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比较优势”

论“比较优势”

没有比较优势,只有比较利润。

1)长线比较优势

经济学基础理论中,“比较优势”或许是最让人感到迷惑的一个话题。从基础上讲,他是一切理论的基石。包括贸易,分工,社会化大生产,产业结构调整,下岗,再就业。。。。。

而在现实生活中,比较优势似乎从未被严格履行过。全球第一钢铁强国,是日本。美国出口小麦,中国出口硅芯片。土耳其出口丝绸,瑞典出口无线电标准。噢!上帝,瑞典甚至只有800万人口。其本国无线电市场小之又小。

1840年的时候,正处于大英帝国的顶峰。英帝国垄断着全世界80%的工厂,马力,机器产能。和几乎所有的现代工业工程师。

这时候,来自于中欧的一个小邦,普鲁士,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告诉英国女王,他们准备发展“钢铁工业”。

英国人为之大跌眼镜,作为亚当·史密斯的故乡,英国人是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派的发源地和创始人。是“比较优势”相对分工的鼻祖。

英国人派出了无数专家,苦口婆心地苦心劝导德皇,真心诚意地维持环法均势。英国的经济学家,告诉德国人“你们应该出口橡木和葡萄酒,这才是你们最擅长的事”。

可德国人就是不听,一心一意地发展钢铁工业,三十年后,德国打败了法兰西第三共和国。五十年后,德国实力反超英国。七十年后,德国让全世界在其脚下颤抖。

1960年时,一个瘦小的日本人,盛田绍夫,告诉美国的企业界和议员们:“日本准备发展电子工业”。

美国人彻底跌破了眼镜。这完全不符合美国人思考中的产业分工原则。日本即没有硅晶片厂,也没有电子设计设备。日本既没有完善精细的工程师,也没有为之配套的大学课程。

日本的DRAM(半导体记忆芯片)生产出来,成本比美国高50%

美国人吓傻了,为了他们的日本盟友好,真心诚意地为日本人好。他们耐心细心地劝导了日本人,按照比较优势分工,你们应该生产“渔业,捕捞业,海洋加工业”。小日本,打渔去。

日本人不听,一心一意铁了心生产成本高50%的记忆芯片,三十年后,日本彻底击败了美国人。并永久地保持了半导体领域不可动摇的领先地位。电子技术,是大日本帝国的骄傲。

到底是出什么问题了?为什么违抗比较优势的选择,反而打造出了一个世界级的强国,打造出全球第二、第三大经济体。

为什么德国人没有听从英国人的指挥,没有去生产“橡木、葡萄酒”,他们因此而变得更加富裕?

“比较优势”失灵了么?

当然不是,假设你是一个工厂主,新开办了一家工厂,投产试产品,初期蒙受亏损,你会怎么想?

当然无所谓啦!任何产品刚刚投向市场的时候,肯定是成本高,销售低的。

考虑一盘生意,一个工厂投资计划,关键不是看“第一年”的赢利,而是要看整盘生意长远的打算。如果“一年亏,二年平,三年盈”,就算是很不错了。

考虑一盘生意,做与不做,投资与不投资,关键并不是看“第一年”的赢利,并不是鼠目寸光。任何一个有计划的老板,都会以一个长远的周期来视察,百年老店信誉长流,才是奋斗的目标。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当美国人批评日本不懂“半导体”的时候,他们其实是忽略了一个重要事项。美国人仅只以静态的眼光看问题。而没想到,配套工厂可以建设,工人可以培训,大学可以设立。

但日本人内在的“精益求精,一丝不苟”的精神,就注定他们能把半导体越做越小。并最终生产出精致小巧的Walkman,CD机,MP3,风靡全世界。

当英国人批评德国人不懂化工,不懂钢铁的时候。他们没有想到,德国人骨子里的那副“严谨的德国人”。整个日耳曼民族就象一台精确运行的机器。烧菜是用天平秤的。这样的民族,在进行化工、电子、电气、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时候,自然是大占便宜。

以前有一篇文章《刷盘子还是读书》,讲到拉美、非洲一些国家。听信了美利坚经济学家的谣言,一心出口他们资源丰富的橡胶,咖啡等物。而不去发展钢铁,电子工业。最终导致穷国益穷,出口“比较优势”的咖啡,也没能让他们富裕起来,并最终批评西方经济学的“比较优势”理论不成立。

