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劫银行的杀人犯

今天讲这个案子发生在我家乡的一个县级市,对它我早有所耳闻,借着一次“战训”的机会,从当时参与办案的老哥口中得知了一些细节。

2001年1月6日早上8时许,两名蒙面歹徒持枪冲向一辆运钞车,对着押钞员就开枪。

经常在香港警匪片里看到的情形,以这样一种突然的方式呈现在了四川江油市民众的眼前。

当时,押钞员正提着箱子下车,准备进入营业厅。在歹徒举枪时,押钞员本能地将手中装钞票的铁箱提到面前遮挡,子弹将箱子打出一个大洞,押钞员幸运地躲过致命一击。

开车的司机冲下来,大喊“抢钱了”,蒙面歹徒对着他开了两枪。枪声惊动了营业厅里的两名女职员,其中一人惊慌着求救,另一名年纪稍长的妇女冲到门口,将押钞员和司机拉进了营业厅。

这种情况超出了歹徒事先的计划,他们已经错失了最宝贵的作案时间,也就没追进营业厅,而是迅速逃离了现场。

闻讯而来的警察立即展开了走访调查,多名目击者证实,两名歹徒是搭乘一辆红色面包车逃走的。现场找到了几粒钢珠,据其判定歹徒使用的是自制火药枪。

那个时候城区各处都没有现今密布的天网监控,很多线索只能靠走访摸排。歹徒蒙着面,没人看到过其真面目,警方决定把“红色面包车”列为首要排查目标。

抢银行这种恶性案件在内陆极为少见,江油公安局全警出动,仅用了20分钟,就对城区实行了封锁,所有出城车辆皆要经过严格检查后才会放行。

可半天时间过去,红色面包车并未现身。为了提升摸排效率,警方向出租车管委会下达了协查指令。这一招很快就见了效,傍晚时分,有出租车司机报告,在一小区内发现辆红色面包车。

刑侦专家立即赶过去,经现场勘查发现:车门没锁,车内找出数粒钢珠,与抢劫现场找到的钢珠一致。

经核查,面包车车主是三台县人宋顺。宋顺是当地一家粮站的正式职工,家庭和睦,为人正派,抢银行的行为动机并不强。民警立即去了宋顺家中,结果宋顺没在,他妻子说,前一天(也就是1月5号)有人租了他的车去市里。

5号晚上8点左右,宋顺给妻子打了个电话,说晚上不回来了,这之后,就再也没和家里联系过,直到警察找上门,妻子才知道宋顺可能出事了。

警方通过技术手段查询到了宋顺使用电话的地址,那是江油的一个公用电话,老板回忆,和宋顺一起来打电话的,还有个戴眼镜的男子,打完后两人也是一起离开的。

这个特征与另一组民警的走访结果吻合上了。

面包车停放得相当规范,这说明凶手对小区的结构很熟悉,要么是这里的居民,要么是出租户,而他们在犯案后回到这里,也是有目的的,要么是藏身,要么是收拾东西跑路。

民警对小区进行全面仔细的排查,门口一个烧烤店主反映,6号凌晨两点多,有辆红色面包车开进小区,当时驾驶室的车窗玻璃是摇下去的,他晃眼看到司机是个戴眼镜的男人,30岁左右。

两个组的调查结果出现了交集,专案组开始着重排查这个“30岁眼镜男”,很快,经数名住户指认并提供线索,警方锁定了嫌疑人身份:杜江,男,本地人,1990年曾因盗窃罪被判刑三年,刑满释放后,靠经营中巴车为生。

杜江的盗窃是在绵州犯的,由绵州刑警办理。为了确保身份认定的准确,江油警方将在面包车里提取到的几枚指纹拿到绵州,与从绵州刑事技术鉴定中心指纹库里杜江的指纹进行比对,结果有一枚完全吻合。

