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当着母亲面强奸女儿

瘾,指由于中枢神经经常受到刺激而形成的习惯性,泛指浓厚的兴趣。
有的人玩游戏成瘾、有的人喝酒抽烟成瘾、有的人下棋成瘾,而今天我们要讲的这个人,他犯罪成瘾、强奸成瘾。
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发展速度有目共睹,而由于地域、国家政策偏向的不同,出现了一批先富的城市。这些城市多靠近沿海,内陆省份的青壮年为了争取挣钱机会,开始大量外出务工,只留下妇孺老少在家乡。男人外出,妻子既要种地,又要照顾老人小孩,就连盖房这样的重活都是女人在干。
在这种背景下,那些为数不多的留在村里的男人,不仅不会被骂窝囊废,还成了顶梁柱,家家户户有点什么事都靠他们帮衬着。虽然很多时候他们做的事微不足道,众人却是赞不绝口,每年春节后,男丁们悉数外出,走之前还会特意去拜访这些人,请他们多多关照家里。
戴青城就是这样一个“留守”男子,他46岁,没有出去打工的原因是想要照顾年迈的母亲。在村民眼中,戴青城是个孝顺母亲的老实人,他肯吃苦,经常大中午还在地里干活。
戴青城妻子是外省嫁来的,他俩于1991年结婚。在此之间,戴青城还有个妻子,因为和公婆处不来,戴青城又不擅长调节关系,两人就离了婚。
现在这个妻子觉得戴青城忠厚,值得托付,戴青城曾对她说“我爹走得早,我妈把我养大不容易,我要好好照顾我妈,为她送终”,他的一番孝心也颇让妻子感动。
戴青城儿子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了,父亲出事时,他25岁,在外已漂泊了十年,每年只春节时回去一次。在他心中,父亲就是个纯朴的传统农民,脑子里想的都是春耕秋收的事。
2010年初,戴青城被捕,据其交待,从1993年到2009年的17年间,他先后强奸村妇116人(其中未遂38人),抢劫91起,入室盗窃23起。
事件曝出后,不仅是戴青城的家人不相信,那些认识他的村民也很诧异,他们完全无法将老实巴交的戴青城和这样一个犯罪狂徒联系起来。
说到戴青城的落网,要追溯到2008年的一起案件。
有个49岁的农妇刘如,丈夫和儿子都在外面打工,她在家照顾女儿,女儿上学,她就种地,闲时在附近打点散工。那天晚上,忙活了一天的她很困,早早就上床睡了。凌晨一点左右,她被一阵声音惊醒,她想起身查看,刚打开灯,就看到屋里有个戴头套的男人,手里拿着把匕首,恶狠狠地看着她。
刘如本能地想要大叫,声音还没发出,她猛地想到,女儿也在家里,万一女儿听到声音跑过来,会有危险。
歹徒见刘如没有喊叫,就让她别怕,不会伤害她。刘如问他要做什么,歹徒让她把衣服脱光。刘如不从,歹徒就拿着刀扑上去,欲要强奸她,哪知刘如是个贞洁烈女,拼尽全力反抗。过程中,刘如的身上被歹徒划了几刀。
眼看歹徒要来硬的,刘如也豁出去了,扯着嗓子大喊救命,她家周围有两户邻居,平日里相处也不错,她相信邻居听到声音肯定会出手帮忙的。
很快,邻居家就有了响动,歹徒慌忙跑了,走之前还不忘抢走刘如的手机和仅有的两百多现金。
邻居家的妇人陪着刘如待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刘如就去镇派出所报案。警察到村里逐一走访调查,却意外获悉了另外几起入室抢劫强奸案,只不过前面几家都没有报警。不仅如此,从刘如家出事的7月27日到8月13日短短半个月内,镇上又发生了四起类似案件。
在锁定戴青城嫌疑前,警方先排查出了两个嫌疑人,一个是姓陈的男子,他作案十余起,一个是严姓男子,作案六起。说起来,这两人和戴青城一样,也是他们各自村里剩下的为数不多的男子,他们交待,作案前都是充分掌握了对象情况的,知道对象家里没有男人在,这才有恃无恐、屡屡得手。
但是,除开陈、严交待的案情外,还有些案子对应不上凶手,包括刘如那起。这让警方推断出凶手另有其人,且还在继续作案。
专案组通过对这些案子进行深入梳理,归纳总结出作案手法、作案时间等方面的特点,再结合受害人的描述,逐渐突出了嫌疑人的画像:40到50岁的中年男子,性格内向,外貌忠厚老实,身体强壮,文化水平低。他是独自作案,心理素质好,具备一定反侦查能力。
再根据对作案地点的分析,将排查范围缩小到了五个行政村。因为村里男丁少,很快就查到了戴青城身上。民警前去强制传唤他时,他没有反抗,只是想服毒自杀,被民警及时制止了。
到案最初的那段时间,戴青城都保持沉默,不承认也不狡辩。直到民警核查了他的DNA信息,确认了其罪犯身份,他知道证据确凿,这才松了口。
戴青城交待犯罪经过用了好几天时间,眼看着作案数量不断上升,直至突破了百位数,专案组所有民警都目瞪口呆,任是再身经百战的刑警,这种案子、这种罪犯,也是难得一见!
戴青城“有名”,不单是因为他犯罪数量多,还因为他犯案时的残忍。他曾当着婆婆的面强奸儿媳,当着母亲面强奸女儿,当着女儿面强奸母亲,对孕妇同样不会留情……
为了办理他的案子,上级给专案组又补充了十余名警力,逐一核实他交待的情节,案件办下来,纸质的卷宗堆起来都有一米多高。最终,法院认定戴青城强奸、抢劫、盗窃罪名成立,受害人近百人,损失财物三万余元,判处死刑。
戴青城作案百余起,时间跨度长达17年,从最初单纯的入室盗窃、到入室抢劫并强奸,他的行为逐步升级,犯罪过程中得到的快感也慢慢成瘾,戴青城坦言,作案就像吸毒,他已经戒不掉了。
戴青城是恶魔不假,他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这起案件最令人深思的是,为什么他犯下的一百多起案件里,绝大多数受害人都没有报案?
我相信,如果单纯是入室盗窃或抢劫案,不会出现这种局面。之所以如此,都在“强奸”二字。
中国传统观念中,家丑不可外扬,这种思想在农村地区更甚,女人被强奸是件很丢脸的事,传出去会成为别人一辈子的谈资,不仅在外面抬不起头,夫家人也会把自己看轻几分。所以,很多女性被侵犯,都选择“当时不反抗,事后不报警”,连丢掉的钱财也一并不敢声张,全当吃了哑巴亏。
办理戴青城案件时,专案组走访受害者,听闻有个女子受侵犯后向远在外地的丈夫哭诉,丈夫急忙赶回家,却不是安慰妻子、带妻子报警,而是把她痛打一顿,骂她是“烂货”“脏东西”,然后长达一年时间不回家……
重男轻女的环境、腐朽陈旧的观念、法制意识的缺失,造成了受害者及家人的沉默,正是这种沉默,助长了戴青城的嚣张气焰,让他肆无忌惮地屡次犯案。
他们是受害者,却也是戴青城的帮凶。
罪恶面前,无论对受害者还是旁观者,沉默都是一剂毒药,沉默得越多,毒性越强,最终毒死的,很可能是我们自己。
-END-

上一篇:爱情要人命!

来源:韦一同说,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6978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侵权联系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