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案例】大二女生梁荣彩在厕所遭猥亵被杀案件回顾

【真实案例】大二女生梁荣彩在厕所遭猥亵被杀案件回顾

梁荣彩,贵州省仁怀市人,生前为东莞理工学院大二女生。2011年11月21日,大白天在教学楼厕所被害,时年19岁。凶手是该学院一名大四男生敖翔,与死者并不相识,出逃三天后在广州向警方投案,供认自己尾随被害人进入女厕,意图实施强奸猥亵,遭到反抗,因害怕事情暴露遂将其杀死。

梁荣彩案件真相回顾

受害人:梁荣彩(小米),19岁,贵州仁怀人,大二学生

身高1米54

嫌疑犯:敖翔,21岁,同校大四学生,与小米互不相识

身高1米8以上

11月21日早上8点左右,敖翔携带书包和另外一件外衣前往教学楼6区C栋404教室物色女生作案,且为防作案被男厕所的人发现,先将男厕外门反锁。敖本已锁定另一个女生,但因没准备好,没动手。

8点29分47秒小米离开教室,敖偷偷尾随小米进入女厕,反锁女厕外门,关灯。然后戴上手套,自制面罩,脱下长裤和鞋,手持水果刀,待小米上完厕所从隔间出来,敖持刀逼小米入隔间,接着逼迫小米戴上了眼罩并脱掉了连衣裙和文胸,下身衣物脱了一半,之后敖即开始实施猥亵。

数分钟后,敖见小米一直没反抗,便将手中水果刀放在地上。

这时小米眼罩松脱,遂拿起水果刀呼救,敖即捂住小米的嘴,并将小米的头反复用力往墙面砸,小米反抗挣扎,挥刀划伤了敖的双腿,后一边呼救一边奋力冲出隔间逃跑,敖上前拉倒小米,随后扑到小米身上,夺刀扔到一边。

将小米的头、脸多次往地上猛砸,小米被砸晕后,敖又双手掐住小米的脖子15分钟致小米当场死亡。(报告显示小米面部多处擦伤,鼻骨粉碎性骨折,头部多处致命伤口、多处凹陷性骨折,头部伤势之严重,让警方初判小米是因头部重伤而死,而后报告显示死因为机械性窒息死亡。)

【真实案例】大二女生梁荣彩在厕所遭猥亵被杀案件回顾

接着敖把小米的尸体拖到最靠里的隔间内并锁上隔间,用小米的衣服沾水清洗干净现场的血迹和脚印,最后敖反锁女厕大门,带上作案工具,到教室换上早上便放置妥当的外套,伪装之后离开现场。然后敖回宿舍又换了一套衣服重回教学楼看事情是否败露。

曾有一名清洁工听到声响便敲门,敖说他吸根烟就出来,清洁工就没有理他,去附近教室问是谁在里面。清洁工说后来她回来打开门,进去没闻到烟味,没看到烟蒂,只是闻到血腥味,然后就走了。

小米的同桌在第一节课下课后打小米电话关机。于是去案发女厕寻找小米,见大门已锁,再去另一头女厕寻找无果后回教室上课。

第二节课下课后同桌又前往案发女厕,在楼梯口碰见一名高大男生(即敖翔),请敖帮忙打开女厕大门,敖没有理她,知道事情即将败露,遂逃跑。

同桌走到案发女厕发现门已开,且正好有一名女生从厕所里出来,同桌进入厕所觉得隔间被锁很诡异,俯身从隔间下方的缝隙看过去,发觉出事了,后出女厕遇老师,叫上几名同学帮忙打开隔间门,后报警。

案件审理曝敖有多起前科

“辩方律师竟然狡辩说敖翔的恶劣影响比不上药家鑫!”

2012年3月12日上午,东莞理工学院教学楼女厕命案在东莞中级人民法院过堂,命案女死者梁荣彩的父亲在庭审结束之后,曝出被告人敖翔确乃“惯犯”,2011年11月1日至20日案发前敖翔曾先后五次在东莞理工学院校内猥亵侵犯女性俱未被暴露恶行,直至梁荣彩在教学楼女厕反抗被杀害。

【真实案例】大二女生梁荣彩在厕所遭猥亵被杀案件回顾

至于敖翔为何会惯于在校内猥亵女同学,由于东莞中院昨日并未对外公开审理,仅据梁荣彩及代理律师转述:被告敖翔在法庭上陈述自己曾在高三时结交过女朋友并且发生过性关系,但是之后一直未有女性伴侣,心理问题导致了性冲动;另外只身从内蒙古来到遥远的东莞上大学,由于无法适应融入身边环境,所以作案局限在校园里。

