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钧随笔

二十多年前,我因工作去国外时,很有着感慨。

那时他们的人车各走自己的道,而我居住的城市还没有人行道,人车混在一条不宽的马路上。

他们上公共汽车时,自觉地排队,而国内的人还在拼着力气。坐车时,他们的男人很少落座,他们都是让老人女人和孩子坐,即便那座位是空着。

而如今,即便我们的公共汽车上设了专用的妇婴座位,也被健壮的人强占着,颤颤巍巍的老人,还得站在他们的旁边,渴盼着他们早点儿下车。

有一次,我去面包房买列巴,长长排队的人,只有我一个人夹了楔子,是一个胖胖的俄罗斯大姐问着我是否着急,我点了点头,她就去了前面,先给我买了我的面包。

那是一群有着品质和谦让的人,大部是家庭妇女,他们用着让我忏愧的方式,给着我这个外国朋友的友好。

一个民族的品质,在于它民性的自觉,而不是用着定律时时去告诫和规范。

对于我们自己的同胞,便是该有着不知的羞愧。在国外,我更是为有的同胞的行为而脸红,因为我和他们长着同样的脸。

忍不住把这些写在一个网站上,被那编辑痛斥一顿,说那是中国人的扬眉吐气。不知是否随地吐痰也算。

你要强硬,也该用自重的方式罢。

一个宾馆的老太太,在我又一次入住那里时,她已辞了职,说这里中国人住的多,不好干。

无论是哪一个层次上的人,很多同胞已似乎习惯去接受监督和告诫。若是没有人监督,他们也不介意那警示牌,大方地踏进花池里折几束鲜花。

那花配着他们,美吗……

02 

昨日去看大嫂,大嫂身体不好,只是自己忙碌时,很久也想不起来去看大嫂,总也有着歉意。

刚走近大嫂的家门,就闻到了香香的菜的味道。这味道让我欢喜,这是大嫂的味道。

大嫂做的酸菜粉条海带骨头,几十年前,这味道就记在了心里。

吃着这暖暖的亲情,暖暖的爱,是永远怀进心里的温热……

03 

表演和写作,都不是我的科班,有着随性和随意 

作为编剧,剧组尚能对我有礼,可做演员,便是有着牵强。

当导演不满地远远喊过来: 

“别把背影给摄影机,重来!” 

这时我就有着脸红和尴尬了。 

自己偏偏给人写剧本时,会给自己刻意一个角色,并向导演提出那个建议。也算幸运,无论拍没拍成,导演都能同意。因为她在剧中都不重要。 

也许,我在给日后能演那个大汉奸邵本良的老婆的角色,而在演习。 

那位兄弟,你不会改变主意吧,只是我在害怕,我就要老下去了…… 

2019年5月4日

04  

今天看见我的一位老师朋友圈里发的文,戒言里其中的“戒直言”。

看了不仅哑言失笑。

“不要不顾后果地直言不讳,否则也会引起麻烦。

直话,要转个弯说,冷冰冰的话,要加热了说,顾及别人的自尊,把别人的自尊放在第一位。”

读懂它,也长了智慧。

我有着体会,因着真诚,语言有着焦急和激烈。所以被对方不满和当做发泄的对象,而生气和恨了起来。

若是家人,平静下来后会尚好如初,若是朋友,那无辜的不解和裂隙,或是不能平复了。

被曲解的罪,便是背下来了,枉了初情。

呜呼,活该!

05 

 母亲节,我是不愿意写什么的。

自己二十年前第一篇发表的文,就是写母亲的《圆月》。

今天看着刷爆朋友圈的祝福,没有一点的兴奋,给朋友发去信息:

“我们两个都没有妈妈,今天的母亲节,只有难受和眼泪……”

朋友没有回我,不知朋友此时是否也和我一样的沉郁。

母亲有病,便是慌着我,父亲一辈子不懂做饭,母亲懒得用我,妹妹更是理也不理。

我平生第一次走进厨房,去胡乱地弄着食物,其实这时我已二十六岁了。

那手忙的脚乱,生一顿咸一顿的饭菜,母亲和父亲宽谅地忍耐着。

母亲的病没有好转,且越来越重,我躲去一边偷偷地抹眼泪,也第一次感受着没有母亲呵护的无助和痛苦。

母亲已不怎么进食,我越发地害怕。

有一天,母亲突然说她要吃鸡蛋糕。我赶紧将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放上清水和盐。

打开那冒着热气的大锅盖,将熟了的鸡蛋糕,急急地端给母亲。母亲用小勺盛着一点点,轻轻地放进嘴里品着,然后咧咧嘴,便是放下了。

那蛋糕里忘了放油和葱花,却是狠狠地咸着,母亲怎得下咽。

这最后的一碗鸡蛋糕,竟是没有让母亲吃进去一口,心撕碎般地疼痛,且也折磨了我一生……

06 

出去放风,牵了一点儿的菜,路上淋了雨。

雨点丝丝凉凉,淋在头上,倒也清爽,仿若用它们的喃喃细语与我说着话。

我家的窗下,总是一阵一阵的轰鸣,那是走过车辆马达声的膨大。

晚上也要紧紧地闭上窗户,只是堵也堵不干净。

它们就那么扰烦着我,竟也是没有疲乏……

孙子钧随笔

作 者 简 介

孙子钧,女,中共党员,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作家协会会员、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特约记者,翻译退休。 主写散文、小说、民间故事。作品在国家级报纸杂志,以及省市级报刊,发表了百余篇。

 作品发表于《民间故事》、《草原》、《北大荒》、《北大荒文化》等杂志;《中国艺术报》、《济南日报》等报纸。作品被收录进《民间故事选集》、《丹东抗日史》等书籍。目前作着职业创作。            

来源:过分喜欢,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4709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侵权联系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