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爱青的碎尸案

刁爱青案,又称南京119碎尸案,又称南大碎尸案,也是中国四大疑案之一。案发于1996年1月19日。受害人为南京大学成人教育学院一年级女学生刁爱青。受害人遗体碎片在其失踪9天后,也就是当年1月19日清晨,被一名清洁女工在南京华侨路发现。凶手为消灭作案痕迹,将其尸体加热至熟,并切割成2000片以上,头颅以及分割好的内脏均被煮熟,用塑料袋整齐的包装好,甚至连肠子都整齐的叠放,后分四处进行抛尸。刁爱青的碎尸案

死者刁爱青,女,生于1976年3月,遇害时为南京大学鼓楼校区信息管理系现代秘书与微机应用专业成人教育脱产班专科一年级学生,在鼓楼校区学习和生活,遇害时不满20岁。她住在鼓楼校区南园四舍,该宿舍楼当时人员复杂,流动性大。其父刁日昌,住在江苏省姜堰市沈高镇刁舍村四组。

刁爱青是一个从农村刚刚来到南京仅百日左右的年轻少女,很难说有什么仇家,亦或是情敌,也并没有多少积蓄,因此凶手的动机受到了广泛猜测。在广为流传的《关于南大碎尸案的一点想法》一文中,作者黑弥撒猜测死者是在重金属摇滚、甚至某种宗教仪式中被杀害的。然而,许多人表示质疑,他们认为碎尸仅仅是凶手为了毁灭可能的线索与证据,而且凶手一定是擅长屠宰、烹饪或者是医术的人。

据刁爱青生前的好友回忆,她个子高约1.65米,身材适中,长相普通。短发,单眼皮,眼睛稍有些近视,看书写字时会戴上眼镜。在嘴角的右上方有颗痣,如菜籽般大小。说起话来,嗓音稍哑,语速偏快。一个细节是,这个字迹娟秀的女孩,有时候会故意把自己的名字复杂化为“刁爱卿”。

1996年1月10日夜间,刁爱青吃完晚饭出走,据称是由于当时同宿舍女生违反学校规定使用电器,导致担任宿舍长的刁爱青也受到处罚后,心情不佳赌气外出散心,此后再未回到宿舍。死者离开时,铺平了自己的被子,似乎表明死者一开始并无外出打算。目击者最后看见死者的地点是青岛路,死者当时身穿红色外套。

1996年1月19日,一场大雪之后,刁爱青的尸体被发现。一名打扫卫生的妇女在南京新街口附近的华侨路捡到一个提包,包中装有500多片煮熟的肉片。后来她在清洗肉片时发现有3根手指混在其中,随即报案。之后尸体另外的部分在水佐岗路和龙王山被发现,均被包在提包以及一条床单之中。尸体在煮熟后,估计总共被切成了2,000多片,刀工十分精细,码放整齐,可见凶手的残忍与超强的心理素质。

案发后,南京市警方高度重视,并成立了专案组进驻南京大学,当时附近几乎所有居民都受到了盘查。直到案发之后3个月,专案组才撤离南大。

2008年7月1日,一位当年参与侦查“1·19”碎尸案的警官,虽然已经过去12年,但他对于这一碎尸案仍然记忆深刻。该资深警官表示凶手确实很残忍,我们发现的尸块竟达到2000多块,并不是民间传说的1000多块。每块都切割得很小很整齐,从凶手碎尸的手法来看,应该是比较专业的,对解剖知识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我亲眼看到过死者的手脚,肢解得很整齐。而且死者的头和内脏都被煮过。

由于当年还没有DNA技术,法医只能通过尸块上的体貌特征、肌肉纤维组织等确认死者为女性。据这位警官回忆当年南京警方为侦破此案,发动了“人海战术”,进行了广泛细致的排查。当时南京几乎所有的警察都不同程度地参与了这起案件。有的是被抽调到专案组直接参与,更多的则是在所辖片区进行排查工作。当年凶手的抛尸地点大多集中在闹市区,多达五六个地方。凡是在抛尸现场出现过的人,比如说垃圾箱,只要倒过垃圾的人,我们都会逐一进行排查,当时确实很紧张,因为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嫌疑人,生怕漏掉每一个线索。根据凶手抛尸的地点以及相关调查情况,我们推测凶手应该就住在大学校园附近,而且很有可能是骑自行车进行抛尸。

根据凶手的碎尸手法,南京警方曾一度认定凶手的职业是医生或屠夫,并对符合作案条件的这两类职业的人群进行了广泛排查。由于被害者是大一新生,交际并不广泛,而且这名女生比较内向和单纯,这给警方的调查带来了一定的难度。刁爱青的碎尸案