这里解释下,以前搜集犯罪分子的指纹,都是让其将手印按在特定的指纹纸上,然后将指纹纸入库保存。若后面需要比对,再从指纹库里拿出。

这种方法很麻烦,有些犯罪现场,就算采集到了嫌疑人指纹,但因为不知道嫌疑人身份,指纹在前期侦办中也起不了多大作用。毕竟,拿着这指纹去指纹库中逐一比对是一件浩瀚的工程。

但现在不一样了,指纹都是电子录入电子储存,只需将现场指纹的电子模板录入系统,几分钟时间,就能和全国的违法人员指纹比对一次,进而锁定嫌疑人(如果比对没有结果,说明嫌疑人没有前科)。

警方对杜江进行全面核查追踪,发现其已经离开江油,潜逃至了广汉,投奔了一个远房亲戚。7日凌晨3点,在广汉警方的配合下,专案组成功将睡梦中的杜江缉拿。

刚开始,杜江嘴还挺硬,但当得知自己落下了关键证据在警方手中、在所难逃后,他也麻利地交待了犯罪事实,并供出另两名同伙罗军和冯明新。

此时的杜江心理防线已彻底崩塌,答应了警方诱捕罗、冯二人的要求。在警方的安排下,杜江与罗、冯联系,得知他们藏身在江油一偏僻的农舍中,且手中有三支火药枪和两颗自制土炸弹,准备拼死反抗。

为确保抓捕万无一失,警方组建了一支由精兵强将构成的突击队,包括全局射击比赛中的前两名“神枪手”。

突击队对罗、冯藏身地进行了全方位侦察,又制定了周密的抓捕计划,于1月10日凌晨2点,对罗、冯发动了突袭。两人同样是在睡梦中被捕,而他们身边的三支火药枪都是上了膛的,如果突击队的动作慢几秒钟,后果不堪设想。

三名嫌疑人共同策划了这次抢劫行为,他们曾数次前去踩点,制定抢劫计划及逃跑路线。

团伙分工明确,冯明新负责找枪,杜江、罗军负责找车。

有前科的杜江提出,要找一辆外地的车,这样作案后警察不易找到他们身上。在冯明新找齐三支火药枪后,杜江和罗军到了三台,以自己货车坏在路边需要进城购买配件为由,租了宋顺的红色面包车。

宋顺开车带着两个凶手到了江油,经过一个电话亭时,杜江让停下,然后打电话叫冯明新过来。也是在这个时候,宋顺给妻子打了人生最后一个电话。

冯明新赶来与他们会合,宋顺继续开着车,在到达一处偏僻地点时,杜江喊道:“刹车!”

根据三人事先的约定,“刹车”意为动手。当宋顺停好车后,坐在副驾驶的冯明新就用枪抵住他的头,坐在司机后排的罗军用事先准备好的绳索套住了宋顺的脖子,后在杜江的帮助下,勒死了宋顺。

为了迷惑警方,三人开车离开江油到了绵州,将尸体扔在了绵州到沿亭县路边的草丛中,之后重新回到江油,演练了几次从银行到小区的逃跑路线。

6日早上8点6分,当运钞车到达银行门口,押钞员提着箱子准备下车时,杜江发出行动指令,罗、冯就下了车。

随后,就出现了本文开头描绘的那一幕。眼见行动失败,杜江开车接应上罗、冯就按预定计划回了小区,然后分头逃窜。

自被捕之日起,三名罪犯都没有表露出一丝后悔之意,他们说:该枪毙就枪毙,该死就死。

4月25日,三人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老哥告诉我,这起案件侦破迅速,得到了各级的赞扬和表彰,参战民警多数都立了功。然而,仅仅两年后,当初立功的三名民警(包括一名领导)就因充当黑社会保护伞而锒铛入狱。

抓贼高手成了阶下囚,是他们的不幸,也是社会的损失。

可悲,可叹。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啊!”

-END-

上一篇:一声“爸爸”,换来夺命四刀

来源:韦一同说,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6532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侵权联系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