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事件怎么了?

 反全球化趋势已至,和东西方文化差异的关系怎样,会如何影响每一个人?

伊朗事件怎么了?

 (寄语:公正靠自己去争取?怎么争取?)

东西方文化差异:

同样环境下的人们有不同的命运,所以,大家接受的观点是:个体命运由性格,最终由基因决定。

实际上,人的命运由环境和自身共同决定,环境包括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对群体而言,自身因素有高低之分,形成总体互补的情况下,并把自然环境因素放在一边的话,群体命运由人文环境,或者说文化属性决定

群体推广到国家和民族层面,其命运将主要由“文化”决定,即使没文化也是一种文化,文化影响巨大。

即,国家和民族的不同发展路径和竞争结果,说到底是文化差异造成的。换作俗话说:“不怕流氓有钱,就怕流氓有文化。”

台湾人对内地有很大自信,一定程度上在于此:“大陆有历史没文化,台湾无历史有文化”。

东西方文化差异巨大,怎么说?

仅从信仰所见,欧美等西方世界信奉现实和理想分离的结构,宗教作为理想化的部分,即天堂,是欧美人的精神家园,心灵安宁的寄托,和现实社会的家长里短不沾边;

伊朗事件怎么了?

而东方世界以中国为代表,崇尚世俗和理想世界合设(或融合),无论佛家的“无心而为”,还是道家的“无为而不为”,还是儒家的“无所为而为”,皆构建“天人合一”的理想国。

如果中国人有神,神也是世俗的,是住在每个人心里的神,为人生的方方面面服务的神,所以禅宗说:“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伊朗事件怎么了?

驱除世俗的妄想,达到内心的清净,这种修行的境界在心也在人。这和西方的神灵,为求宽恕而信奉完全不同。

文化差异导致不同的价值观,甚至彼此都无法理解。

违反美国合规法,怎么免受处罚?

拿一个颇具西方文化色彩的事件来举例说明:

1986年11月,美国海军陆战队中校奥利弗-诺斯因卷入伊朗丑闻,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职务被里根总统解除。

伊朗事件”是啥内容呢?就是通过中介机构向伊朗出售武器,所获资金为尼加拉瓜抵抗组织提供财政支持,这支抵抗组织试图推翻尼加拉瓜政府。

即向伊朗出售禁运物资,违反美国海外出口管制法案,其影响可想而知,因为美国在2018年对中兴,2019年对华为的出口禁令,已为大家熟知。

伊朗事件怎么了?

然而,有些不同的是,这是美国人自己违法的事儿,而且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居然为美国利益而损害美国利益

当然还不止这些:1987年,诺斯在国会作证,隔年以16项重罪罪名被起诉,包括非法收受贿赂,协助及教唆他人阻碍国会调查,以及销毁文件和证据。

似曾相识吧?

尽管有三项罪名成立,但诺斯上诉称陪审员受到美国国会听证会的影响,而在听证会上,他已被获准免于起诉。

最终,三项罪名都被推翻!

这是在他承认销毁了文件并向国会撒谎,而且其向尼加拉瓜抵抗组织提供援助有违反法律的嫌疑的情况下,取得了“免于起诉”的胜利。

伊朗事件怎么了?

(部分摘录:杰佛瑞-菲佛《权力为什么只为某些人所拥有》)

把美国的“三权分立”奉为最佳政治制度的局外人,会怎么看待呢?

显然,其中美国法律的弹性比想象的大许多!!

最大的哏是诺斯怎么做到的,下面来分析诺斯的步步为营吧。

首先,诺斯知道必须像握有实权的大人物一样说话和行事。因为不仅会令观察者陷入思考,这种表现还会给其名声和职业生涯带来惊人的效果。

而只有表象不够,接着,就像设立一家公司,需要有三方面的预期:

1 Mission:使命,即为什么成立

2 Vision:愿景,即将走向哪里

3 Core Value:核心价值,即哪些事可以做,哪些事不可以做

诺斯为这次听证会的辩护准备的东西:

1 把自己的使命定义为:保护美国的利益,挽救美国人的生命,保护美国重要情报的机密性;

2 愿景:始终对做过的事负起责任;

3 核心价值:按上级命令行事。

为表现曾经在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过,诺斯穿着制服出席听证会,尽管他工作时极少穿制服。

——使命感赫然眼前。

为衬托出始终负责任的态度,他对自己的行为表示“不感到尴尬”,甚至不解释自己的行为的是非。

——坚定的愿景,不给观察者一丝狐疑的机会

为表明本就是按上级命令行事,不掺杂个人好恶,他强调“我告诉”,“我导致”,仿佛绝不会逃避他做的任何事情。

——核心价值的坚守者,秉公办事,绝无私心。

把上述这些方面凝聚在一个人身上,给观察者呈现的就是:

既然不否认也不逃避所作所为,并以“不觉得内疚和惭愧”的态度示人,那么,人们就完全没必要为此感到不安。

毕竟他在为美国的利益行事,彰显着权力之风,控制着事态发展,怎么也不像牺牲品般的无助可怜之人。就算他有三项罪名,激起的也是同情,而非指责。

立刻,诺斯身上都是正面形象,哪里还有罪名之嫌!

以做大事的名头犯错误,古今中外不乏其人,无论人物大小,皆然。如果Mr. Liu Zhigun知道诺斯的高超辩术,会哀叹技不如人,还是生不逢时呢?

