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年男人交公粮的苦逼日子

生活不止红黄蓝,还有黑白灰。我们为您发掘烟火人生里赤裸一面,并努力寻找一丝光亮,照亮我们共同的人生路。

一个中年男人交公粮的苦逼日子

(图片来源:花瓣网)

-1-

都深夜十一点了,丈夫葛山还躺在阳台的摇摇椅上刷朋友圈,悠哉游哉。

“过来,亲,帮我吹下头发。”方若欢从浴室洗澡出来,左手把阳台的窗帘拉上,随后右手解开浴巾,里面竟然什么都没穿。

“卧槽老婆,你要不要这么诱惑人啊。”葛山直愣愣把方若欢上上下下看了个遍,然后喉咙一干,下腹一涨,来了劲儿。

他拦腰抱起方若欢往卧室走,方若欢娇气吁吁地说:“你急啥急,老娘头发都没干。”葛山说不用吹了,办那事要出汗,还会湿,吹了也白吹,节约点电费钱。

然后直撞撞开始。

谁料一会儿功夫葛山竟然软成一滩泥:“老婆对不起啊让你失望了。我估计是肾虚,改天找个中医看看,抓几副中药补补身子。”

“你怎么不说吃点海参鲍鱼补一下精血?”估计正在兴头上,没过透瘾,方若欢闹脾气,“哼,你那两个破肾,肯定是夜路走多了,老实交待,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

葛山指天发誓说绝对不敢。他觉得说错了马上纠正:“我绝对不会,守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已知足哎。”

关灯,聊了会儿公司里的事,两口子背靠背睡。

葛山开了一家公司,经营户外广告。在一次业务往来中认识旅游局负责接待的方若欢,两人交往不到半年,好上了。

看上去爱得如胶似漆。

谁料奸情被老婆发现后,葛山被一脚踢出家门。他背着个陈世美的骂名,和方若欢扯了结婚证。婚后方若欢辞职,和丈夫经营公司。

方若欢在旅游局做接待时结交朋友不少,人脉宽,她出面谈生意,谈一桩成一桩,公司越开越棒,几年下来,资产有数百万了。

-2-

两口子睡得正香,葛山手机催命似的响起来。

是前妻胡萍打来的,迷糊中,葛山接电话,也没忘开免提。自娶了方若欢,她提出一个要求:凡是胡萍的电话,只要她在场,一律免提接听。

胡萍语速很快,根本不分顿号逗号:“葛山你快来你女儿生病了我在医院急诊科没医生啊我快崩溃了!”

女儿生病了?在医院急救?这事儿明摆着严重得不得了。

葛山挂了电话,拧开床头灯,看着方若欢说:“我女儿生病了,我得赶过去。”

方若欢说快去快去:“听你前妻那语气好焦急,你女儿肯定病得不轻。我就不陪你去了啊,明早公司的会我主持,你别管。”

关键时刻深明大义,多么好的老婆!

葛山下床,换上衣服出门。方若欢追上来,要他换件外衣:“下半夜天凉,换件厚点的。”

葛山边出小区,边回头张望。万一方若欢跟着上来,要陪他一起去看孩子,还不把人感动死啊。

葛山来到大街,伸手拦了辆出租车,上车后对司机说:“去阳光家园。”

前妻胡萍和6岁多的女儿住在阳光家园。他掏出手机打前妻电话:“我上车了,很快就到,咱们女儿睡了么?哦早睡了?好,等我哦。”

一根烟的功夫就到了。

胡萍正在看一部韩剧。她替葛山开门,拉过前夫和她排排坐:“老公这部剧真感人,我都看哭好几回了。”

“这种烂剧,净赚你这种脑残女人的泪水。”葛山起身去关电视,说:“我算了一下,你至少一个月要我十几次,我都快四十了啊,是块钢板也被你扳弯球了。你想睡我还真是不分白天黑夜。”

胡萍说我就想矫情咋的?有能耐你不来呀,不来呀。

-3-

葛山有把柄在胡萍手里,他不敢不来交公粮。

孩子一岁多时,葛山和方若欢好上,被胡萍现场捉奸。一怒之下,她和葛山离了婚。但离婚不到半月她就后悔了,哭闹着要复婚。

葛山觉得挺亏欠胡萍和女儿,也想复婚。但方若欢在政府部门工作时结交的人脉广,能够帮助公司发展。于是他向胡萍承诺:只要公司赚钱了,就想办法和方若欢离婚。

胡萍一开始死活不同意,这年头最不可信的就是承诺,万一到时候葛山离不成,咱娘俩岂不亏惨。

后来胡萍不闹了。因为她想到一个事儿:生下女儿不久葛山去体检,医生查出他前列腺受感染,影响了生育功能。没有生育,葛山能在方若欢床上睡多久呢?天下女人都有做母亲的权利,方若欢知道葛山没生育,说不定一脚就把他踹下床了。

反正有个女儿作情感纽带,胡萍静等着葛山发财,然后和她复婚。

让胡萍气愤的是,前夫公司一天比一天火起来,他却只字不谈复婚一事。每次催他和方若欢离,都说时机不够成熟,要等待机会。

不到万不得已,胡萍不想去闹。事儿闹大了,两败俱伤的结果,不是她想要看到的。毕竟,葛山这个男人,还算有良心,每个月给她的钱,都是上万的数目。而且,他对她娘家,也很慷慨,背着方若欢,给前任老丈人买烟啊买酒啊买茶啊,豪礼送个不停。

