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传》之彭祖与房中术

  彭祖原为传说中的古代长寿之人,他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精于房中术的养生家的呢?托名于他的房中术思想,有可以借鉴之处吗?

《神仙传》之彭祖与房中术

       彭祖,姓篯名铿,是颛顼帝的玄孙。殷朝末年,已经七百六十七岁了,但却不衰老。彭祖年少时喜欢清静,不理凡尘俗世,不追求名誉,不装饰车马、衣服,只把养生和修身作为最重要的事。殷王听闻他的德行,就聘他为大夫,彭祖却经常以生病为借口闲居在家,不参与政事。彭祖精通补益、导引之类的养生术,常常吃水桂、云母粉、麋角散,看起来像少年的容貌。但是彭祖心性稳重,一直不说自己有道术,也不做那些诡异的、惑乱人心的装神弄鬼的事。他清静无为,很少出游,偶尔出去也是一个人走,人们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有人跟着,他一会就不见了。有车马也很少乘坐,有时候几百天,有时候几十天,也不带路费干粮,回家后,穿衣吃饭和平常人没什么两样。他常常行闭气胎息法,从早晨一直到中午结束,然后端坐,用手轻揉双目,按摩全身,舔双唇、咽津液,行服气法几十次后,才起身行走,与人谈笑。如果他偶尔感到身体疲倦不舒服,就用导引、闭气的方法来对治病症。让意念存守身体,从脸、九窍、五脏、四肢到全身的毛发,都要让意念走到。感觉气在体内像云一样运行,从鼻子、嘴一直通达到十指末端,一会儿就觉得身体安和了。殷王亲自去询问彭祖养生的方法,彭祖不告诉他。殷王送给他的珍宝玩物,前前后后有几万金,彭祖都收了下来,用来帮助那些贫苦的老百姓,自己一点都不留。

《神仙传》之彭祖与房中术

       有一个采女,年少时学过道术,懂一些养生的方法,年纪二百七十岁了,看起来就像五六十岁一样。殷王把她供养在掖庭,为她建造高大的紫色的屋宇殿阁,并用金玉作装饰。殷王于是让采女坐着华贵的马车,去向彭祖询问成仙之道。采女见到彭祖向他拜了两拜,问他延年益寿的方法,彭祖说:“想要让身体飞升进入天界,补入仙宫的官位,应当服用金丹,这是元君、太一之所以能白日飞升成仙的原因。这是最高的道术,不是君王能做到的。再次就是爱惜养护好精神,服用药草,也可以做到长寿,但不能做到驱使鬼神,凌空飞行。本身不知道房中养生的方法,即使服用药物,也没有用处。关于怎么能调养阴阳的道理,可以去推断体会,却不能用语言说清楚,十分奇怪你问这个问题。我是遗腹子出生,三岁时失去母亲,又遇到犬戎的战乱,流落到西域有一百多年。加上我缺少可以依靠的人,死了四十九个妻子,失去了五十四个儿女,屡屡遭受忧患的事,身体的元气受到损伤。常常感到冷热不调,皮肤也没有光泽,气血枯竭,恐怕不能在世间活多久了。我的见识浅薄,不够资格宣传大道。大宛山上有个叫青精先生的,传说有一千多岁了,肤色看起来就像个小孩子,一天能走五百多里路,能一年都不吃,也能一天吃九顿,才是可以问道的人。

《神仙传》之彭祖与房中术

       采女说:“请问青精先生是哪种仙人呢?”

       彭祖说:“青精先生是得道的人,不是仙人。真正的仙人,有的能耸身跳入云中,没有翅膀也能飞行;有的能驾龙乘云,游走天庭;有的能变化成鸟兽,飞翔在青天白云之中,或者潜入江河湖海游走,或者翱翔在名山大川之间;有的只吸食元气,有的只嚼服灵芝仙草,有的在人世间出没而别人认不出来,有的隐藏他的身体使谁都见不到。仙人常常脸上长得骨骼奇异,身上有着特别的毛发,喜欢住在幽静偏僻的地方,不与世俗之人交往。但是这些仙人虽然有不死的寿命,却避开人情世故,远离世俗的荣辱欢乐,就像鸟雀变成了蛤蜊,野鸡变成了海蜃一样,失去了人的本性,变成了异类。以我愚钝的想法,不希望变成这样。人入道修行就应当享受世间的美味,穿轻巧精美的衣服,精通男女阴阳之事,做一官半职才对。使自己骨骼强壮,面貌和肌肤都充满光泽,年老而不衰败,不断延长寿命好好活着,永久的待在人世间。寒、温、风、湿之气不能伤害,各类鬼神和精怪也不敢来侵犯,刀兵之灾和虫兽之害不能近身,愤怒和喜悦、诽谤和赞美都不牵挂于心,才是最好的修行。

