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寄语

节者,隔断也。
春节,就是从这天开始,与旧年一刀两断,从此一心向春,欣欣然了。

我奉行自己的哲学,从独立开始,就从不过春节的。在我的哲学里,我的选择高于公众的节日,所以只要我想,就随时随地都能工作;只要我愿意,就无时无刻不是春节。所以大年夜断个食,然后初一早晨照常上班,我都视若平常,甘之如饴。
究其根源,就是我讨厌从众,refuse to stay one of the common.

以前的英语老师拿着书本,寻章摘句地讲特殊疑问句,有一次对我提问:
——who are you?
答案是:I am a boy.
天下没有这么蠢的问答了,除非对方是个瞎子,否则为何看不出我的雄伟?
细细体味,其实教育的材料里有许多愚蠢,但就像新闻总是联播一样,答案也有标准。
我不肯那样回答,我说——I am a stranger like no other.
当然是零分,我很得意,在我的哲学里,主动的零分,胜过被动的满分。

当然,我理解对大多数人来说,春节是一件隆重的事。
春节对我来说如何,与对他们来说如何,毫无关系,而且没有什么高低对错。
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个无业游民一样,可以自己随便决定自己的假日,所以当然要等待法定的大假。在外辛苦一年的劳动者,兜里装了汗水钱,混得出色,回去光宗耀祖,混得一般,回去休养生息,都是题中应有之意。
春节里令人欣慰的,是留守的儿童能再见到一年未见的父母。
其实为生活所驱,不得自由的人的团聚,不得休息的人的安歇,是春节欢庆的底色。
这底色其实是悲哀的,
更仔细探究下去,团圆之后,等待他们的不是春色,而是再次的分别和又一年的艰辛,是他们对又一年快点到头的新冀盼,这多少让春节的欢聚有一丝沉重的气味了。

春节有许多规矩,不同的地方不一样。
这些规矩说明了人对春节的隆重。这隆重是因为春节有一点像是最普通的人也可以拥有的特权,在这段时间里,可以不辛苦,可以不忧虑,什么事情都可以先放一放。春节就像是给所有人的一个故宫,能让每个人的心灵都在闭馆之后,无人到处,好好地停放。
大年,小年,祭灶,贴春联,听爆竹。
爆竹声中一岁除。
竟然用了一个除字,仿佛对旧年多么痛恨,要尽快扫出去,旧年的艰辛,无言的忍耐,都在这一个除字里。我小时候读到这一句,心里就一颤,就知道噼里啪啦的欢闹中,蕴涵着一年忍耐的释放。
除了旧岁之后,要起新的愿望。愿望像是灵魂的血液一样,温暖,带着氧气,流到满心都是,就满心都暖热起来,像是酒。所以过年也是一醉方休的日子,难得可以放松地昏沉,不需要忽然间警惕起来,可以顺遂地感受从喉头到指尖的暖热的醉意。
不喝酒的女人们,就早早爬起来去烧香。她们有太多担忧要嘱托,也有太多委屈要送走,她们没有太多力气和命运挣扎,唯一拿得出来的是泪水和虔诚。在黑洞洞的黎明等洪大的撞钟声和充满神秘感的法器与念诵,心里的就有了寄托。
愿望,是人无力的时候能做的事。
人有力量的时候,会直接去实现。
一个人的愿望越多,常是因为无力应付的事情太多,必须寄托出去,然后从旁盼望着,命运已经是这样了,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忍耐和虔诚。
所以春节,也是一个关乎虔诚的节日。所以也有一些仪轨和禁忌。
比如说桌上要有一条鱼,所谓年年有余。年年有余的祈盼,说明年年无余的恐惧,这就像是光影的关系,像是你在黑屋子里点一根蜡烛,希望能带来光明,但反而让所有的黑影顿时活了起来,烛火一跳,满屋子的黑影就一阵起舞,然后慢慢摇曳着沉淀下去,藏在墙上柜边桌下壁角里,舔舐着光线的边缘。蜡烛在烧,黑暗在等。
这何如内心的勇气了。
佛说四十二章经里讲,一个人如果以心为炬,虽百千万亿人来取其焰,其炬依然。
这就比春节的年鱼刚猛许多。
年年有余的余,除了生活的资财,还有人的寿数。如果每一年都不到头,这条命可以年年有余,岂不就可以永久地活下去了。虽然罗素说,老而怕死,是一件蠢事。然而到了春节,听到稚嫩的童音,在膝下肯定地说自己能长命百岁,像是山松或者其他什么耐久的东西一样,能顺着时间一直流淌下去,乃至比真正的河流还要长久,总是令许多老人陶然。
人们又在门上贴许多福,倒过来贴,意思是能像磁铁,把福报都吸引过来。
我的门上光秃秃的,犹如我的额顶,向来是什么也不贴。如果有福气从我门口路过,一看没有那个倒贴的福字,犹如黄巾军之没有黄巾,蛋挞之没有蛋一般,不是自己人,就恨恨不肯入门,我也无所谓。
我是我自己的福报。这就像春天从来不在乎有没有春节,总是在几场冷雨后就来了。桃树上没有倒贴着福字,一夜之间也嫣然如斯了。大地上没有倒覆着福字,春雨一连下了几日,也油然地绿了。

其实春和冬之间,没有隔断。
所以春和冬之间,其实没有节,春节是人们自己的事。
如果因为在春节,孩子不小心胡说了一些不太吉利的笑语,别打孩子。
尽可以大声地诅咒春天,用最不吉利,最忌讳的方式诅咒春天,诅咒她来不了,诅咒她不能令雷声震开高天,诅咒她不能令枝头酝酿花意,诅咒她无法更新世界的绿色,诅咒她不能让风中充满新鲜的彩羽,不能让冰层发出破裂的密声。
尽可能诅咒她,打破所有禁忌,说一些令自己都觉得过分的话。
然后看她会不会晚来一天。
看冬去春来,溪水复苏,看百花和彩羽,会不会因为人间的忌讳,减少一丝一毫。

寒假班开始了,那么就封笔至元宵灯后,大家黯然返工之时吧。
预祝新春快乐,不过新春快乐,何如日日快乐。一年一度的快乐,何如随时随地的快乐。
所以我就预祝大家——在新的春夏秋冬里,诸事圆满,乐不可支。

作者:王一郎


简介:主人有点忙,还没来得及写简介~

声明:本文来自“douxk1”,本文链接:https://www.zyxiao.com/p/7696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网站客服
网站客服
内容投稿 侵权处理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