都不是,而是生不逢地

怎么讲,继续往下聊。

诺斯赢在哪里?

诺斯赢在听证会上会扮演角色,会装模作样吗?

的确,他正是这么做的。

之后有一位倒霉蛋肯尼迪先生(不是美国总统那个),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的事务主管,因为费用丑闻,也同样出现在国会调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

然而,命运却和诺斯有天壤之别。

尽管肯尼迪安排包括安达信的会计师和总会计师,还有理事会的主席组成辩论团队,但是他表现出的懦弱形象,却没有获得同情,就算承认“感到尴尬”,也看不去问心有愧。

反正一副认识到错误,愿意坦白从宽的悔悟样子,这和他作为杰出的科学家(曾任斯坦福大学校长,生物学家)该有的成功和影响力大相径庭。

与之形成鲜明反差,诺斯表现的是难以置信和义愤填膺,一副不能忍受质疑的生猛样儿。

这在美国人看来,与表达悲伤,内疚和自责的人相比,表达愤怒的人通常视为强大和气魄,是强者中的强者。

这才是诺斯胜利的根本原因。具体怎么说呢?

西方文化从来不同情弱者

给弱者的眼泪,只会给自己带来悲伤,并不能援救弱者的灵魂。

所以,英美议会的议员之间的对话和辩论,包括学习他们的台湾人讨论国家大事,拍桌子,瞪眼睛,扔皮鞋,甚至背后撕掉发言稿,实在司空见惯的很。

没有人愿意表现的彬彬有礼,唇枪舌剑和剑拔弩张才是该有的直抒胸臆的场面。而这一切别说在中国人的代表大会,就算几个人的工作例会上,也是不愿发生的事。

为什么?因为中国社会讲究“和谐”,至少表面上的。别说带动作感,言语上也要温文尔雅,哪怕藏着掖着也在所不辞。

伊朗事件怎么了?

(图:高铁命名为“和谐号”。中国是非常讲究“和谐”的集体主义国度)

犯错者有悔改的意思,尚且有减刑量罪的可能,要是敢于大呼小叫,声色厉荏,就给加一个“咆哮公堂”之罪,哪还管喊的是什么?外加一句话,惩罚式的反击对方——就不会好好说话啊!

好吧,这句话料定“放之四海而皆准”,至少在中国,绝对是啊。不服请后台留言,必复。

西方更愿意和强者合作

悔改是弱者的墓志铭,任由懦弱的空气四处飘散;雄辩是强者的宣言书,全凭高超的技巧装腔作势。

不说历史由胜利者所著,就像对WH肺炎来源地的质疑,哪来什么是非曲直之说,吃瓜群众只看最后的辩论结果,谁强就当谁的拥趸!

西方文化要的是强大的合作者,不是弱小的帮扶者,后者没有价值,只有哀怨和不满,所以非洲被掠夺式开发了几百年后,接盘的是东方大国。

这不是说欧美人不会做生意,中国人甘愿赔钱赚吆喝,而由东西方文化差异决定。“扶贫”本就没有包含在欧美人的语言里,强者逻辑里没有帮扶之说,因为他们不会做别人的救世主。

同理,西方不接受也不相信“弱者”的扶助

日本几乎是完全继承欧美价值体系的东方国家,当然这造成日本近代以来的人文价值的真空,之前文章有分析日本强大的原因(论第三个稀缺竞争力——一文解说日本近代崛起史),这里不聊。

令人印象颇深的是,特别日本侵华战争末期,不少日本军人甚至普通百姓被中国军队俘虏时,依然“水不饮,食不进”的倔强样儿,起初怀疑食物有毒。后来发现完全是强者的“生硬劲”作怪,甚至赶紧着为天皇尽忠而去。

近期中美毛衣战,美方表现的上国之态,对高科技的迷之自信,却对中国传递的“和平友好,协作共赢”呼吁置若罔闻。诚然,错失了中国争取的抗击疫情的宝贵时间。

伊朗事件怎么了?

(3.13 川总统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不忘给CDC补刀,可是,早干嘛去了:

川普在推特上写道,“数十年来,CDC研究其病毒测试系统,但什么成果也没有。一直以来在遇到大规模的流行病时,它都是不足和缓慢的。但是他们希望流行病不会发生。总统奥巴马做了一些改变,只是使事情更复杂……”)

与之相比,中国千百年来,兼容并蓄的包容之风,令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即使新世纪走上复兴之路,也仍然坚持和周边邻里互通有无,和谐相处,合作共赢。

总之,近代以来,西方作为强者无法接受弱者的怜悯,哪怕是“意想”中的事。

总结

东西方文化差异是巨大的,甚至不可调和。当擦肩而过,嘴上笑嘻嘻,噗噗一句:“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伊朗事件怎么了?

 彼此的“不解”,“不谅”,“不仁”,“不让”,皆化作片片云朵,笼罩在未知的憧憬之上,是雨,是风,是雷,是电,总之不会是阳光和花朵吧?

某大厂说:“不装B真的会死”,显然是在另一种文化的价值观作祟下的无奈之言,因为西方世界的朋友们未必知道,中国有句俗话说的好:不装B不会死(No Zuo No Die)!


简介:主人有点忙,还没来得及写简介~
(0)
打赏 喜欢就点个赞支持下吧 喜欢就点个赞支持下吧

声明:本文来自“活在当下”,分享链接:https://www.zyxiao.com/p/17354    侵权投诉

网站客服
网站客服
内容投稿 侵权处理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