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的目的就是为了在现实生活中解决问题

今天想要分享的,是对学习目标、学习任务的一些思考。

可以做一个假想:如果学习目标的设定更契合孩子的实际需求,学习任务的设定让孩子更感兴趣,那么孩子的学习动力会不会更大呢?

先讲两个故事。

一、故事1:好事情还是坏事情

吃早饭时跟笑笑聊天,我说笑笑你动作慢,是个慢性子,让人很着急;一旦遇到紧要的事情,就没法应付。

笑笑上周刚刚读了冰波的《长头发狮子》,就拿这本书来反驳我,说任何东西都有好有坏,就像小狮子的长头发,虽然难打理,差点害自己被抓走,还经常把自己绊倒,但也正是这头长发让自己成为不一样的森林之王。特点用好了就是优点,而不是缺点。

我就问她慢性子有什么优点呢?

笑笑说,关键时候不慌张,不掉链子。说自己虽然性格内向、胆子小,但是从小参加的演讲、表演、竞选,都发挥出色。

我又问,那如果马上就要考试了,你还有很多知识没有复习,你这个慢吞吞的性格该怎么办呢?

笑笑说,那就只有平时积累,不在考试前抱佛脚。

我说,那就说明,任何特点都有好和坏两方面,我们不仅要看到和发挥出它好的一面,还要充分认识到它坏的一面可能造成的结果,从而提前防范,避免坏事情的发生。

同时,我也表扬笑笑说,这次阅读的效果很好,不仅看懂了内容,也学会了用在生活中来思考问题,寻找解决方案。

二、故事2:学习课文还有很多用处

接下来,笑笑爸爸就说,秦老师强调了很多次,这个单元的重点是“了解课文是从哪几个方面把事物写清楚的”。你想学好,就得把这个问题再分解:

首先,写的事物是什么?第二,写清楚了哪些特点?第三,如果要写清楚这些特点,你会从哪几个方面来写?第四,你的分类和作者是不是一样?一样的话,说明英雄所见略同;不一样的话,想一想你们的差别在哪里?

其实,这是一个逆向思维。要看懂别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可以先思考自己会怎么做。

我们写作文也是这个思维过程:先确定要写谁,再决定要写出Ta的什么特点,然后从哪几个方面、哪几个角度来写?

想好之后,便可以组织素材、安排详略、布局结构了。

思维再反转一次:当我们不知道该写什么、怎么写的时候,就可以看别人的文章,学习别人的思路。

三、学习的目的就是为了在现实生活中解决问题

好了,来总结一下两个案例。

它们有一个共同点:为了解决实际问题,而去调动自己的知识储备,并让自己脑袋转起来去认真思考。

也就是说,当一个知识、一种能力,被自己真正需要的时候,学习它的动机会更强,学习的效果也会更好。

因此,我们在引导孩子的过程中,可否设定一个基于现实需求的目标,针对这个目标来设置任务,而任务又是可以分解为小任务的。最后,通过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解决,一个任务一个任务的完成,达到教学目标。

这其实就有点像PBL,任务制学习模式。

这不仅是一种学习的模式,其实是对孩子认知的建构和对思维方式的梳理。让孩子明白:第一,我所学的东西,是可以在现实生活中去解决问题的;第二,做任何事情,要达到目的,一定是分阶段循序渐进的,一步一步接近目标,学会分解目标和任务。

四、在真实情境中解决现实问题

“在真实情境中解决现实问题”的提法,随着学习任务群的提出、统编教材的使用而备受关注。

为什么以前的书信、通知、策划案等应用文写作,不被称为在真实情境中解决现实问题呢?为什么数学、物理、化学等学科里有那么多的应用题,也还是要被诟病为无法在生活中运用的应试教育呢?

这其实不是文本内容、知识本身的问题,而是教学的目标导向和引导方式在转变。

最早体现“在真实情境中解决现实问题”的其实是英语学科。我们小时候学的哑巴英语,在现在的小孩儿身上基本上看不到了。学习英语的目的就是为了交流,为了阅读。一旦学习的实用性增强,运用的场景丰富而真实起来,兴趣的引擎发动起来,学习就是一件自然而然并且能不断自我更新和进化的事情。

与之相比,数学的应用题,就真的还是题;语文的应用文,就真的还是写作文。孩子们学的是假应用,重在学知识、学方法,而不是必要的、真实的情境。

五、一个课程尝试

在寒假的“读写七堂课”的其中一个主题——时间文本的阅读与写作,笑笑爸爸设计了这样一个关于时间的课程:

在褐兹双语阅读馆里,我们会在场馆里藏许多的时间,孩子们分组来寻找。寻找的过程中,孩子们对“时间”这个概念会产生一些新的认识。

然后,在完成分组寻找时间的任务后,每个小组的积分不同,领到的阅读任务也不相同。每个小组完成阅读的任务,并外化为自己的表达。文本有对时间的不同认识、不同的支配方式、不同的体验方式;背后是基于设定情境的考虑,而不是纯粹的畅想或者幻想。

最后,是一个时间规划局的任务完成。

但感觉还是不够理想,“时间”还是比较抽象。所以在进行线上课程产品规划时,把文本归为了科幻,母题归为叙事。这样任务制没有更好体现,但家长觉得更实用。

六、一些假设

课程的磨合需要几个来回,只要方向不变,体验和收效应该会越来越好。

那么,从“基于现实需求”和“任务导向”这两个维度来引导孩子的话,“通知”这种应用文体,有没有可能让孩子学会后实际用上呢?比如,让每个孩子轮流发布每天的班级作业通知。“书信”这种文体的话,有没有可能做一次德育主题活动,在家长课堂和微信公众号等多个平台展示。比如传统节日的写作,有一个导游或者主持人的身份设定,也有一个旅游团或者国外亲友团的对象,来做一个节日吃喝玩乐的安排,应该也算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与理解了哈。

其实,这些操作恰恰是教育机构的优势。我们在重庆小书房策划的帐篷夜读活动、网红邮筒、亲子故事会,都是学校课程的有益补充。不仅是形式(任务设置)上的创新,而是把阅读和写作的目的,指向生活中很可能发生的运用。

七、往线上的迁移

给大学生讲课的时候,我举过一个区块链的例子,有企业正在做一个“虚拟城市”项目,很像科幻小说的场景,所有人的信息都上网,成为一个触发点。从出生开始,就被“标价”,每一笔开支、每一个行为、每一个奖项、每一个朋友等都会被分类记录。这样,各种生活成本、培养成本、社交关系、价值潜力等能被测定或者评估。网络上将会是一个比现实世界更能看清楚自己和他人的真实场景。

如果把这样的理念运用与线上的教学,在小初的阅读和写作上试点。我们可以模拟出无数种真实的需求,针对需求来设定教学的目标。再借助互联网,围绕目标设计好玩的游戏(任务及任务分解)。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有各种工具模板可以选择并个性化添加;一个理清人物关系的任务,就能有多种思维导图模板、任务单可以调用。

这就是基于深度阅读的读写结合线上产品。用更便捷的手段去实践我们的教学想要实现的理念,让孩子在现实生活中去解决实际问题。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客服
联系客服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