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处分违犯党纪的党员批准权限的具体规定》修订探讨(节选)

(作者:董芳  载:《中国监察》2012年第15期)

1983年7月,中央纪委印发了《关于处分违犯党纪的党员批准权限的具体规定》(以下简称《处分党员批准权限》)。1987年3月,中央纪委对《处分党员批准权限》进行修改后,一直沿用至今。随着反腐倡廉建设的深入推进,纪检机关办案工作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越来越多,《处分党员批准权限》已越来越滞后于新形势下办案工作的现实需要。
     
一、面临的问题

一是立案批准权限与处分批准权限不协调。《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规定,对于各级纪委委员违犯党纪的,由同级纪委报请同级党委批准立案;而《处分党员批准权限》规定各级纪委对于给予本级纪委委员警告或严重警告处分具有批准权,这意味着纪委对本级纪委委员没有立案批准权,却有一定的党纪处分批准权,这在法理上和逻辑上说不通。

(ZY注:党纪上,立案权和处分权常常是不一致的,有的有立案权没有处分权,最典型的是纪检组;有的有处分权没有立案权,最典型的是党支部。归根到底,这是因为确定立案权和处分权的标准不同:立案权主要是根据干部管理权限,也就是把涉嫌违纪的党员依据他的职务高低确定能够审查他的组织;处分权则把任何职级的党员看成普通党员,由其所在的支部处分,是地方党委委员的则由其所在党的委员会处分。

同时,党纪上,审查权和处分权也常常是不一致的,审查权可以协商确定,如违纪人员原单位和现单位,部门和地方纪委之间协商;处分权在无隶属关系的情况下不可协商确定)

二是备案案件和特别重要或复杂案件的范围不够明确。《处分党员批准权限》规定,对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正部、厅、局级党员干部,所受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开除党籍处分,经有关党组织批准后,向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备案。但对于上述党员干部是否必须是列入《向中央备案的干部职务名单》则没有明确,致使实践中不好把握。

(ZY注:备案范围,根据上述规定,到了地市一级需要报备的其实仅限于党政一把手)

二、修订工作需重点解决的几个问题

应明确党纪处分批准权限与干部管理权限和党组织的隶属关系协调一致这一基本原则。这在目前所有的党内法规中均没有明确规定。对于党员干部,应根据干部管理权限规定,相应明确党纪处分批准权限,并保持一致。对于不是干部的党员,应根据党组织的隶属关系,相应由党的基层委员会履行处分批准权。对实行垂直管理和双重管理体制,党组织的关系在地方、干部任免权限在主管部门的,地方党委、纪委在审批党纪处分时,应事先征求主管部门的意见;对实行双重管理体制、且地方党委作为干部主管方的,地方党委、纪委在作出党纪处分决定后,一般应抄送作为干部协管方的上级主管部门。要完善处分党员批准权限授权审批工作,对于已列入各级党委管理的干部职务名单、但授权同级党委组织部门代管的党员干部,国有企业、未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中纳入本级党委管理的干部,以及属于本级党委管理的离退休干部,可授权同级纪委行使给予上述人员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或开除党籍处分的批准权,但纪委作出处分决定后应报同级党委备案。
      探索赋予派驻纪检组党纪处分批准权。派驻纪检组纳入纪委直接领导、统一管理后,可以而且应当赋予其党纪处分批准权。目前,派驻纪检组履行党纪处分程序,需协调驻在部门机关党的基层委员会、机关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乃至于同级党的机关工作委员会、党的纪律检查工作委员会,程序过于繁琐,办案效率明显不高,且
派驻纪检组与同级党的纪律检查工作委员会均由同级纪委派出,赋予同级党的纪律检查工作委员会对派驻纪检组查办案件的审批权,在法理上说不通。
      通过赋予派驻纪检组党纪处分批准权,可有效理顺派驻纪检组查办案件体制,以及派驻纪检组与驻在部门机关党的基层委员会、机关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以及同级党的机关工作委员会、党的纪律检查工作委员会的工作关系,实现各部门之间的良性互动,形成查办案件合力。

来源:业务研究,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7495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侵权联系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