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惨死的女疯子

之前和大家提过,我姑爷爷今年91岁,他这一生经历了很多磨难,也见识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

民国时期,腐败的政府体制滋生了很多土匪,他们烧杀抢掳、奸淫妇女。但很多土匪先前都是农民,因为实在活不下去,才被逼落草。

在这些土匪队伍中,有那么些头头,知道普通百姓的难处,他们良心未泯,定下了“只抢大户、官员,绝不为难百姓”的规矩。吃大户的时候,他们也不杀人,通常是住在大户家中,好吃好喝,完了再将大户家中钱财弄走一半,临走还主动让大户去乡公所报案,免得政府说这些大户与土匪有染。

土匪在犯案的时候,经常会遭到民国政府保安队的打击,这些保安队员很多都是当地的地痞流氓,平时鱼肉乡里,所作所为比起土匪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土匪和他们也从来不客气,见面就是干。从某种程度上说,保安团被土匪压制着,对当地的百姓是有好处的。

我姑爷爷小时候,当地山上最大的土匪头子就是从他们村里出去的。这头目念旧情,从不为难村中百姓,保安团忌惮着他的势力,也不敢到这个村子撒野。这样一来,村里百姓的日子过得是周边一带最滋润的。

有一年,一个蓬头垢面的女疯子跑进了村,大家都不认识他,也从没见过,不知道是哪家的人。

女疯子成天胡言乱语,一会儿说自己是前清的格格,一会儿说家里有百两黄金,刚开始还有人将信将疑,问她黄金在哪,她每次都指一个方向,人们让她带路,她就说家没了,都死了,黄金被抢了。

后来有一次,再有人问,她碰巧肚子不舒服,当众脱了裤子就拉了泡屎,指着黄黄的大便说:“黄金,黄金……”

这以后,就很少有人搭理她了。

疯子虽然看起不正常,却没有攻击性,还经常和村里的小娃儿们玩耍,村民也就默认了她在村里的存在。

疯子没地方住,经常睡在荒野,村长看不过去,和村里的老人们商量了下,让她住进了村口的土地庙,也算能遮风挡雨了。

不仅如此,村里人还轮流给她送吃食,有妇人尝试着教她一些简单的针线活,慢慢的她也能上手。只是,从她口中仍听不到几句正常话。

疯子不爱干净,从不洗漱,头上生了很多虱子,衣服也穿着油光光的。有农妇拉着她去家里,想帮她洗洗,每次她都挣扎着跑了。

这样下去,疯子身上的异味越来越重,尤其是夏天,简单让人受不了。愿意和她接触的人就越来越少了,大家只轮换着,不时给她送些吃的到庙里。

几年下来,疯子也成了村里的一员。直到1940年,抗战中期,国民政府兵丁、财政吃紧,从各地强征壮丁入伍,同时收缴钱粮。

有土匪头子的暗中保护,姑爷爷村里经过好些年的休养生息,男丁人数和普遍富裕程度都在乡上排到了第一位。可如今却成了乡里的一块肥肉,因为上头有严令,抓不够人,征不够钱财,官员立即下课,数目差得多的,还要军法处置,他们也就顾不上会得罪土匪了,首先把目光投到了姑爷爷村里。

征收过程中,就出现了抵抗,村民有的逃上山投奔土匪头子,有的被保安团当场打死。这一番弄下来,村子立马出现了颓废之象。人们自顾不暇,也没功夫管女疯子了。

保安团有个痞子,入户征丁时,听说了女疯子的事,知道她没人管,遂起了邪念。有天晚上,他带着两个兄弟悄然来到村口土地庙,把疯子轮J了。

女疯子拼命反抗,弄出了很大的动静,但这并没阻碍几人的行径。在那个战乱年代,虽有路过村民听到里面声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却都不敢管。因为保安队有枪,稍不注意,只怕自己就会落得个命丧黄泉的下场。

这事后来传出,村民都很吃惊,说女疯子身上那么臭,也有人能下得了口。

同时也流传出一个说法,女疯子其实是装疯卖傻,那么多村子,她偏偏来这里,是知道这里有人罩着,相对太平,而她之所以从不洗漱,把自己弄得那么邋遢,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谁成想,几个保安队的,竟能毫不介意地轮番上阵,当真是和畜牲一般只剩兽欲了。

从第二天开始,疯子就再也没出过庙门了,有村民进去查看,只见她躺在里面,除了眼睛睁着,其他地方一动不动,任谁叫她也不应,也不起身。

疯子的遭遇激起了人们的怜悯之心,接连几天,都有人给她送吃的,可第二天人们去了,发现头天送的东西都摆在那,动都没动。疯子还是躺在地上,有不嫌脏的人试着推推她,她又换个姿势继续,就是不起身,不吃东西。

