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会是下一代纺织制造业中心吗?

近年来,非洲新兴市场开始成为中国纺织产业对外进行投资合作的热门区域,纺织产业对非投资额增长明显。根据商务部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纺织产业对非投资总额为1902万美元,2016年达到5937万美元,增长率为212%。2017年,纺织产业对非新增投资额超过3亿美元。

非洲,会是下一代纺织制造业中心吗?

非洲是全球经济增长最快速的地区之一,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报告显示,过去十年非洲的整体经济增长率几乎年年都高于全球平均水平。近年为寻求持续性的经济发展与突破,许多非洲国家也正积极营造更友好的投资环境以吸引外资进驻,这无疑成为中国企业开拓“一带一路”新兴市场的一大契机。

非洲有55个国家、12亿人口,整体GDP曾连续多年以5%的速度稳定增长,而在未来五年内,IMF也预估该地区的经济增长率将会持续超过全球平均水平。

与此同时,非洲的人口也以惊人的速度增长。根据联合国报告显示,目前全球人口总数约为76亿人,预计2050年将增加至98亿人,其中非洲将贡献全球超过一半的人口增长数量。届时非洲大陆的人口数预计将翻倍增长,达到25亿的规模。也就是说,每4个地球人里面就有一位来自非洲。

当前中国纺织业“走出去”的步伐日益加大,拥有极大投资潜力的非洲大陆是中国纺织企业重点考察以及寻求合作机遇的新目的地。埃塞俄比亚、埃及等国家已经落地了很多中国纺织服装领域投资项目。

全球制造业的一块净土

纺织和服装业在协助非洲国家脱贫上担当着重要的角色,埃塞俄比亚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埃塞俄比亚的生产成本更低,瑞典服装零售商H&M、英国连锁超市Tesco等跨国企业已经或计划在埃塞俄比亚建立服装加工厂,纺织服装行业吸引外来投资大幅增长。

埃塞俄比亚工业部发放的最新数据显示,在2016至2017财政年度,迅速发展的纺织和服装业为国家带来近9000万美元的收益。与海外投资者(主要来自中国)合作兴建的新落成工业园区遍布全国各地,这些园区带动了当地纺织和服装业的增长。近几年,埃塞俄比亚纺织品服装出口也急剧增加,出口产品主要以服装、纱线、纺织面料以及文化服饰为主。

非洲,会是下一代纺织制造业中心吗?

埃塞俄比亚目前拥有约1亿人口,其中劳动人口就占了半数。根据世界银行数据显示,埃塞俄比亚的总劳动人口在2017年已突破5000万大关,是仅次于阿尔及利亚的非洲第二大劳动人口国家。

而且埃塞俄比亚有着比阿尔及利亚更加完善的水、电、铁路与道路等基础设施,同时劳动成本低廉(日薪约3美元),比许多东南亚国家更便宜,加上劳动人口因教育普及而素质日渐提高,整体劳动力极具竞争性,被称作“制造业最后一块净土”。

非洲,会是下一代纺织制造业中心吗?

根据联合国会议发布的《世界贸易发展投资报告》数据,埃塞俄比亚2017年吸引了东非地区76亿美元外资的近一半。

2017年投建的工厂包括美国PVH公司(CK和Tommy Hilfiger的供应商)、迪拜Velocity Apparelz(李维斯、Zara和安德玛的供应商)以及中国江苏阳光集团(阿玛尼和Hugo Boss的供应商)。

中国纺织企业浙江米娜纺织有限公司看中埃塞俄比亚的劳动力资源与相关的优惠奖励措施,10年来相继在当地投资木材、纺纱、印染等项目,累计投资达1亿美元。其中,纺纱项目收购了当地最大的一家国有纺织企业。2016年,米娜公司投资6400万美元,购买30多亩土地,建成了占地3.6万平方米的印染生产车间,5条集针织、梭织、印花、染色于一体的生产线。生产设备主要来自韩国、日本、意大利和美国等国家,生产的产品全部销往欧美市场。

非洲,会是下一代纺织制造业中心吗?

纵观埃塞俄比亚的投资环境优势,除了拥有充沛且受过教育的劳动人口,该国也在国内法规和国际贸易法案的层面提供了许多松绑与优惠。如2014年埃塞俄比亚政府颁布新法令,规定大部分用于加工服装的原料及副料进口免税,有效解决了过去埃塞俄比亚服装及衣着附件进口关税税率高达35%的投资者困境,借此鼓励外商投资纺织成衣行业。

而埃塞俄比亚同时身兼美国“非洲增长和机会法案”(AGOA)、欧盟“除武器外一切都行” (Everything but Arms)与非洲“东部和南部非洲共同市场”的成员身份,不仅让在该国投资设厂的外商享有商品销往美国、欧盟免关税,同时还能以优惠关税出口至共计3亿人口的23个非洲国家,市场潜力无穷。中国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可积极把握埃塞俄比亚的生产、税负优势,同时参考当地的中国企业经验,大力开拓新市场。

非洲,下一个纺织制造中心?

