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自营销首页
  2. 文档

庚子之难中的思索

2019年12月31日,武汉发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截至2020年1月27日,短短28天,疫情大面积爆发,全国确诊病例2840例,死亡81例。——题记

(一)众生相

年少时对生命的意义曾发出质疑,转眼多年过去,我也从一个未成年的孩童成长为一个略知一二的“人”。

对于世界仍旧懵懂;对于生命更加敬畏;对于自然,未知的可能不仅仅是我,而是整个人类。

如今我二十四,按地支的说法,两个轮回过去了,可对生命的内涵,仍旧是了解越多,疑惑越深。

当年的我所说什么如今暂且不表,今天我更想聊聊人的多样性。

也就是佛家所云,众生相。

庚子之难中的思索

我生于20世纪,长于21世纪,跨世纪的出生与成长可能是在冥冥之中注定了想要我记住什么,我愚钝,大脑放不下那么多,借文字表达之余也对自我的思路进行梳理。

2020年初,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一时间全国上下人心惶惶,口罩消毒液等防护用品在极短时间内断货,新鲜蔬菜在商场内被抢购一空,甚有商家十倍价格出售口罩,平时根本不被注意的大白菜都被卖到了70块一颗,贵乎否?不贵也。当一个基本生活资料涉及到自身能否生存下去这一关键问题时,人们的求生欲是任何金钱,代价都可以不在乎的。

可这样正确吗?

03年非典爆发时我仅有7岁,不仅愚钝,且对世间的一切大概也只停留在教室消毒与停课,突如其来的假期让我欣喜若狂罢了。

只能借只言片语再去了解,了解我们当时是如何打赢那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如今科技发展,消息的便利性让所有的信息可以在极短时间内公开,我们有了更加完备的通讯与公示体系,更有了个人微博和短视频这样的平台。

我感到幸运,这正是众生相的展示。

我看到了太多的人们捐钱捐物支援重度疫区,我看到了太多的人为了逃离疫区无所不用其极。

我看到了那些白衣天使逆流而上构筑防护线,我看到了那些狂吃退烧药的人不惜出国来躲避。

庚子之难中的思索

众生三千相,善恶悲喜,自私无惧。

这世间注定太多太多人,注定太多太多不同。正确与否不论,众生相表现出来的终究像一场众生戏。

百态毕现,万千姿容,一如米开朗基罗的《最后的审判》,人们或悲或喜,或惧怕或无谓,宛若一场无人例外皆需登场表演的大戏。

也许有理由,也许不得不,在求生面前人人平等,不,众生平等,无论是人还是动物,对于生存的欲望深刻于骨子里,流淌在血液里。

我不愿去批判,我只想平心静气的讨论一个问题,也恰恰是我想去回答多年前我留给自己的一个问题。

依旧是这句没有被解答的“人为什么而活着?”。

这个问题太广泛,我替自己解答其中一个分论点,“人为什么而活着”中的“人”。

何以为人?

百度百科上说:“人,可以从生物、精神与文化等各个层面来定义,或是这些层面定义的结合。生物学上,人被分类为人科人属人种,2号染色体和猩猩甲条染色体着丝粒融合(平衡易位)缔合模式接近度超过16N,并臂间多次倒位,其余染色体都有很强的同源性,是一种高级动物。精神层面上,人被描述为能够使用各种灵魂的概念,在宗教中这些灵魂被认为与神圣的力量或存在有关。文化人类学上,人被定义为能够使用语言、具有复杂的社会组织与科技发展的生物,尤其是能够建立团体与机构来达到互相支持与协助的目的。中国古代对人的定义是:有历史典籍,能把历史典籍当作镜子以自省的动物。”

我们儿时学到的对人的定义则是:“我们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在于我们会思考而不是出于本能,所以我们被称为高级动物。”

庚子之难中的思索

这就是人吗,这就是在如今相对其他生物主宰了这个世界的人吗?

我觉得不是。

人之所以称之为人,是因为我们的高级神经在思考后可以违背本能去做一些本不会做的事。

如果思考了以后依旧出于本能去不顾后果的做事,那思考的意义何在。

年少的我私以为,“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中的这个大丈夫,应该换成人。

身为一个人,有所为有所不为,有所想有所不想,有底线,有担当,有身为一个人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的觉悟。

方称之为人。

人是社会性动物,是依托于社会存在的生物,既然依托,享受权利的同时必然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生而为人,有所担有所责,有所想有所为。

众生相,仅仅描述了人吗?

人与非人。

庚子之难中的思索

(二)庚子难

我以前常常笑朋友喜欢看各种对于未来的预言。

例如2012的玛雅预言,例如启示录,例如推背图。

例如今年的庚子年。

打开百度,搜索庚子难,琳琅满目的都是各种“大师”在说今年是庚子难,要及时开光趋吉避凶。

却无一人真真正正去说明庚子难是什么。

我搜索许久未得结果,只得到一句语焉不详的:“逢庚则变,遇子则殇”。

我依旧不信,无佐证无说明无实例,让我何以为信?

我一个学习科学多年的门外汉,虽对世界了解不足万分之一,但丝毫不妨碍我认为这个世界应该更偏向科学,所有未解之谜都只是我们的科学技术,水准,层次尚未达到可以解答的那一刻。

在解答之前,让我姑且相信“它们”是玄幻的,是未知的,是不可被勘测的。

2020年1月27日凌晨四点,篮球明星科比·比恩·布莱恩特于自己的私家直升机上失事坠毁离开了人世。

对于我而言,当我看nba的时候,乔丹已经退役,当nba新星上台的时刻,我又已经因工作无暇分身观看。

所以科比可能是我那并不太精彩的青春里,留下的一笔浓墨重彩的痕迹。

这一刻,我在悲伤之余,有一点点信庚子难了。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谁也无法预测。

这是一场不可被预知的未来,或好,或坏。

敬畏自然,敬畏古人留下来的一些或不可被科学解释的东西。

庚子难于人,不于世界,不管我们有什么波动,有什么难,在这漫长的世界历史中,只是一朵盈盈而坠的水花,不起波澜。

可能人活着,就为了渡这点难吧,不然人生旅途的长河,和世界一样不起波澜,未免太无聊了些。

2020年还会有什么发生呢,敬畏,并期待,且拥抱。

庚子之难中的思索

来源:反思中前行,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2050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侵权联系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