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

过年你都做什么?

去正兴街买糖,去火车站批发市场买瓜子,然后定个馆子吃年夜饭。

 

二十年前过年是夜里和外公外婆灌的香肠,是辛苦好多天然后可以铺满桌子的鸡鸭鱼肉;十年前的过年是妈妈单位的过年大礼包和馆子里面的年夜饭;去年的过年是饭店的年夜饭,以及永久不变的春晚。

过年变得越来越简单了,人变得越来越少了,没有了院子,没有了邻居,亲戚住得越来越远,孩子连个玩伴都变得稀缺。大家都想过一个带着年味的年,谁不想尝试一下全家老小一起打糍粑的感觉,谁不想阖家欢乐的弄点香肠,可是家里人少,就打几个糍粑工程太大,就弄点香肠又怕难得折腾,弄点大工程做个几百个又吃不完。

 

消失的年味是随着中国的迅速发展而被拖拽的回忆,中国用十年,二十年走了正常历史进程的百年光景,年味弥漫在很多人的记忆中,却并没有进化成别的形态与民俗。我们忙着跟进世界的变动,忙着手机屏幕上的信息,忙着更新换代,可是年并没有,它的一开始不过就是人们设定的,作为一种记录,引起的一系列仪式,通过一系列的仪式让我们对过去说再见,对新年说你好。

 

过年的年味是糍粑还是香肠?

过年的年味是很多人的欢聚,还是独自的反思与成长?

马上就要过年了,给自己一个仪式感,给未来一个祝福。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服务中心
服务中心
联系客服
联系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