想象着前夫夜夜在别的女人身上耕耘,胡萍的心就像被猫爪子挠一样难受。妈的,把前夫身体挖空起,最好是让方若欢得不到满足难受得骂娘。快40的男人,疲于在两个女人身上劳作,是匹狼也硬不起来了。

胡萍精着呢。她想,你葛山要不听使唤不愿意交公粮,我就告诉方若欢,葛山在藏私房钱,而且数额巨大。这一闹开,葛山利用方若欢做大公司从而和她结婚的阴谋,以及他没有生育的事实统统曝光,被踹无疑。

自己得不到想要的,你葛山也休想得到。胡萍哼哼哼了几年。

本身瘦猴一样的葛山,哪经得住这般折腾,他不肾亏,就太不正常了。

-4-

葛山把外衣脱下,挂在卧室的衣架上,准备交公粮,前戏做得无精打采。

胡萍特意把床头灯调成暖色调,把自己平放在床上,四仰八叉地诱惑葛山。见葛山久久无功,她忍俊不禁笑了起来:“老实告诉我,是不是才交了公粮。”

葛山干脆趴下,有气无力地说是啊,妈的在那边也没成功,做着做着就软了。能不能别做了,咱们就这样睡一会儿,然后我还要回那边去啊。

胡萍说好啊。

两人又聊起复婚的事。胡萍问等复婚的机会是不是等同于中国足球冲进世界杯?葛山说快了快了:“方若欢已经在备孕了,她怀不起,就会知道我已无生育能力,哪个女人不想当妈哦,等她主动提出离婚,我揣上几百万和你复婚,你说爽不爽?”

胡萍突然精神了,伸过手去捏了一把葛山胯间那俩蛋说:“卧槽老公,你行啊,不动一草一木就可以全身而退。”

竟然相视欢笑起来。气氛前所未有的好。

胡萍溜下床,来到厨房,打了俩鸡蛋,放了点糖。

看着葛山吸溜吸溜喝着清煮的鸡蛋汤,胡萍托着下巴问他:“老公你觉得是我好还是方若欢好?”

葛山说不能这样对比。你有你的好,她有她的好。你懂得照顾男人的胃,她懂得如何替男人挣钱。

胡萍不但没生气,还笑出了声儿。

-5-

胡萍和葛山终于等来了机会。

三天后,方若欢召集公司员工,当众宣布:她将和葛山离婚,公司的所有资产,葛山无权分割。

举座哗然。坐在方若欢旁边的葛山懵圈了,他说散会散会,然后拉起方若欢回办公室,关上门就一通责问:“你疯了吗,哪根筋不对劲要和我离婚,而且还要当众宣布,你这不是给我难堪吗。”

方若欢鄙视葛山一眼,打开手机,播放一段录音给葛山听。

是三天前,葛山和胡萍谈复婚的内容。“前妻诱惑你的招数真够吐血的,竟然撒谎女儿生病把你叫过去交公粮。”方若欢越说越激动,“你俩的戏演得真好啊,知道我要听免提,你们从不在电话里你侬我侬。为了见个面睡一觉,居然连女儿生病的谎都编得出来,有这样做父母的吗?”

葛山嚅了几下嘴,说:“你……你怎么录到音的,你灵魂附体么,真他妈见鬼了。”

方若欢说我让你换件外衣,以为是真关心你啊?屁啊,老娘在口袋里放了支录音效果超级棒的录音笔,而且充足了电,开启了录音功能,你从出门到离开胡萍的家所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备份留着打官司作为证据呢。

哎呀。竟然没设防!

方若欢突然提高音量:“葛山,我早就怀疑你和你前妻在偷情!每次你和那P婆娘打电话,不是客客气气,就是你凶我恶一副老死不相往来样,小学生都能听出在唱戏好吗。还有,要你交回公粮,软得像发霉的香蕉,你没胃口,我也吃不下。我忍忍忍,终于拿到铁证!你不仁我不义,离吧。你净身出户,不服打官司。”

葛山咨询律师,律师告诉他,能赢下官司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那段致命的录音,把他的婚姻阴谋暴露无遗。

听律师这么一说,葛山泄气了。

方若欢嫁给他之前,公司处于亏损状态,几乎所有业务都是她拉来的,在证实婚姻是场阴谋的前提下,方若欢能够举证公司的利润是她付出而得,那么葛山分不到一角钱。而且,葛山婚前向方若欢隐瞒不育的事实,也对他打官司很不利。

综合诸多因素,葛山放弃打官司,无奈地和方若欢结束夫妻关系。

最气恼的要数胡萍,前夫婚是离了,但净身出户啊,和他复婚有卵意思。

葛山倒是挺想得开的,公司没了可以借钱再创业,老婆没了可以再找,妈的身体比啥都重要,两头跑来跑去交公粮的苦逼日子,从此解脱比什么都轻松。


简介:主人有点忙,还没来得及写简介~
(0)
打赏 喜欢就点个赞支持下吧 喜欢就点个赞支持下吧

声明:本文来自“邪魅一笑”,分享链接:https://www.zyxiao.com/p/17545    侵权投诉

网站客服
网站客服
内容投稿 侵权处理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