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湖南第一大案”

这天下午,张老太一手抱着孙子,一手提着买好的菜上楼,准备给即将下班回来的儿子儿媳做晚饭,上楼的时候,看到个小孩在楼道里哭。张老太走近一看,这不是小虎么。

小虎今年两岁,是张老太楼下邻居庞军的儿子。庞军一家四口,妻子梁莲凤,除了小虎,他们还有个九岁的女儿小芳。庞军是生意人,为人和气,与邻里处得都不错。

张老太拉着小虎,问他爸妈呢,小虎只是哭,张老太就牵着他走到他家门口,喊了几声庞军。屋内没人应答,死一般的寂静。张老太还发现,庞军的防盗门是关着的,透过上面的栅栏看到,里面的木门没有关,虚掩着。

小虎才两岁,万没有哪个大人会将这么小的孩子单独留下,何况张老太了解,庞军把小虎视为宝贝,更不可能做出这种事。张老太觉得不对劲,就报了警。

派出所民警过来后,也敲了一阵门,还是无果。民警通知锁匠将门打开,室内的情形令在场所有人都倒吸了口冷气:庞军身中十多刀,躺在已经干了的血水中,梁莲凤手脚被捆在床上,有被性侵迹象,九岁的小芳被砍了好几刀,三人的死因都是失血过多。民警极为气愤的是,小芳生前也被性侵过。

小虎是这个四口之家唯一的幸存者,凶手为何单单留了他一命呢?根据法医鉴定,庞军三人死于两天前,小虎又是如何熬过这两天的?

案件迅速给当地笼罩了一层恐怖迷雾,案情重大,又时值春节,各级公安机关都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了全是精干警力的专案组展开侦查。

先是周边排查,一圈问下来,没有一个目击证人,甚至连异常声音都没听到过。小虎肯定是知情的,可他只有两岁,民警花了好些功夫,才从其嘴里问出“男的……叔叔……打妈妈……”等词。

庞军家门窗都完好无损,但房中一个保险柜被撬开,里面已经空了。将这点与小虎的话联系起来,似乎可以得到一个推论:熟人作案,门是庞军家人主动打开的。

立足于此,专案组立即对庞军、梁莲凤的社会关系进行调查,逐一梳理可疑人员,有了些发现。

庞军做的是金属生意,利润较大。“鸟为食亡,人为财死”,民警首先注意到了庞军在生意场上有利益纠葛的一对李姓兄弟,刚巧庞军生前最后一个电话就是和哥哥李青打的,而弟弟李洪有抢劫的犯罪前科,刑满释放后成了李青的打手。

李青在庞军那赊了一批货,给庞军打了张20万的欠条。如今庞军、梁莲凤死了,这就成了笔糊涂账,对李青是极为有利的。

可民警进一步调查后获悉,案发时李青、李洪都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

这时,专案组有了另一个发现。庞军有多起开房记录,而在监控里出现的女人却并不相同。经核查,这些女人都是性工作者。警方顺着查下去,发现庞军经常出入各种夜场、洗浴会所,除了一夜情之外,他还有六个固定的“伴侣”。

庞军对伴侣出手大方,她们也都把庞军当成金龟婿,在他面前使出浑身解数。但庞军有些喜新厌旧,这使得他的伴侣们心里颇有微词,其中一个叫“猫猫”的酒吧小姐,最先和庞军保持长期稳定关系,却也最先被庞军抛弃。警方走访时了解到,猫猫曾多次表达出对庞军的不满,骂他不是东西。

猫猫常年混迹夜场,认识不少“道上”的人,会不会是她因爱生恨,对庞军下了毒手呢?

