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交公粮”

“交公粮”

李双

俗话说:一等女人,家中称霸;二等女人,家中吵架;三等女人,家中挨打;四等女人,家中自杀。最近,在我所居住的城市里,老婆大人们基本都做了一等女人。她们在自己的王国里,推行着一套残酷的御夫之法,叫作“交公粮”。什么是“交公粮”?说来话长。

如果谁的丈夫身体出轨了——男人只要身体没出轨,感情就不易出轨,最多算开了小差——妻子不妨大量使用他的身体,让他如陀螺一般,高速运转,活活累垮在自己身上。尤其丈夫要外出,妻子不能阻拦,又不放心,那就利用近水楼台之便,抢先使用他的身体,并且别让他使用“中央一套”。他有苦,但说不出,只好缴械投降。只要他库存不足,由他到外边怎样骚;骚得不达标,二奶或三奶吃不饱,迟早会把他的脸刨起血槽,像胭脂没抹匀那样。还会休了他。所以,妻子有责任不让丈夫的身体闲着,闲了他就会惹火烧身。应强行在悬崖边勒住丈夫的奔马,把他和它憋回到正道上来。

这就是骇人听闻的“交公粮”。真让男人恐怖啊!“最毒不过妇人心”,可能就是这么来的。假定二奶三奶不再装纯情,也效仿妻子,组成联合体,开展“交余粮”运动,那做丈夫的,不被炼成钢渣才怪!又假定丈夫“是清白的,可是再大的清白在妻子的刚烈里走过了一遭,就像一张搓揉过的纸,多少就有了印记。而洗刷这个印记的过程,可能就是他的余生了。”(加拿大作家张翎语)

幸好我妻大度,从不逼我“交公粮”。当然,我也一贯尽职尽责,遵守男道,没敢暗设地下仓库走私“余粮”。但困难是有的。我们生活在一个性信息过度的时代,常常会感到极大的压力。如果去想了,思想不健康;如果不去想,身体又不健康。做男人,真难!不过不管有多难,面对外边的精彩世界,我始终以“防治艾滋病,人人有责任”为指针;以宁死不屈的抵抗联合国军队的英雄和娘子军连党代表为楷模,坚守自我,牢固树立“立世为家,当家为妻”的科学发展观,全心全意地创建“和谐家庭”,意志早已经坚不可摧了!

硫酸美容

李双

三十年前,我是电镀工人。我们车间里有好几个老大姐都叫“秀娥”,只是不同姓罢了。下面只说陈秀娥。

陈秀娥的个子很小,面孔黑黑的,别的倒没有什么。她的口头禅是:“别看我现在黑,我年轻时还是蛮漂亮的!”其实她说这话时,仍然很年轻。

一天,搬运工从货车上往下卸硫酸,有一个坛子破了,刚一倾斜,浓硫酸就荡了出来。正好陈秀娥从边上走过,被扑了一脸硫酸。她惨叫一声,立刻闭着眼睛住车间里的水龙头奔去。那水龙头是从来不关的,为的就是防止意外。她把硫酸冲尽,把已经被腐蚀得破烂不堪的衣服脱去,就被送进了医院。

几天后,我们去探望她,看见其脸上有一层黑壳,像一个煳馒头,状甚惨烈,可歌可泣。大家的心都被揪紧了。

一个多月后,陈秀娥出院了。令人意外的是,她的老包公脸已经没了踪影,一张新脸鲜嫩无比。仔细一看,这个小个子女人,真的“还是蛮漂亮的”!估计如果有一天她老了,老得连嘴唇都缩小了,牙齿也没有了,他的老公仍然会不厌其烦地吻她的牙床的。可惜她也发现了这一点,便赶忙穿上了高砖鞋,扬头,挺胸,全身腌满闷人的香水味,头发由无数个小卷组成,戴硕大的假戒指。总之,眨眼间又乘坐磁悬浮列车回到了城乡结合部。如此这般,化锦上添花为一举捣毁。

硫酸是用来为工件除锈的,锈都能除,何况脸上的一层黑!只是,怎样掌握这个度,恐怕是一门高深的学问。这种“美容”法,不但“儿童不宜”,成人也不宜。


简介:主人有点忙,还没来得及写简介~
(0)
打赏 喜欢就点个赞支持下吧 喜欢就点个赞支持下吧

声明:本文来自“邪魅一笑”,分享链接:https://www.zyxiao.com/p/17542    侵权投诉

网站客服
网站客服
内容投稿 侵权处理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