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 |「灞桥纸」最后的传承人

1957,西安市灞桥出土了“灞桥纸”,经专家鉴定,为公元前140年至公元前87年之物,这意味着古长安造纸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西汉时期。位于西安市长安区沣河边上的北张村,至今仍保留着古老的楮皮纸制造技艺。

此地人 |「灞桥纸」最后的传承人

自古北张村流传着一首歌谣,“苍颉字、雷公碗、沣出纸、水漂帘”。村里的老人解释道,“沣出纸”是说沣河岸边古代就出产纸品,而“水漂帘”指的是造纸手艺,即将树皮、麻类植物,浸泡在沣水中,发酵形成稀薄的原始纸浆,然后附在竹帘上,待晾晒后揭下便是原始的纸。

// 人多地少没有田,全靠造纸斗饥寒 //

 “我们北张村祖祖辈辈以造纸为生,一直到改革开放以前,村里基本家家户户都是造纸作坊。早些时候,大家生活条件都不好,村里土地贫瘠,村民便自己造纸谋生,挑个担子去秦镇卖纸换粮食,一张纸能换一个馍。后来生活条件好了,挣钱路子多了,慢慢大家都不再造纸了。”马松胜站在纸浆池边,一边抄纸一边说道。马松胜,今年59岁,世代居住在北张村,以造纸为生。村里前些年还有5、6户造纸人家,现在仅剩2、3户了,马松胜就是其中之一,于2008年获批“省级非遗传承人”。马松胜坦言,村里大部分人都会造纸,但只有几户专业造纸,若非身兼传承人重担,古法造纸手艺很有可能失传。

此地人 |「灞桥纸」最后的传承人
此地人 |「灞桥纸」最后的传承人
此地人 |「灞桥纸」最后的传承人

古法造纸是一项“吃力不讨好”的活儿,楮皮纸的制作更是工序繁琐,耗费人力。《天工开物》中记载,一套完整的造纸工序有72道流程,大致可分为:切、煮树皮、捣浆,抄纸,分纸和晾晒。马松胜每天六点起床,工作到中午,午饭后小憩一会,接着工作到晚上七点,每天大概要工作12个小时。

他掰着手指算了笔经济账,自己起早贪黑,一天一般能捞三刀纸(100张/刀),草浆纸两毛一张,一天挣不到一百块钱;若是客户需求量大,手脚麻利点,一天能挣二、三百……满打满算,一年到头,马松胜夫妻俩造纸的收入也不过勉强糊口。

此地人 |「灞桥纸」最后的传承人

// 有女不嫁北张村,半夜起来站墙根 //

马松胜的妻子邹选利也是北张村人,常年忙于家务和造纸,平日很少得空回娘家。“年轻的时候嫁过来,我婆婆就说‘有女不嫁北张村,半夜起来站墙根’。我们北张村的女人,既要照顾家庭,又要造纸,辛苦得很。” 邹选利说。

此地人 |「灞桥纸」最后的传承人

邹选利娘家也曾是造纸户,从小就帮家人造纸,后来嫁为人妇,依旧要造纸。将刚出水的纸从后院抱到堂屋,一张张地贴在墙上,待晾干后再慢慢揭下来。这一过程,邹选利如机器般重复了几十年。

此地人 |「灞桥纸」最后的传承人

“女儿上小学时,每天放学回来就帮我贴纸,晾纸。现在孩子长大了,在外工作,每次回来看我还在干这活,都问我烦不烦。哎,烦也要继续干呐,要养家糊口,不干怎么行……”她一手捏着纸张,一手拿着蘸了水的刷子轻轻刷平纸面,刷子刷过之后,纸张服帖地粘在墙面上。

此地人 |「灞桥纸」最后的传承人

表面上看,这些不过是一贴一撕的简单过程,实则非常考验人的耐心和手力。若操之过急,湿纸不能服帖地覆在墙面上,撕下的纸也不平整;若手力过猛,很容易将纸张撕烂,一张纸就报废了。

此地人 |「灞桥纸」最后的传承人
此地人 |「灞桥纸」最后的传承人

邹选利的两儿一女,都掌握了古法造纸手艺,只有一个儿子以此为职业,常代表父亲在外参加展览活动,表演造纸。 

此地人 |「灞桥纸」最后的传承人
此地人 |「灞桥纸」最后的传承人

先进的造纸机器以每分钟900米长、8米多宽的速度在生产线上出纸。而北张村的纸匠依然重复着1000多年前的古老造纸工序,没有创新发展的动力,逐渐由盛转衰。

马松胜现在还有两平米的茅棚作坊,也许将来茅棚也不复存在,只剩下一把木制小推车,马松胜只有受邀表演造纸时才会推上它…

来源:亏欠,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3420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侵权联系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