《神仙传》之彭祖与房中术

       人受天地之气而生,虽然不知道一些养生的方术,但要是做到恰当的养生,一般也能活到一百二十岁,没能活到这么大的,就是伤害了生命。稍微再懂点养生之道的,就可以得到二百四十岁的寿命,再多懂一点的,可能活到四百八十岁,要是完全明白了养生的道理,就可以做到不死,但不能成为仙人。养生长寿的道理,只要做到不伤害生命就行。冬天要温暖,夏天要凉爽,适应四季的气候变化,让身体安适;有美女相伴,休闲娱乐,就不产生欲念的困扰,让情志保持舒畅;有车马和服饰维持出行的庄重,知道满足自然就没有其它欲求,这样让志趣专一;有八音五色,使视听能愉悦身心,这样可以导正心念。凡是这些都可以养生长寿,但不能把握住它们,反倒很快招致疾病。古代的至人,担心无知之辈,不了解事物的宜忌,耽乐放纵而流连忘返,所以把这些养生方法从源头上断绝了。所以才出现上等修道的人与妻子分床而睡,中等修道的人与妻子各盖一个被子,服药再多也不如一个人独卧;听多了音乐会损害人的听力,吃多了美味会败坏人的胃口等等说法。要是能对欲望进行合理的节制和疏导,过多时要节制,压抑时要疏导,就不会减低寿命,还能获得好处。这些欲念,就像水火一样,一旦过用,反倒成为危害。不知道人的经脉受了损伤,血气不满,肌肤腠理空虚,脑髓不足,是身体已经处于病态了。所以一旦受到外界侵犯,因为寒邪之气或酒色过度,就会把病发出来。要是身体的根本充实,怎么会生病。深谋远虑或强行记忆会伤人,忧愁欢乐、悲哀过度会伤人,高兴过头、生气得不到纾解会伤人,一心急于达成愿望会伤人,阴阳不调伤人。能使生命受到伤害的原因很多,但是却特别强调提放房中之事,不是让人觉得不解吗?男女相配,就像天地相生一样,所以需要在行房时导养神气,不使身体状态失和。天地得到了交合之道,所以没有终止的时限;人失去了交合之道,所以会有伤残的时候。能够避免众多伤害生命的事情,得到阴阳养生术,就掌握不死之道了。天地白天分开而夜晚聚合,一年交会三百六十次,因此精气和合,所以能孕育产生万物而不会穷尽。人如果能效法天地,也可以像天地一样长存。再次有服气术,知道这个道术则邪气不能侵入身体,这是修身的根本。其余还有吐纳法、导引术,以及存念身中万神,含影守形这些修炼方法,一千七百多条;还有一年四季的省察,反省自我,忏悔过错,实行睡觉和起床分早晚的方法,这些都不是真正的修道,可以用来教给刚学的人,用来端正身心。人受精气涵养身体,用服气法修炼身体,则身中万神各自安守本位,不这样的话,则气血耗竭,万神会各自散去,只留下悲伤后悔了。人们修道,不在根本上下功夫却追逐细枝末节,告诉他精深玄妙的话而他却不能相信,看到简明扼要的书,却说内容浅薄,也不用心阅读理解,常常读些像《太清北神中经》一类的书,用这些把自己搞得身心疲惫,到死都没有收获,不是很可悲吗?另外有的修行人苦于受到太多世俗事务纠缠,很少能离世独自往山洞中居住修行,把大道教给了他,最终还是不能实行,这就违背传授道的人的本意了。但是如果能知道房中术、闭气法,节制思想念虑,调理好饮食,则也可以得道。我的老师曾著有《九节都解》、《指教》、《韬形》、《隐遁》,尤其又写了《开明》、《四极》、《九室》诸种经书,有一万三千多条,是给那些刚刚入门的人作指示的。

