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自营销首页
  2. 文档

红军长征,难道还要换个地点再出发?

“历史如山,就在那里,不容撼动!几年前,三国赤壁之战古战场一度出现‘冠名地’之争。现在,连红军长征出发地竟也成了某些地方的‘协调品’!”2020年6月29日,广西红色文化促进会会长杨福平先生在广西南宁接受采访时说!

红军长征,难道还要换个地点再出发?

据报道,6月24日,江西省某市召开了一次“别开生面”的专题会议。会议要求“各级领导干部一定要从讲政治、讲大局、讲纪律的高度,带头统一思想,在(红色)旅游宣传方面严格按照已经明确的定位来宣传!”

红军长征,难道还要换个地点再出发?

研究长征历史并熟悉赣州市情的人都知道,这个“已经明确的定位”就是2005年当地召开的“旅游协调会”的定位:瑞金市只能打“共和国摇篮”牌,而“长征牌”要留给于都县。由此,便打出了“长征从于都出发”的名片!

红军长征,难道还要换个地点再出发?

众所周知,瑞金是名副其实的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于都只是“集结地”。可是,2005年于都县的“中央红军长征渡纪念碑园”,一夜之间“秒变”成为“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园”,成了全国唯一的“长征源”!

红军长征,难道还要换个地点再出发?

已被改动的中央红军长征经典路线图

近日,江西省某市再次组织召开了类似15年前那样的“旅游协调会”,“长征牌”宣传口径被“按需分配”给了毫无历史依据的“于都长征出发地”!

红军长征,难道还要换个地点再出发?

江西瑞金“长征第一山”

在关系到中国共产党红色基因核心密码的“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的原则问题上,尊重历史事实,尊重中共中央直接领导下的党史研究部门的集体研究成果,这就是最大的“大局”,也是最高的站位!

红军长征,难道还要换个地点再出发?

中央党史研究室作为全国最高级别、最具权威的党史、军史、新中国史研究机构,2006年由其所属的第一研究部编著、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并于2016年重印的《红军长征史》第二章第51页第一自然段赫然写道:“1934年10月10日晚,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率领第一、第二野战纵队,分别由瑞金的田心和梅坑地区出发,向集结地域开进,中央红军开始实行战略转移”。这一史实,早已编写进中小学教材!

红军长征,难道还要换个地点再出发?

在这本由权威机构编著出版的书中,从没有过“长征从于都出发”或者“长征的源头在于都”的表述。而某地却大张旗鼓地以此作为长征出发地的广告主题词,这是对中国革命历史的不尊重!也是对无数红军烈士的不尊重!更是对唯物史观的不尊重!

红军长征,难道还要换个地点再出发?

广西红色文化促进会会长杨福平先生认为,“长征从于都出发”的做法,不但直接否认了长征亲历者,中国共产党第一代领导核心在陕甘支队团干部会议和甘泉雪地讲话中“长征从瑞金算起”的历史事实,同时与2019年5月中央有关“要从瑞金开始追根溯源,深刻认识红色政权来之不易,新中国来之不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之不易!”的指示精神相违背!

红军长征,难道还要换个地点再出发?

个别地方,把长征出发地当作“筹码”任意“协调”,这无疑与“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要求相距甚远!

红军长征,难道还要换个地点再出发?

“历史就是历史,不可能重来!86年前堪称‘天下第一难’的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难道要换个地方再出发?”采访结束时,曾长期从事党报党媒工作,现任广西红色文化促进会会长的杨福平先生,严肃地提出这个诘问,令人深思!

红军长征,难道还要换个地点再出发?

龙派写手 曾剑翔

——————————————————

来源:龙派写手曾剑翔,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3996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侵权联系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