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和谷歌的这场战争,谁将胜出

2021年11月2日, 微软年度技术盛会Ignite 2021在线开幕,围绕当下最热门(没有之一)的元宇宙、老生常谈的人工智能、云计算与大数据、还在风口浪尖的混合办公、数字化转型与数字安全等疫情新常态下全球IT最为关注的创新技术、应用领域和行业场景,推出了超过90项全新或升级的技术与服务。其中围绕微软Teams产品推出的混合办公产品内容最为丰富,而其中业内争议最大的,是一个新的协同文档产品——Microsoft Loop。

微软和谷歌的这场战争,谁将胜出

来自:微软网站

 新瓶旧酒

严格说, Microsoft Loop只是一个新名称,并不是一个新产品。早在2019年的Ignite大会上, 微软就推出了专门针对团队协同而开发的Fluid框架, 支持协同创作、组合文档,具备近实时同步的能力。

关于Fluid框架框架,微软给出的定义是:

这是一个新的基于 Web 的平台和组件化文档模型,专注于共享和交互体验。Fluid 将打破我们熟知的传统文档模型障碍,开启自由流动画布的新时代。对于开发者来说,它是一个用于构建分布式 Web 应用程序的框架。

微软描述的Fluid框架的愿景是:

  1. Fluid Framework 的协作维度。Fluid 希望通过开发具有一定通信和交互性的协作应用程序来提高团队的工作效率,这是微软认为在业界还没有被实现的能力。本地用户和远程用户的操作之间的低延迟将催生新的用户行为和协作工作流。
  2. Fluid Framework 拥有一个组件化的文档模型,允许组件作者和创建者“将内容分解为协作构建块”。然后,可以在本地或远程应用程序之间共享这些构建块,并将它们组合到新文档中。
  3. Fluid Framework 有可能可以集成智能代理,人类可以借助它翻译文本、获取内容、提供编辑建议、执行遵从性检查,等等。

这不就是上个世纪(1990年)发布的OLE(对象链接与嵌入)模型上下文中使用的复合文档概念。

微软计划将Fluid框架技术集成到Word、Teams和Outlook等应用程序中,并向外部开发人员提供该技术。Fluid框架被设计为“自由流动画布的起点(the beginning of the free-flowing canvas)”。

2020年9月8日,微软宣布将Fluid框架开源,并上传到了github上。

 未雨绸缪

微软 在协同文档领域的发力, 和谷歌的直接竞争不无关系。作为企业办公领域无所争议的霸主, 微软公司牢牢控制着这个市场。根据Gartner公司提供的报告显示, 在2020年, 生产力软件的总收入增长了18.2%, 这在企业应用方面是非常高速的增长。受疫情影响,这个领域还在持续快速增长中。其中微软占据了89.2%的市场份额, 而谷歌则仅有10.3%。尽管如此,谷歌在这个领域的市场份额是在逐步增长,每年从微软这里拿走1%~2%左右的份额, 也让微软公司如鲠在喉。

谷歌在协同文档领域已经持续投入了15年。早在2006年3月份, 谷歌收购了一个名为Writely软件,支持通过浏览器以HTML5协议来协同编辑文档。6个月后,谷歌在旧金山举行的Office2.0大会上正式发布了该软件的Beta版本。和微软Office不一样在于, 谷歌文档一直是采用在线协同的模式,多人直接通过浏览器来协同编写同一份文档。早期的Writely仅支持文档和电子表格,所支持的格式也比较简单。此后谷歌一直将协同文档作为同地图、搜索、电子邮件等并列的核心产品,持续投入开发。其能力和桌面版的Office套件在不断缩小差距。但无论如何,谷歌文档都在Offic文档的巨大阴影下艰难地生存着。

微软和谷歌的这场战争,谁将胜出

Google Docs, 浏览器版本的Office

谷歌也尝试过一些创新来摆脱Office在产品设计上的束缚,但大多都以失败告终。2007年5月份推出的Google Gear,试图解决在没有网络连接情况下还能够进行文档编辑,最后发现系统运行非常不稳定,不得不放弃这个项目。  2009年的Google Wave项目,试图打通不同类型文档的边界,在2年后也由于项目目标不明确而宣告失败。此后, 谷歌就把重点放在文档本身能力完善上, 参考Office亦步亦趋地进行改进。