《神仙传》之彭祖与房中术

       采女把彭祖养生的要领都学会了,把它教给了殷王,殷王试行后很有效。殷王得到了彭祖的养生之术,几次想要把它保密起来。于是颁下命令,国内有传播彭祖养生术的人一律杀掉,又想把彭祖害死,以断绝他的道术传播。彭祖知道后,就走掉了,不知去了哪里。过了七十多年后,听人说在西方流沙之地见过他。殷王不能坚持修行彭祖的养生术,活到了三百岁,气力强健,像五十岁的人。殷王后来得到一个郑氏女子,和她肆意淫乱,就丢掉了之前的修行而死了。民间说传播彭祖之道的人会被杀死,是因为殷王禁止它传播的原因。

       后来有个黄山君,修炼彭祖养生术,几百岁了面容还和年轻人一样。彭祖离世之后,他把彭祖的言论进行了整理,就成了《彭祖经》。

《神仙传》之彭祖与房中术
《神仙传》之彭祖与房中术

简评

      彭祖是我国古代著名的养生家,传说其活了800岁,历经尧帝时代至殷商时代,为尧帝时大彭氏国(今江苏徐州)人。《史记》中称其先祖为颛顼,其父为陆终,共有兄弟六人,彭祖排行第三,并说:“彭祖氏,殷之时尝为侯伯,殷之末世灭彭祖氏。”可知按《史记》所述,彭祖当为一氏族,非指一人。据此,清代学者孔广森认为,世传的彭祖800岁可能是由彭国存在的年限附会而来,并非是彭祖的寿命。今江苏徐州境内为古大彭氏国所在地,当地有不少关于彭祖的传说。

      汉代之前,彭祖以善于养生和长寿闻名。《庄子•刻意》篇记载其擅长导引术:“吹呴呼吸,吐故纳新,熊经鸟伸,为寿而已矣。此导引之士,养形之人,彭祖寿考者之所好也。”后世道经《太清导引养生经》中有“彭祖导引图”。屈原《楚辞•天问》中曾提到彭祖为帝尧烹调野鸡汤,所以一般也认为他善于食疗养生。

      西汉刘向所撰的《列仙传》中描述彭祖:“常食桂芝,善导引行气。历阳有彭祖仙室,前世祷请风雨,莫不辄应。常有两虎在祠左右,祠迄,地即有虎迹云。后升仙而去。”说明民间对彭祖的信仰在汉代就比较兴盛。

     关于彭祖精于房中养生的说法,最早见于马王堆出土的房中术竹简著作《十问》,其中有一篇是仙人王子乔与彭祖关于房中术问题的对答。但《十问》各篇出现的人物都是古代被认为是道教仙人一类的角色,所以很明显《十问》是将房中术附会到他们身上去的。在《汉书•艺文志》中著录房中的八家中,就无彭祖命名的书,直到葛洪在《抱朴子内篇•释滞》称:“房中之法十余家”,其中便有了彭祖,而在《抱朴子内篇•极言》中,也简略提到了彭祖与殷王、采女的故事,并说此传说来自《彭祖经》,可知当时即有《彭祖经》传世。关于《彭祖经》一书,是后人编纂的以彭祖命名的书,今已佚,其中有不少关于彭祖论述房中术的内容,极有可能是汉代之后的人的附会之作,而彭祖精于房中养生,也是从汉代开始才有的说法。但葛洪对其中的论述较为认可。他在《抱朴子内篇•微旨》中讲到“房中之事”,认为“彭祖之法,最其要者。”而本篇中彭祖的主要观点,即是修道求仙者不必完全禁欲,但对房中之事要掌握好分寸,慎重对待。这反映了当时的士大夫阶层,一方面向往修道成仙、长生不老的超凡脱俗境界,一方面又不愿放弃世俗欢乐的矛盾心理。

      葛洪本人对彭祖的态度也较为矛盾,一方面有赞赏,如在《抱朴子内篇•勤求》中说:“若彭祖、老子,止人中数百岁,不失人理之欢,然后徐徐登遐,亦盛事也。”一方面又有所质疑,如在《抱朴子内篇•对俗》中说“吾更疑彭祖之辈,善功未足,故不能升天耳。”


简介:主人有点忙,还没来得及写简介~
(1)
打赏 喜欢就点个赞支持下吧 喜欢就点个赞支持下吧

声明:本文来自“千杯不倒”,分享链接:https://www.zyxiao.com/p/18006    侵权投诉

网站客服
网站客服
内容投稿 侵权处理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