在法庭现场敖翔的代理律师辩称,敖翔只是在遭遇反抗过程之中情绪失控脑子一片空白才致对方死亡,没有预谋杀人的心。

【真实案例】大二女生梁荣彩在厕所遭猥亵被杀案件回顾

事先备好衣服杀人后换上

但是据庭审中敖翔所说,自己在杀害梁荣彩之后从女厕逃跑,去到另外一间教室换上早上便放置妥当的外套,伪装之后离开现场。之后回宿舍又换了一套衣服重回教学楼,当他想要回到教学楼时发现事情已经被人发现,之后便出逃广州直至投案。

“从被告人敖翔事发之前来教学楼,便专门准备好另外一件更换伪装的外套放在别处的行为,就可以充分体现被告作案前是经过精心准备的,并且有所预谋”,死者一方代理律师及死者亲属俱不认同敖翔辩护律师所作“情绪失控致死”一说。

死者父亲:必须判死刑

面对被告在庭审中的解释,梁荣彩的家人并不买账,并且坚持要求法院判处敖翔以死刑,而恰恰东莞检方在庭审当日亦以故意杀人罪对敖翔提起公诉。同时,梁荣彩家属在附带民事诉讼中提出,要求被告人及家人赔偿死者家属包括精神损失费在内的各项损失共计320余万元。如此巨额的赔偿金,梁荣彩父亲和伯父向记者坦言:“我们申明并不求钱!只要法院判处凶手死刑,我们完全可以分文不取!”

被告敖翔家境尚可,其父在当地任某公司经理,而其母乃移动通信公司职工,但是自始至终被告的父母都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包括死者梁荣彩的父母亦未与对方有过只言片语的对话,而且昨日庭审现场,敖翔父母并未出席,只有一名代理律师前往法庭。庭审中,被告敖翔的代理律师认为,除了被告并非主观故意杀人之外,也没有给社会带来恶劣的负面影响,被死者家属转述为“敖翔又不是药家鑫!”

【真实案例】大二女生梁荣彩在厕所遭猥亵被杀案件回顾

“敖翔坐在法庭的被告席上,没有怎么说话为自己的行为狡辩,但是他还是告诉法官,他自己并不怕一死,而是担心家中年迈的父母亲无人照顾,所以希望法律能够留他一条小命”,死者梁荣彩的父亲告诉记者:“敖翔想活下来照顾父母,那我死去的女儿能活过来吗?敖翔必须判死刑!我们要报仇!”

梁荣彩案的结果

2012年5月24日下午,东莞中院对于东莞理工学院对于梁荣彩被害一案进行一审宣判,以强制猥亵妇女罪、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敖翔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赔偿人民币508799.5元。拿到判决书后,被害女学生父亲梁显彬称无法接受判决结果,将申请检察院提起抗诉。被告人敖翔收到判决书后,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判决当天,梁家人委托代理律师向东莞市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

2013年1月7日,广东省高级法院对东莞理工学院在校大学生敖翔故意杀人、强制猥亵妇女死缓复核案进行公开宣判,裁定核准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广东高院复核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裁定核准被告人敖翔的死缓判决。

宣判过程存重大疑点、轻判理由不足以服众

法院称判处死缓是依法“留情”

那么,此案的判决到底是属于枉法轻判还是依法留情?记者调查发现,此案引起公众关注和质疑的至少有三个方面:

——案件宣判“秘密”进行

专家:确有瑕疵

【网友质疑】据悉,案件的审判、宣判选择的是非公开审理、非公开宣判,尤其是宣判是在羁押罪犯的看守所进行的,引发网民强烈质疑。小米的父亲梁显彬说,宣判时没有通知被害人家属到场,判完才拿到判决书。

【法院回应】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52条,有关个人隐私的案件,可以不公开审理。被告人被控罪名之一是强制猥亵妇女罪,被害人又是学生,出于保护被害人个人隐私的目的,法院没有对案件进行公开审理。在看守所宣判并不违反程序,宣判后法院向媒体通报了判决结果。

【专家意见】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院长徐松林说,对涉及个人隐私的案件进行非公开审理符合法律规定。但法院在宣判时未通知被害人家属到场,程序上的确有瑕疵。只有司法公开、司法透明,才能减少群众对判决的误解和攻击。

——猥亵虐杀少女“手段残忍”

法院:凶手杀人因“被害人激烈反抗”

【网友质疑】小米的父母在刑事抗诉申请书里提出,被告人敖翔多次实施犯罪行为,杀人手段特别残忍,依法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网友“诗黛拉小姐”说,这种无耻并严重触犯刑法的人怎能如此处置?

