也是“鸡屁股拴线”!

这历史,我们真的是不知该打哪讲起。当时那景,我们都没赶上,现想着追它也没用。谁不就是那几十年的功夫?《红楼梦》流传至今,有几百年了,这各家所言,哪个在前哪个在后,我们说是略知一些,其实也并不确切。人说的你就信,这样就好?人说的你不信,这样就对?

且不说每一个人有时都会骗人,那谁不犯错?

自然《红楼梦》的作者也不例外。可《红楼梦》是作者之作,便是作者有错,那错也是事实对不?

所以说,咱先把《红楼梦》的事实整明白了,然后再说咱各自的观点,也还不晚。

《红楼梦》没跟读者见面之时,它有读者吗?除了作者,一个都没有!慢慢它有了读者,那读者一开始也是少之又少,不是吗?

慢慢的,慢慢的,经了多少慢慢的,《红楼梦》流行开了,《红楼梦》盛行开了,《红楼梦》开始火了,《红楼梦》开始暴红,《红楼梦》火了再火红了再红,一发而不可收了…

可质之当初,它还是没有公开。只可惜,有好些人,你就是拿着利斧来切他们的脑壳,也还是搞不清这什么叫当初。

人生在世,凡事只讲一个缘分!有缘相逢,无缘也相逢,对不?《红楼梦》原稿,作者守它一世,守得了永久?黄土一抔,谁不得经过?后事谁理?自有后来人!

谁亲谁不亲,扯淡!你说你就是大舜正矞,未必你的骨血,它就不含一些杂质。历史的车轮子辗过,打从有了人开始,到这会有多少年了,你是你爹的儿女,不还有你妈的骨血…

实际上,传统文化的遗传和继承,也和这一样一样的。所以说,《红楼梦》的事实依据,它仅仅是局限于《红楼梦》这一作品本身。余外,全都是旁证。


简介:主人有点忙,还没来得及写简介~

声明:本文来自“天地之间”,本文链接:https://www.zyxiao.com/p/8171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网站客服
网站客服
内容投稿 侵权处理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