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崇玉:你的观点为什么不重要?

仲崇玉:你的观点为什么不重要?

这好好的,为什么要自找麻烦,去说别人的观点不重要?真相是:谁的观点都不重要,因为观点只是工具,是达到目标的方法。与每个人要达到的目标相比,工具和方法都不是唯一的,也就没有那么重要。

文 | 仲崇玉

既然大家的观点都没那么重要,还提它做什么呢?这是因为观点有束缚作用,还会妨碍交流,还会乱人心神,甚至情绪波动。

人总要与人沟通,沟通自然需要表达观点,而观点众多,是不是会担心自己的观点前后不一致?是不是担心别人的观点与自己不一致?是不是担心自己处在两难的观点当中?所有这些都不值得担心,只要知道观点是怎么产生的。

第一,观点是怎么产生的?

观点,当然由“观”而来,“观”而后有“点”。也就是说,人的感知是观点的源头。

如果你不必感知也拥有观点,那你拥有的可能就是别人的感知了,比如你读书,学习,都可能接触到别人的观点。听得多了,人会觉得自己很熟悉,感觉就像懂了一样,其实未必。这也是为什么经常有人感慨:说起来道理都懂,做起来还是很难。也许从来就没有懂过。

每个人都有很多观点,有的观点是自己的,有的观点是别人的,有时候我们自己也分不清谁是谁的,也没有人去较真。

如果我们拥有的是别人的观点,那就是典型的有“点”无“观”。这也不要紧,因“点”而后“观”也行。很多人因为先有观点,从而提高自己对周遭环境的感知力,洞察力,也是很好的方法。如果所有的观点,都需要自己去“观”,效率太低了。

就像“吃一堑长一智”一样,如果所有的感悟都要自己去体悟,那要到什么时候?别人吃一堑自己能否长一智呢?每个人都在这么做。

虽然观点是感知的直接结果,但不是所有的感知都有结果,否则就没有“视而不见”一说了。另外,每个人的感知,都明显带有个人的角度和习惯,所以每一种观点,说到底也都只是偏见。盲人摸象的故事,形象地说明了这一点。

所以,我们拥有观点的目的,并不需要去证明,而是用来与别人交流的,让彼此的感知有一个相互印证,或者查漏补缺的过程,从而让每个人的认知更加完整,更加丰满,更加立体。

现实中,很多人把观点当作自己的一部分来保护,甚至当作自己的尊严来捍卫。一旦发现自己的观点被挑战,就会感觉被攻击了,甚至受伤了,这是因为没有经过观点“脱敏”所致。

实际上,即便自己的观点被人否定,也只能说明别人的观点与你不同,只能说明对方的感知与你不同。不同才需要讨论,不同才需要接纳。如果观点都一样,人与人还需要交流做什么?

第二,观点到底有什么用?

有人问,你把观点说得那么轻描淡写,观点还有用吗?万一有人通过观点来攻击你,你也无动于衷吗?

观点本身并不是立场,但是表达观点的人却有。武器没有立场,使用武器的人才有,这是一个道理。别人拿观点来攻击,与观点无关,与人相关。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不能与观点较真,不能与观点对立,而是要自由地使用,哪怕这个“武器”是对方用过的。要为观点松绑,而不是揪住观点不放。

举个例子,如果有人问:产品知识对于销售代表重要吗?说“重要”,是一种观点;说“不重要”,也是一种观点。如果你曾经强调过专业学术对销售的重要性,这个问题本身可能就是对你的一种攻击。

如果你真的认为这是一种攻击,就可能陷入产品知识的观点当中了,甚至还可能加入情绪反应。可是,讨论的方向是什么?提问者并没有界定,一定是攻击与反击吗?也可能是对“销售”做出更深的讨论。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需要给出一个观点,对不对?首先,我们的“观”是什么?我们是怎么“观”销售?怎么“观”代表?怎么“观”产品知识的?有“观”,才有“点”,不同的“观”,“点”也可能不同。

如果头脑里有这么一个“小程序”在,我们就可能进一步提出问题,而不是忙着给出自己的答案,比如:

第一、销售有很多个环节,你在哪个销售环节,讨论产品知识的重要性?

第二、产品的生命周期有好几个阶段,你提到的“产品”知识,是什么阶段的产品?

第三、销售代表有很多类型,你提出问题的时候,心里默指哪一种类型的代表?

第四、同一个问题,不同的场景会有不同的回答。你希望设置什么场景,比如在公司的年会上,还是在咖啡厅一对一聊天的时候?

第五、好吧,我知道你就是在逗我是吗?你做到了。有人说,这么聊天有劲吗?搞得这么复杂!当然没有必要,但万一有人较真的时候,我们也要能够还原真相不是吗?

观点需要亮出来,不表达就没有威力。如果一个人的观点需要被紧紧地护住,就等于自动承认自己的观点很弱。一个观点,你越是看重,就越是很弱,你就越不敢冒然抛出来。实际上,我们为什么不能做到置身事外,让自己的观点完全独立?

如果我们能够做到让观点独立,我们的讨论就变得通畅,变得自由了。当我们能够观点自由,讨论就会变得有意思,或者有意义。

观点的威力并不是观点本身,也不是人的附庸,而是可以自由。执着于某种观点,就是一种固执,是较真,甚至不小心成为人群中的杠精。

如果说观点是一种偏见,那么怎么才能做到没有偏见呢?那就是中立。有人说,中立的观点不是观点吗?中立,当然不是观点,中立是事实或数据。

再举个例子,某甲说:“今天很热”。某乙马上反驳:“我觉得还好啊,昨天更热呢。”这样你一句我一句会不会吵起来呢?吵架,当然是观点遇到观点的时候才会发生的,观点遇到事实还怎么吵架?

还是那个例子,某甲说:“今天三十六摄氏度。”某乙有心反驳,却也无话可说,除非纠正对方的数字,或者指出不同时间段的温度不同,这让自己显得小气。正常情况下是没人会这么做的,因为做了也没用。

第三,如何做到观点自由?

我们要先看看观点在一个人身体中的位置。每个人都有外表和内在之分,观点属于外表,还是内在?很多人都认为观点是一个人的内在。才不是!观点就是一个人的外表,就像一棵树的树梢。

观点是树梢?可树梢从不坚守,而是随风摆动。这是在暗示一个人对观点的态度摇摆吗?不是。观点与观念不同,观念是主张,主张是稳固的;而观点是方法,方法是灵活的。

人有“树梢”吗?人的外表有三层,一层是人的外貌,一层是人的观点,一层是人的行为。这三层之所以属于一个人的“表”,这是因为,众人皆可见。

那么,人的内在有什么?有四个层级,比如他的习惯,他所看重的,他所看见的,以及他的动机。有人反驳说,这四层我也看得见啊?也许是的,但不是人皆可见,也有可能不是看见,而是推测。

还有一层是在人的表里之间,就是情绪。情绪如风:忽然而至,忽然而去。情绪是让一个人内外有别的一道屏障。

观点只能当作了解一个人的入口,而不能当作人的内在。如果你的观点牵动了别人的情绪,那就说明:他要么内外不分,要么观点单薄,少见多怪。

一个人更健康的状态,就是把观点当观点。心里可以有很多的观点,甚至很多完全相反的观点,仍然能够很从容,很自在,仍然愿意听完别人的观点,不做判断。

每一个观点,都是通向更深内在的井口,为什么要在意井口的多少,形状和大小呢?

从此不再执着于观点,要像拥有财富自由那样,拥有观点自由。观点不是洞察的终结,只是洞察的起点。

来源:思谟销售,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3850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侵权联系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