直到四天后,再有村民前去时,发现疯子脸上爬着只苍蝇,都爬到她嘴上了她都不驱赶,村民推她、叫她,这才发现,她已经停止了呼吸。

人们帮着收尸时,有人提出,给她洗个澡,让她干干净净地上路。几个妇女给她净身时,吓了一跳,她们发现,疯子下体处的裤子粘在一起,慢慢撕开后,就见下体被什么东西捣得稀烂,血都结成了痂,看着既恶心又恐怖。

大家都说,疯子可能真是个格格,性子刚烈,不容许自己被这样玷污,她嫌下面肮脏,自己弄烂的。然后又生无可恋,郁结之气攻心,加上几天不吃不喝,很快咽了气。

人们都为疯子的贞烈动容,一齐出力,在村子后山找了个好地方,把她埋下。至于欺辱她的三个流氓,却只有在嘴里骂骂。

可过了不久,陆续有村民发现,土地庙不正常了。

土地庙不大,就一间破屋子,是清代留下来的,村民只逢年过节进去拜拜。疯子死时,离过年还有些时日,疯子死状又比较惨,大家都有些忌讳。所以,她死后,几乎没人再进去过庙子。

有天夜里,一个在山上当土匪的村民趁黑潜入村子,想见见家中老母亲。

他路过土地庙时,听到里面有女人哭。以前疯子去过他家和母亲学针线活,也算有点交情,那时他还不知道疯子已经死了,就说进去看看她怎么了。

他刚走进庙门,哭声就停了。庙里没点灯,黑黢黢的,他唤了两声,没人应。

他以为疯子怕他是坏人,就自报了家门,可还是没回声。他想了想,男女有别,黑灯瞎火的,他也不便随意摸索,就退了出来。

就在他准备继续赶路时,身后庙里又响起了哭声,他心一软,返回庙里。奇怪的是,他一进门,哭声又停了。如此这般,他也有些不耐烦,加之时间紧迫,也就没再管,径直回了家。

到了屋里,和老母亲说起这事,才惊闻疯子已死了些时日,顿觉后背冒出一身冷汗。

之后,又有几人同样在半夜路过土地庙时听到了女人哭。大家心里明了,这是女疯子死得太惨,心头有怨哪。

这事传到保安团中,大家都笑话那个痞子,问他怕不怕夜里被女鬼索命。说了几次,这痞子也有些心虚,同另两人一商量,竟跑到疯子的坟前,用枪对着坟堆一通乱打,还放下狠话,若是她不老实,就掘坟鞭尸,让她魂飞魄散。

但土地庙里的哭声还是没停,可也没真的出现冤魂索命的情况,女疯子似乎只是也只能在庙里哭而已。

前面那村民返回山上后,就给头目讲了这事。虽然疯子到村里时,头目已经上山好些年了,但对女疯子也有所耳闻,尤其是听了前因后果,更是气得当场摔了酒碗。

由于形势变化,土匪的实力已大不如前,不敢和乡保安队的硬拼。直到半个月后,头目才瞅准了时机,趁着只有那一小队人当班,夜里带着十个人下山,端了他们。

当时保安队里有五人当班,按理说有两个是无辜的,但痞子带人去疯子坟堆打枪的事再次激怒了头目,让他认定,保安团的人都是杂碎。所以,偷袭的时候,把他们全杀了,只不过,给另外两人留了全尸。至于那三个奸淫疯子的,都被割下了头颅。

头目又连夜赶到村里,在土地庙前将三颗头一一摆好,焚香烧纸,算是祭祀了疯子。祭祀结束,回山上的途中 ,将其扔到林子里,交由野兽啃噬。

这以后,庙里的哭声才消失了。

我听姑爷爷讲这事的时候,问他,土地庙里不是住着神灵吗,怎么还允许疯子的亡魂存在。姑爷爷说,上天有好生之德,疯子死得太惨,神仙也会动容。更何况,哭也是一种发泄怨气的方式,否则的话,怨气日程月累,只怕生出更凶的东西出来。到那时候,村民也会跟着遭殃。

在之前那篇98年黄河怪事的文章中,我提到过,解放前有一年,姑爷爷老家接连下雨,露出个大坑,坑里涨满山洪。山洪退去前一天夜里,人们在电闪雷鸣中见到空中有个白影子,次日,有村民在坑里找到张巨大的透明蛇皮,后来村里很多人家里出现撞邪的事,都用这蛇皮治好了。

经我向姑爷爷求证,这件事发生在女疯子死以后。而女疯子埋尸的那处,和发现大蛇的坑只相隔几百米远。

由此看来,那里还真是个风水宝地,能孕灵气。

-END-

上一篇:揭秘99年北京石景山八女凶杀案

来源:韦一同说,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6284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侵权联系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