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闹

若不是这次临近过年来湖南待了一段日子,我想我始终无法明白长辈口中农村过年的热闹场景到底是怎样的,关于年味最清晰的记忆还是六岁以前,陪着外公外婆灌香肠的记忆,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就还记得温暖的房间和香肠油腻腻的手感了。

 

1 热闹

这位是姑姑。

这位是五婶。

这位是舅舅。

 

这是第一天的开场白,人潮涌动,鞭炮冲天。

我以为只是回家第一天,所以才会有这样多的人,然后几天发现二伯住在后面的房子,五婶住在隔壁,叔叔伯伯也就住在很近的地方,于是,先惊讶了几天,闹不清楚到底谁在家里吃饭,然后发现只要叔叔婶婶家做饭都可以去吃,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好,发现二伯家的面条最好吃,五婶的手艺为好,妈妈的鸽子汤最棒。

能够与兄弟姐妹都住在很近的地方应该是件温暖的事情吧,小孩子可以挨家挨户的溜达,没有时间的时候照看的时候,看看谁家开门送进去就好;年纪相仿的下一代可以一起玩游戏,组团去打雪仗,即培养感觉又不会孤单;长辈在冬天聚在温暖的屋子里打会扑克,拉拉家常,有一种组团的感觉,又或者应该称作归属感。

人有了归属感,即便寒冬腊月也觉得特别温馨。

 

2 消失的兄弟姐妹

我一度觉得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特别好,因为这个政策就算我倔强任性的出国读研、换掉金饭碗,我爹也只能真一只眼闭一睁眼,连哼唧哼唧都没有,可倘若我有个弟弟或者妹妹,我估计会千恩万谢我爸爸让我出国,又让我进了银行这般光鲜亮丽的行业,从小老师就教育,独生子女好,你爸妈有10块钱就给你买个洋娃娃,如果你有3个兄弟姐妹,你连洋娃娃的头发都别想摸得到。

这样的教育,这样的环境,我觉得独生子女政策简直就是自己为非作歹的保护伞,可是看着这样热热闹闹场面,我却觉得孤单,因为我没有兄弟姐妹,我最亲的同一代的亲人,只有堂哥表弟表妹,而我们各在天涯,别说住在一条街上,能都在中国就算不错了。

我们能彼此做到的是家里的大事,比如婚礼鼎力参加,比如春节欢聚一堂,但是别的,距离太远。

我们是政策的既得利益者,也是政策的牺牲者,我们自私自利,我们单打独斗。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服务中心
服务中心
联系客服
联系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