呵呵,高中的时候,去刷盘子多好啊!一个月可以赚2000元,一年就是二万四。而读大学,一年还得倒贴出来二三万。刷盘子多好啊,干嘛还要去读书呢。干嘛还要读大学呢。魔鬼的声音在旁边诱惑。

但这样的诱惑,我们几乎所有人都会拒绝。因为谁都知道,高中刷盘子,只是蝇头小利。鼠目寸光。一个大学生读出来,就业工资至少是高中技校的二三倍。所以这今年的二三万,还是值得付的。牺牲了眼前的一些利益,可以换来长远的更长久利益。

同样道理,拉美国家怎么会想不通呢。拉美局限于原材料经济,就好比一个高中缀学去刷盘子的高中生。赚了2000元却没有去读大学。

拉美人更应该静下心来,想想他们“长线”适合做什么样的产业。

全人类财富之中,自然禀赋只占很小一部分,可能还不到10%。拉美人不应该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该想想另外这90%的财富中,他们能做什么。能否和美国人一样,展开生物制药。能否和印度人一样,展开电子软件外包。只要能从这90%中切下一块蛋糕来,拉美人也不至于这么贫穷了。

评价拉美人的经济。就好比一个高中缀学的缀学生。他们以为现在打工刷盘子,可以赚2000元/月。比在大学图书馆里读书倒贴钱赚多了。但其实长线他们反而是输的。

拉美人之贫穷,并不是因为“比较优势”。恰恰相反,是因为他们并没有遵从长线“比较优势”。

如果拉美人聪明,他们现在就得要砸锅卖铁发展钢铁产业,半导体产业。哪怕最初的几年是亏损,最初的成本高过美国50%。但只要从民族本性来说,如果拉美人是严谨的,苛刻的,他们就一定能把半导体做得更好。成本比美国更低。并最终赚得大钱。

好,我们知道,所谓“比较优势”,并不是看今天的资源禀赋成本价。而是要看一个长远的周期,长期赚钱优势。

第一年亏,刚开始成本高并不要紧。只要第二、第三年可以赚回来就行了。

好了,现在我们来考虑第二个问题,“亏损,也得有个限度,亏到什么地步就不行了”。下节再讲。

2)没有比较优势,只有比较利润

我们知道,日本人在60年代开始生产DRAM。第一年是亏损的,第二年也是亏损的,第三年还是亏损的。严格来说,日本的DRAM产业,一直亏损了十年,只到1970年中末期,才慢慢地站稳了脚跟。

我们知道,电子工业是日本的骄傲。是日本帝国皇冠上的明珠。可亏损也得有个限度,怎么样的亏损,才让我们不至于后悔,当年发展DRAM不是一个错误。还不如去发展生物药业。

中国的“自主经营,门类齐全的工业体系”,是另一个失败错误典型。从1950年到1978年,中国一直坚持着要搞一套自己的工业体系。发展出来的机械型号,工业标准,和别人都不接口。

结果什么都想做,什么都做不好。至70年代末期,中国和世界主要国家的技术差距,已经由20年拉大到40年。中国的工厂,大量仍使用50年代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机器。外国专家考察叹到,“能进博物馆的东西,只有在中国工厂还能找到”。

至70年代末期止,中国仍然只能生产九寸电视机。中国的钢厂还不能扎16mm钢板。葛洲坝水电站的最初目的,是为了为解放军某部提供16mm的坦克盔甲。中国的造船厂,“万吨轮”仍然引为稀奇大事。

这些困难怎么办,1980年邓公大笔一挥。让俺数码机床自行设计流水线太慢了,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赶上。怎么办,引进。哗啦一下子引进了几十条流水线。再过几年大家都有电视看了。

造船没有,可远洋运输急等着船用啊。怎么办,引进。没船先问别国买了再说。至少远洋贸易买卖做起来再说,这可是日进斗金的生意啊。要等着中国“自主创新”的造船业发展,恐怕没二十年,中国都无法发展海外贸易。

这里就有了一个悖论。日本人“坚持”生产亏损的半导体工业,而最终获得了成功。中国“放弃”了一些不合理的部门,而获得了飞跃。坚持与放弃,究竟哪一个才是真理。哪一个才是我们行为判断的准绳呢。

答案也十分简单。如果你开一家工厂,投身于一个新产品,你会如何判断?

一开始亏后来赚,又或者一直小赚然而进步缓慢。到底该怎样调整公司的资源,优先发展哪一个事业部呢?