还有很多非洲国家已将纺织业列为重点发展行业,在发展纺织业方面表现出各自的优势。例如,纺织业在埃及是一个传统领域,埃及拥有较为完整的纺织生产链,纺织品市场规模在非洲名列前茅;在莱索托,纺织业已经成为最大的就业支柱,几乎占50%的正式就业岗位,劳动力成熟;纳米比亚政府出台过一系列鼓励和保护外商投资的法规,其中出口加工区内的政策尤为优惠;莫桑比克纺织业在吸引外资上的优势主要是国内政局稳定、生产优质棉花、土地和劳动力成本低廉。更为有利的是,该国可以为投资者提供纺织品的市场准入份额。

“非洲制造”是非洲当地人民的共同期盼。而中国则十分希望能帮助非洲完成工业化,中国驻南非大使田学军在2016年的中非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中说过,中国希望能把“中国制造”变成“中国和非洲一起制造”。

在国家号召和整体谋划下,不少具有资金、技术优势的中国企业走进非洲投资建厂,不仅仅只是一般的衣物,皮革制品、塑料制品和鞋子都已经开始转变为“非洲制造”。中国企业在获取大量成本低廉的劳动力和原材料的同时,也推动了非洲国家纺织服装制造业的发展,实现了互利共赢。

非洲,会是下一代纺织制造业中心吗?

非洲要成为纺织制造中心尚待解决的问题

非洲发展纺织服装工业具有巨大潜力一直是人们的普遍共识,但由于各方面因素的制约,非洲发展成为下一个纺织业中心还有待时日。

1. 基础设施问题

▲▲▲

过去十多年间,越南、孟加拉等东南亚的一些国家是世界纺织服装自由贸易中实力明显增强的参与者,成为中国海外纺织品服装订单的有力竞争者。而非洲在纺织品、服装方面的进出口贸易额占世界贸易额的比重还很少,它们的纺织业总体来说仍是以来料加工的加工贸易为主,其出口纺织品和服装的附加价值很低。

因为与东南亚国家相比,非洲大多数国家纺织工业基础薄弱,正处于起步阶段,面临着生产技术落后、设备陈旧、技术人才短缺、劳资关系紧张、管理混乱等问题,产业链不完善,无法跟上国际纺织服装市场的潮流。

目前中企在非洲建厂还不得不面临水、电、交通等基础设施不完备等一系列问题,比如,从卢旺达基加利运往肯尼亚港口蒙巴萨所消耗的交通成本往往比从蒙巴萨运往广州都要高;发电方面较为先进的尼日利亚,在夏季高峰时期也仍然时常断电,需要企业自行配备发电设备或发电厂。这些都增加了投资成本。

非洲,会是下一代纺织制造业中心吗?

2. 治安环境问题

▲▲▲

安全问题也是到非洲地区投资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要素。近年来,非洲地区的传统安全问题有所缓解,但并未完全消失,仍然时有爆发,主要是政权交接危机、军事政变和社会治安问题。非洲多个国家政局不稳定,社会治安不佳,犯罪率较高。

与此同时,非洲地区的非传统安全问题逐渐凸显,成为最严重的安全威胁。如部族主义、“资源诅咒”、海盗、传染性疾病、气候变化、经济发展滞后、政府治理能力低下、外来势力干涉以及恐怖主义渗透等,严重影响着非洲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

传统安全问题与非传统安全问题的相互交织,使得非洲民众安全感缺失,企业的正常生产运营也受到一定威胁。

专业人士建议,纺织企业投资非洲一定要谨慎细致地做好调查,把对非投资与企业发展战略结合起来,不能盲目行动。在选择投资国时,综合考虑政治稳定程度、法治环境、供应链完善程度、综合生产成本、人才储备与物流等因素,结合企业的发展目标择优选择。此外,还应当考虑市场准入成本的因素,优先选择与出口目标市场具有优惠区域贸易安排的国家,例如主要出口美国就应当选择《非洲成长与机遇法案》(AGOA)的受益国。

非洲,会是下一代纺织制造业中心吗?

随着以埃塞俄比亚、埃及为代表的非洲国家政府在纺织服装领域吸引投资的持续发力,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开始重视纺织服装业发展,并希望通过国际合作的方式加快本国产业升级,树立具有非洲特色的时尚产业,并提供更多就业机遇。

来源:河北宝盛纺织品,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4026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侵权联系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