凶手很明显是男的,警方对与猫猫相熟的十来个马仔都进行了暗中调查,最后排除了他们作案的可能。

生意场和人际关系网梳理下来,没有达到专案组预期的效果,部分民警有些丧气,经验老道的组长组织开会,一边安抚大家情绪,一边总结分析案情。

在查阅卷宗时,组长发现庞军夫妇都有炫富的心理,这给他提了个醒,古人云“财不外露”,这两口子过于招摇,很容易惹人眼红啊。

庞军夫妻最常出入的地方是住宅和公司,警方做了大量核查工作后,利用大数据分析,突出了一个叫江伟的人,他是庞军小区的租住户,就住在庞军家对面。

小区里认识江伟的住户反映,江伟不爱说话,和他同住的还有个女子,两人并未结婚,却有个一岁多的女儿。江伟没有固定职业,平日靠做些小生意维生,夏天一般会在小区门口卖水果,冬天就推着车卖热夜宵。

警方之所以怀疑上江伟,是因为他曾有盗窃前科。当民警敲开江伟家门时,他没在,他女友斩钉截铁地说江伟不会是杀人犯,还说发案期间江伟压根没在本地。以女子和江伟亲密的关系,她的证词不可信。民警让她提供第三方证据证人,她又拿不出来。

两天后,江伟在小区门口被蹲守的民警抓获,并带至公安局问话。江伟先是摆出一副受委屈的样子,还扬言要投诉民警。民警详细询问庞军一家被害时他的行踪,他的脸色立马变了,支支吾吾地讲了经过,可以说是漏洞百出。

民警抽取了江伟的血液,与梁莲凤、小芳体内的精液进行DNA比对,确认他是凶手之一。面对如山的铁证,江伟知道难逃法网,只得老实交待。

江伟曾因盗窃入狱,出来后做了几件事都不如意,老毛病又犯了,为了把“事业”做大,他纠集了宋三、张兵两人,组成盗窃团伙,每次行动都会进行分工。江伟的小商贩身份不过是用来掩人耳目的,也是他打探目标的一个方式。他刻意在案发小区租房子,是因为这里是个富人区。

在这样的背景下,庞军夫妻进入了江伟的视野。庞军做生意经常到处跑,把梁莲凤留在家里照看小孩。为了不让妻子太累,庞军给她雇了个保姆,这样梁莲凤每天下午都有时间在小区茶馆里打麻将。江伟看准这点,成为了梁莲凤的牌友,利用打牌的机会从梁莲凤口中套了许多话。

有次江伟故意说现在有贵重物品都不知道该放哪里,梁莲凤脱口而出建议他买个保险柜,还说自己家就有一个,很重,小偷想搬都搬不动。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有次打完牌,梁莲凤不小心把钥匙落在了麻将桌的抽屉里,江伟抓住了这个转瞬即逝的机会,飞跑着出去配了一套,再跑回来将钥匙放入抽屉,麻将馆老板问他干什么,他说烟忘记拿了,一切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有了钥匙,江伟团伙就开始了筹备,几个月后,他们决定动手。这天深夜,江伟用钥匙打开庞军家门,带着宋三、张兵侧身闪入。到了卧室,江伟用刀逼着庞军打开保险柜,庞军在反抗中被他们捅死。随后暴徒逼着梁莲凤说了保险柜密码,却在得到钱财后仍没放过她,把她绑在床上,由张兵奸杀了她。

小芳被声音惊醒,迷迷糊糊地过来找爸爸妈妈,被江伟、宋三轮奸。这一切在黑暗中进行,落网后的江伟交待,他原本不打算杀小芳,可他们完事后到客厅清理痕迹时,小芳走出来,喊了他一声“江叔叔”,江伟见小芳认出了自己,就残忍地杀了她。

之后,他们掐晕哭泣的小虎,拿了保险柜里的东西离开。走之前,张兵再三问江伟,小虎认不认得他,江伟说应该认不得,使得小虎保住了一条命。他们逃离现场时忘了关门,小虎才能得已出来被张老太发现。

做案前一天,江伟就以办事为由对女友说要出去几日,所以女友说案发时他不在场。案发后,江伟见警察迟迟没找自己,决定回去看看风声,结果刚到小区门口就被抓了。

根据江伟的交待,专案组赶赴外省,将宋三、张兵也抓捕归案。

最终,三名暴徒都被判处死刑。这就是号称2002年“湖南第一大案”的株洲入室杀人案。

这年春节,鞭炮声仍旧在小区内响起,两岁的小虎却还不明白,爸爸妈妈和姐姐到底去了哪里……

-END-

上一篇:盗墓偷尸,他爱上了妈妈

来源:韦一同说,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6353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侵权联系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