答案十分简单,“收益值贴现”啊。

如果我设计半导体,一开始不赚钱,第二年、第三年不赚钱,一直到第十年才赚钱。那任何一个公司财务,都会用很熟练的现金回报法。帮你折算出复利回报是多少。

好比我第一年亏10万,第二年亏10万,第三年亏10万,第四年赚100万。名义上好象赚了70万。但其实由于未来的赢利是要贴现的。所以实际赢利应该在50万左右。

如果另外一盘生意,第一年可以赚51万。那我就应该选后者,而不是四五年后才可以开花的。

治大国如烹小鲜。

选择比较优势,必需要十分小心。商场如战场,我们容许一开始的几年亏损。短期地劣势效应。但长远的利益必须能覆盖短期劣势,并且贴现后仍有收益。

我们有了“贴现利益最大化”,就有了十分明确的一杆秤。为什么日本人要坚持,为什么邓公要舍弃。有了“贴现利益最大化”,我们就可以精确地作出判断,决策,选择。

“比较优势”是一句非常深奥的哲理,有着复杂的内涵含义。

在上一节中,我们阐述了“长期比较优势”才是真正的比较优势。但这仍然是非常空洞的一句话,缺乏实际可操作性。

在这一节中,我们说明了用“贴现利益最大化”来作为计算的原则。来作为产业结构发展与规划的蓝图。从而使得宏观计划,更具有可操作性,可定量,可比较性。

为了纪念这一点,我们把本节的章目,叫做“没有比较优势,只有比较利润”。

3)幼年工业论

价格是一切的尺度,利润是稀缺的衡量。

知道了“长线比较优势”和其计算方法。篇幅足够,我们再展开一下,联系研讨一个现实中的问题,“幼年工业论”。

“幼年工业论”,或称为贸易保护主义。是指政府或者利益团体,宣称某一项产业是有“比较优势”的,是有发展前途的。

可又不愿意把该项产业,拿到实际竞争中去竞争。一方面宣称有优势,另一方面却又不愿意竞争,怪哉。

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国的汽车业,零件业。一方面宣称中国要发展汽车工业,要做机械配套产业。另一方面,却又害怕海外的重重竞争,树立严重的关税壁垒。

不过中国的游说团体还是很有趣的,他们提出了一个“幼年工业论”。

幼年工业论,不是一个理论话题。这是一个技术话题。技术性原因。。。。。

“幼年工业论”的一个论调,好比我们一个勤奋读书的好学生。天资聪颖,品学兼优。他将来一定能考上大学,读研究生,进500强企业,赚大把大把的钱。可是现在。。。。。。由于付不起学费,他快要退学了。

这就叫做“技术性原因”,理论上他的一生总现金是正的,能过富裕生活的。但由于一些技术性原因,比如说,申请不到助学贷款。所以他的人生出现了断裂。

那怎么办呢,给他助学贷款啊。给他政策扶持啊。只要让他喘了这一口气,过了这一关。今后,他一定连本带利,丰厚地回报你。

“幼年工业论”,也是基于这样一个理由。从长远看,中国的汽车制造工业是很有前途的。未来十五年,中国的主流整车价格,可能会降到3~5万元/辆。并彻底地击倒全世界其他所有的汽车产商。

但在目前,外资不能进来。外资一进来,国内就全跨了。也谈不上十年十五年了,一下子全被压破产了。所以政府一定要保护,一定要保护撑过这一关。将来,俺会连本带利好好报答您滴。

“幼年工业论”有一定的理由,尤其是在国内经济环境还不成熟的时候。好比大把大有希望的莘莘学子,却申请不到助学贷款。

就我们观点而言,也是同情、支持、纵容“幼年工业论”的。

但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幼年工业论”的扶持与补助,必需非常小心。经过审慎的考虑与计算。

因为“长线比较优势”,先期的少量亏损无效率,是被允许也是可以容忍的。

但该产业究竟如何,烂泥扶不上墙,还是乌鸦变凤凰。谁也说不清楚,即使最精明的商人和企业家,也无法预测未来经济走势走向。

政府的行政干预,容易导致腐败,容易导致宏观无效率。甚至很有可能花大力气,投资扶植于一些毫无希望又没有竞争力的产业。

阶段性少量地救助于“幼年工业论”是可行的,但我们必须极谨慎地使用这一个特权,极充分地计算与讨论。

来源:妄比,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4354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侵权联系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