在微软发布Fluid框架之后,谷歌也很快的跟进,并在2021年3月19日的谷歌IO年度会议上推出了“Smart Canvas” , 其产品定位和目标和微软的Fluid如出一辙。作为微软产品护城河之一, 包括Azure、Dynamics 365 、 LinkedIn和Office 365在内的商业云在2021年第一季度合计收入152亿美元,占总收入的41%,面对谷歌在这个领域的挑战,微软势必要有所反击。

 他山之石

谷歌“Smart Canvas”的推出,也意味协同办公领域的竞争,开始从即时通讯转向协同文档。而且这场竞争也呈现了新的特性:

  1. 协同文档从有类型的文档转向混合类型的文档,也就是无类型的组合文档。文档不再以内容格式分为文档、表格、日历、思维笔记等,而是在编写中根据需要可以插入各种类型的内容块。
  2. 这样协同文档的定位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文档不再是一种记录,而是被赋予工作枢纽(Working Hub)的角色。如果说即时通讯是以人为视角来组织知识,则文档是以事为视角。

在这背景下, 微软将Fluid 框架进一步升级为Loop协同文档应用,就是应对这个挑战所必要的战略行为。

当我们把目光投射到整个协同文档市场,会发现其实绝大部分产品是和Google Docs类似,将Office的某一产品搬到了云上,并辅以协同编辑的能力。国内的石墨、微信文档、语雀、金山WPS、有道云笔记、等,国外的DropBox等, 无一不以Office为模仿对象。唯一一个混合类型的文档产品,则是协同文档领域炙手可热的Notion。

微软和谷歌的这场战争,谁将胜出

Notion:混合类型的协同文档

本文先不详细介绍Notion。从微软公司提供的视频来看, Loop可以说就是Notion的复制品,其外观和工作方式非常像Notion项目管理/协作工具,它提供了一个带有可移植组件的画布,它的特性是能够跨应用保持同步。比如在Teams中引用了一个excel表格,这个excel文件内容被更新,Teams也会同步更新内容。与Notion不同之处在于,Loop既可以作为独立的应用程序/画布使用,也可以以可嵌入组件的形式在其他应用程序中使用。

微软和谷歌的这场战争,谁将胜出

浓浓的Notion即视感, 图片来自微软

Microsoft Loop有三个元素:Loop组件、Loop页面和Loop工作区。

Loop组件是生产力的原子单位,可以嵌入到聊天、会议、电子邮件、文档等中。微软365提供大量的Loop组件,也支持用户自定义Loop组件。

微软和谷歌的这场战争,谁将胜出

Loop页面是灵活的画布,可以在其中组织组件,并以适合特定项目需求的方式引入有用的元素,如链接、文件或数据。

Loop工作区是共享空间,允许团队成员查看和分组项目中的所有重要内容。工作空间让人很容易了解每个人都在做什么,对他人的想法做出反应,并朝着共同目标的进展。

微软和谷歌的这场战争,谁将胜出

工作区-页面-控件,这三层体系的设计,和Notion也是如出一辙。为此,知名博主Francesco D’Alessio在Medium上评论道:

In terms of Microsoft stealing Notion’s look. It’s hard in 2021 to build a wiki without not looking like Notion — Notion is obviously making something worth replicating and its always been an ugly beast of this space.

在谈论微软剽窃了Notion的外观的这件事情上,实际上在2021年,我们很难去开发一个和Notion 长得完全不同的Wiki。虽然Notion在这个空间中是一头丑陋的野兽,但它显然有一些东西值得复制。

 胜败未分

TechCrunch的编辑Frederic Lardinois在《微软重启了谷歌Wave》一文,直接将Loop对比为谷歌Wave这个超前时代而夭折的产品。谷歌Wave的失败,在于它太超前了, 在市场对“协同文档”的价值还未充分理解、网速依然是个昂贵资源的情况下, 它的失败就显得非常自然了。在低廉的网速以及在疫情期间大家已经接受好拥抱协同文档的背景下, 微软的Loop和谷歌Smart Canvas已经具备站在风口的条件了,谁能够胜出,还得拭目以待。


《老熊看架构》,专注于企业级应用的业务、产品、技术架构设计。

查看原文,以及相关的讨论,可以通过团队码加入飞书群来沟通。 

邀请你加入飞书交流群,可通过此链接:

https://payment.feishu.cn/invite/member/A2Q-T5PnjRXabQEi

或 8 位团队码:

XLELVLLE 

加入团队。

如何使用团队码:https://www.feishu.cn/hc/zh-CN/articles/360040931334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客服
联系客服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