常让人想象的是刁爱青是怎么样失踪的,先看理发一说:被碎尸的刁爱青的头颅在,衣服也在,是否刚理过发被害,要查证不难,可惜官方未表态。

第一,女生例假时是忌讳洗头的,理发必洗头。

第二,刁9号未上课,10号下午未上课,有充足时间去理发,没必要10晚上去理。

第三,如果刁理发为真,警方一定可以查到刁理发的地方。那刁最后呆的地方应是这个理发店所在地,而不是网上流传的青岛路,平仓巷,建设路。再者,刁理发后首要做的是返回去洗头或换衣服,因理发后肯定会有不少断发留在脖孑或衣服上。不可能理发后去找人。十号南京的温度很低。如果不是理发,刁很可能是被人约走的,按潜水的说法”宿管老太太记不起谁约走的”。我想这个未到六十岁的老太太,也许真记不起,还有一可能是她未说真话,要么认识来约的人,要么受过警告。老太太不会说谎,记不起谁约走刁的,也就是说刁确实是有人约走的!

还有说法是:周三为元月10日,下午起刁失踪,7号周未刁参加同学聚会未返校,9日为周二,刁整天未上课,有人说刁一整天陪老乡,有人说刁整天未出校门 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以本人经历来看,刁被害前几天不正常表现,7号与同学聚会很少说话,9号一整天不上课,十号下午不上课,作为农村出身且走了后门上的大学,至少会很珍惜大学学习的,虽是成教班,但期末考试时多数人还是很用功的。这太不正常。但我未看到这几天警方的调查情况,尤其刁这几次未上课与人的沟通情况。至少,这几次未上课刁不可能一个人呆在某处,也不和任何人倾谈相关话题吧。如果真是这样,说明太不正常了。要逛要买东西白天很多时间,周六周日无课,除了参加同学生日有很多时间,周一到周三刁实际只上了两次均半天的课,也就是说刁8号周一上了半天课,9号全天未上课,10上午上了课。那这么多空余时间刁不可能一个人打发度过,她做了什么?接触的是哪些人?室友也无人知情?除非刁都未回寝室!

还有,1月9号一整天刁都未上课,也是一大疑点。当年的大学期末考试时,无论普通大学生还是成教班学生,对待期末考试还是很认真的。

刁周一也就是1月8号只上半天课,1月9号周二全天未上课,她为什么不上课?这一整天她都一个人?有没有出校门?网上有两说法:陪老乡玩,全天在校。

若陪老乡,哪老乡?1月7日全天在高中同学南航生日会,有老乡来刁定会与高中同学说,可事实没有!若全天在校,又为何不上课也不出校?冬天天冷,难道一整天在寝室睡觉?若真是这样,肯定刁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难言之隐,难道她预感有祸事即将来临?1月10号下午或晚上挺而走险只身前往想发解?

刁爱青被碎尸拋尸这么多地方,用了好些引人注意的包装物,多次拋尸,公共场合,隐蔽下水道,人来人往的大街校园,能说没一点线索吗?

不过,刁的室友中至少有刁失踪的知情者:她们既然会注意刁是生理期,叠好被子好象短时间回,买笔蕊理发,喜欢过作家类的细小事件,却说不出8号上半天课,9号全天未上课,10号上午上课中午后却没有具体真实下文了。失踪9天无人关注过问的一些合理理由。作为同室室友,即使刁有常到外过夜的习惯,1天2天不上课,又因寝室违规用电闹过小矛盾以至不过问关注倒可理解。但长达9天未上课也未回寝室住却沉默让人费解一虽然南大在案发后说该室友反映过刁失踪了没在意之类,明显是怕承担管理松懈與论责问!

警方说刁爱青失踪后至少还活了几天,那么,什么人会将刁控制后并不急于杀死?杀死后要如此分尸抛尸呢?陌生人一时性起挟持刁并杀刁有可能,但挟持刁应不容易,因为刁是个农村出身1米65偏胖的大姑娘!控制后不急弄死,可排除目的为谋财害命。将刁碎成二千多块,若只为销尸灭迹,应不会有耐心切如此整齐,除非有某种碎肉工具,比如现在切肉通香肠那种机器,当年有吗?若人工操作,必是利用刁肉给人或动物吃才会这样用心!切成这样,抛向南大及周边,又好象不是销尸灭迹。那只能这样解释,凶犯要么恨极刁爱青,让她尸肉横飞,要么恨极南大,让人对南大充湍恐惧和怨恨!