【法院回应】这起案件造成被害人被杀致死的残忍后果,社会影响恶劣,达到了判处死刑的标准。但被告人有投案自首情节,根据刑法第67条,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考虑到被告人是一名22岁的年轻人,受性冲动影响实施犯罪,考虑到被害人“有激烈反抗行为,才导致被告杀人”,如果司法机关每每下重手,对愿意接受惩罚的人也是个打击。

——被告自首属于“走投无路”

法院:我们认定是“自愿的”

【网友质疑】被告人自首是真心悔罪还是走投无路?小米父母认为,在被告人敖翔逃到广州后,警方已经锁定他为作案对象,敖翔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选择投案。

【法院回应】关于投案自首的动机,被告人庭审时说:“自首对我来说是种解脱,我觉得逃避不能解决问题。我想了好几天,自首是我唯一的选择,逃跑会像行尸走肉一样,我已经害死了一个同学,再逃跑下去也没有意义。”我们认定他是自愿的。虽然赔偿不是量刑从轻的原因,但被告人请求父母赔偿,弥补自己的罪过,也可以看出悔罪态度。

梁荣彩与男朋友大米——“她就像粒米一样很可爱”

【真实案例】大二女生梁荣彩在厕所遭猥亵被杀案件回顾

在小米的事件中,不能不提的,便是她的男友——大米。大米和小米都是贵州仁怀人,就读于同一所高中,相恋于最为紧张的高三时期,两人相约一起来到广东念大学,一个在东莞,一个在广州,平时便以手机短信及QQ维系。小米出事后,大米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料理一切事宜,随后与梁显彬一行匆匆会合,从那时起,大米便暂停了学业,开始为小米的事到处奔走。

懂事:为省钱放弃复读

出现在记者面前的大米,穿着格子衬衣、戴着黑框眼镜,一如大学里沉默冷静的理工男。

小米的名字还是他起的,“因为她小小的,就像粒米一样很可爱。”大米说,然后,他就顺理成章成了大米。

大米说,两人都是勤奋懂事的孩子,出身名师家庭的他在理科班名列前茅,而小米在文科班也位列三甲。“早恋”并没有影响两人的学习,他们反而愈加发奋,相约要考到一个地方上大学,而双方的家长也甚是开明,由得孩子们顺其自然。

不幸的是,两人高考都有些发挥失常。大米考到了广州,小米的分数只能去东莞理工学院,“原本我们想复读的,但小米担心要花家里一大笔钱,后来还是放弃了。”于是大小米一起来到了广东。

这是两人第一次离开家乡。父母把他们送到贵阳后,两人手拉着手坐着飞机来到了广州。

节俭:为省9毛钱走几条街

由于来到陌生的地方,双方联系更紧密。每天QQ、短信,来来回回,“去上课了,去上厕所了,都要发个短信。”小米在出事之前,给大米发的最后一条短信,便是“每次上英语课前,都要上厕所”,这条在平时看来特别平常的短信,没想到,成为最后绝笔。

更多的时候,两个穷孩子都会抓紧周末的时间相聚,“坐大学城的班车,去东莞看她”。每次去,在广州兜兜转转,再到东莞换车,都要两三个小时,不过车费却是便宜了一半。有时小米来广州,大米便带她到处去玩,在北京路步行街,口渴了,街边3.5元一杯的可乐嫌贵,两人走很远到超市去买2.6元一瓶的可乐。

乐观:活泼爱笑总主动“求和”

大米说,平时小米都听他的话。年轻女孩爱吃爱笑爱打扮,但因为他不喜欢,小米就连首饰都很少戴了。小情侣难免会拌嘴,大米经常冷脸相对不欢而散,每次都是小米嬉皮笑脸来求和,“我觉得自己亏待了她”。


简介:主人有点忙,还没来得及写简介~
(0)
打赏 喜欢就点个赞支持下吧 喜欢就点个赞支持下吧

声明:本文来自“exo 苏果孓”,分享链接:https://www.zyxiao.com/p/18328    侵权投诉

网站客服
网站客服
内容投稿 侵权处理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