至于碎尸,刁死后用了哪些工具分尸?看不少资料说是这样的:锯一当时南京气温均在2至0下6度,尸体僵硬,锯最方便,一次成型,切口工整,将尸体分成了几大块!军用匕首,锋利菜刀,很可能也是刁致命的凶器。将刁尸骨肉分离,开膛破肚。大塑料盆或大塑料桶,天太冷,手因冷冻不好操作,用开水倒进放了尸块的塑料盆或桶。

对于抛尸,拋尸顺序:头,血衣裤,骨头,内脏,最后拋的应是碎肉。我估计碎肉分开装,凶手一次性带至南大附近,但分成几批拋出,估计2或3天内全部抛完。所有拋出物中,碎肉是最不引人注意的,就是提在手上被人看到,也绝不会让人想到是人肉!所以大排查时仍有碎肉抛出。(曾有这样想法,刁在10号下午某时带离了南京,因为疑犯有交通工具,因11至15号天冷且下雨,所以16日起已经开始拋尸,比如水佐岗一带抛出的东西。18日起开始抛只剩弄得很碎且基本没有人体特征的碎肉,可见凶犯或帮凶已在南大或南大附近)

很多人认为第一现场不可能在水佐岗一带而是在南大附近。当年警方大排查时也如此。因为警方包括多数网民坚信远抛近埋这一原则。再者,南大附近的碎尸无论何时拋出,8小时内甚至很短时间内必有人发现,因为这一带的清洁工清垃圾较勤,加上案发后扔有碎肉拋出,此地频频拋出,如果凶手及第一现场均在附近,他的熟人也应不少,带着人体尸肉穿梭南大及附近,要没人注意或目击几乎不可能。何况白天!只能这样解释,凶手把尸体碎肉多次多地拋在南大及附近,他不怕碎肉被人发现,也不怕别人看见自已,因为他这里几乎没熟人,看见了也不会在意记下,因为他和这里匆匆路过的行人没任何区别。案发后他依然来南大抛尸肉,抛在这里的碎肉切得和食用肉一样每包只有1斤2斤,既使有人看见,也决不会怀疑是人肉。每次拋完了身上带的碎肉可以安全离开,不是没人看见,而是彼此都陌生根本不在意。所以,南大及附近不可能有第一现场。

水佐岗一带拋出的有:撕成两半的血床单,可能刁爱青十号晚外出带着的双肩牛仔包,死者血衣物,肢解的骨头,內脏,较完整烫或煮过的人头(刁头颅情况:没有右耳,残存根部,面部呈现不同程度的猩红色,脸颊最红,中间次之,皮肤完好,短发),部分碎肉。所拋地点,拱桥下的垃圾堆,某小区下水道。南大附近拋出的有:切成如食用动物肉的碎肉,每包碎肉1两斤或更少,曾经流行的提包,其中只有一包混有指示人体组织的三根指头。拋的地方有闹市区及巷道的垃圾场,南大体育场,附属医院铁门外。比较一下,如果没有那三根手指头,拋在南大及附近的刁爱青尸体碎肉很可能当一般腐坏动物肉处理了。凶手这样留下的三根指头应是疏忽漏下,否则刁案更会成为一失踪案。

由此比较,南大及附近拋得有些张扬显眼,水佐岗一带拋得隐蔽。推测前者是拋尸肉在水佐岗拋出之后。水佐岗所拋血衣血床单头颅骨架內脏血腥味浓,也没进一步加工处理,且任何一种都会让人联想到残忍的凶杀案,凶手无论白天还是晚上,不可能带上走很远。当年南京晚上有联防员巡查,白天路上行人多,一旦遇上查到,凶手身份必暴露,与南大及附近抛出切成类似动物肉的安全糸数相差是很大。而且,南大及其附近的碎肉肯定是十八日晚以后拋的,准确一点说,应是19凌晨3点以后或4点以后拋的,也就是在老太太发现尸肉前1小时左右抛的。老太太轻易看到并捡回家,可见抛的碎肉在垃圾堆较显眼,不是在垃圾捅深处,很可能就丟在地上。但肯定沒被猫狗鼠一类发现,可见留在垃圾堆时间不长就被老太太捡走。其他垃圾堆发现的碎肉也大致如此。

再看水佐岗所拋尸骨衣物地点,拱桥下垃圾场,某小区下水道。水佐岗拱桥下垃圾场不象南大及其附近垃圾场,有时几天无人处理,而下水道,在近年关的寒冬基本没人处理。如果不是案发大排查,是很难发现的。而如果不熟悉水佐岗一带环境,也不可能轻松把这些如此血腥的东西抛出却无人注意。

破案子最主要的是线索,刁爱青案发时尸体已经被切片,而且是被分散抛弃的,包裹尸体的东西上面没有发现指纹等有价值的信息,即使有,这么多年过去了,有没有生物活性还不一定,就算找到了具有生物活性的凶手的DNA,再在茫茫人海中寻找这个人绝对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么多年过去了,凶手会老老实实的呆在原地等警察去抓他?当年的嫌疑人里面有多少还活着,会不会是已经死了?谁说得清??科技再先进在这样具体的问题面前你觉得有多大用处??

来源:文胜锋,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3801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侵权联系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