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我是张铁零,此刻我在山东东营,明天参加一场婚礼。

最近养成的习惯是,洗漱时手机公放艺人的采访录音,坦白讲,听自己的声音,实在不是个浑身舒爽的事儿,但假若听到了精妙的部分,又浑身一震,能瞬间哭出来。

刚刚,我听手机里的于朦胧说:我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被一击即中,我就要哭了。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9月27号,和于朦胧约在北京某个茶馆。我不是个高雅的人,却期待在茶馆见到他,理由呢,好奇心与窥探欲。——想看看安静妥帖如于朦胧,是否有攻击性和侵略感的一面。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第一眼见到他,瘦、高。这是目之所见的层面。

随着时间推移,发现他内向、安静、慢热。这是潜藏在血肉中的层面。

到最后,又觉得他擅长自我和解、懂得知足。这是探索后的灵魂的层面。

有点夸张,我要一一道来。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于朦胧很瘦,我作为从小到大活在七大姑八大姨口中:“这孩子怎么这么瘦”的人,甘拜下风。

我是瘦的没精神,他是瘦的仙风道骨。

作为艺人,他坐在椅子上,像立在其上的雕塑,我在角落靠着墙,半死不活地耷拉着看他录节目。

录《会火的小张》,他讲话慢条斯理,在主持人的夹击下“惊慌失措”,却也立得住,是艺人的基本素质,也是属于他的一套录节目时的本能体现。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热热闹闹,吵吵闹闹,节目录完,轮到我,我和他去了隔壁一间安静的小茶屋。前面是综艺感至上的节目录制,到我这儿就是探讨性格和灵魂了。

不可谓不跳脱。

但他的确更适合坐下来聊天。

最近他在播的戏叫《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饰演仇恨又脆弱的矛盾体程天恩。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为什么接这部戏,除了当时拍戏时自己正巧腿受伤,坐轮椅,和角色不谋而合之外。

我盯着他看,他想了想说:因为这个角色不一样。

不一样在哪?

程天恩的性格很扭曲。

毒舌、脆弱、奇怪、小时候经历了不好的事。

因为和自己不同,所以接了这个角色。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我明白他的意思,就像所有演员都想演变态杀人狂一样,人们对边缘群体总抱有充足的幻想和好奇心,希望在某一刻得以感受那样刁钻片面的人生。

有挑战,很爽,他自己承认。和导演聊天也是刺激十足,发挥空间很大。

过去我一度觉得,演员口中的“角色挑战性”过于陈词滥调。

现如今又明白,这是所有演员必备的基本素养,即对感受、体验怀有浓厚的兴趣。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程天恩演过了,如他所说,短短几个月,过了一次程天恩的人生。

收获呢,收获在哪?我刨根问底,简直不是个人。

却没难住他。

他停顿了四五秒,说了两个字:释怀。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理由在于,作为剧中人物,程天恩在最后原谅了所有的阴差阳错与命中注定。

作为角色体验者,于朦胧理所当然也经历了那样一个自我和解的过程。

那你是个很容易释怀的人?

他笑了笑,说:“我算是比较容易释怀的人,有很多的事情会直接不记得。”

他虽然没说,但我其实清楚,对很多事不记得,当然不是记性差,或者心大这类形容我的词汇,对于他来说,更多的是不执着于非要你死我活的结果,反而向前看,路还得走。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关于《凉生》,看得出他有兴趣,所以其实是喜欢拍现代戏。

我这个人,真的擅长抓住一个点发散了就问。

说到现代戏,他哈哈哈地笑,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露出大幅度的表情。

“拍现代戏不用戴头套!”

“古装戏的衣服很厚很热!”

是个实在男孩儿了。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不过他紧接着说:古装戏有喜欢的也还是会拍,有趣的角色不会错过。

我非常喜欢问的一个问题是,所有演过的角色中,哪个最接近艺人本人。

我也问了他,他跑不掉。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我心中有一个答案,可能真的没有角色和他本人一样。

坦白讲,但凡值得作家与编剧“玩弄”的人物,说到底都奇怪的五花八门,或具有某方面的强属性,让人爱或恨。

而于朦胧,并不是个性格奇特或活得剑走偏锋的人。

他给出的答案也是如此,没有和他特别接近的角色。但每个角色或多或少和他本人都有共通之处。

《太子妃》的九王,外表冷漠,内心有活跃的部分。——和他的慢热一样。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三生三世》的白真,在意家里人。——他自己说自己相当传统,家庭在他眼中非常重要。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说起家庭与传统,我表现出了充分的不理解。

在我看来,当下年轻人,尤其是演员这个行业,到底是活在云端。

与原生家庭必然有割裂感,以至于没那么传统。

但他说不是,每次回家都很开心,与父辈祖辈沟通无障碍。

重点是,也没有被催婚。我实名向他表达了羡慕。

不被催与追赶,当然是因为于朦胧事业有成,但凡一个孩子在某方面有所建树,家长其实会失去掌控欲。与此同时,也正是因为家庭的和乐,反馈给于朦胧的是,家庭观并未被距离和行业割裂。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作为一个入行五个月的半吊子娱乐记者,很多人和我说,你人物写得好,说得多了,我一方面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写得好,一方面觉得我不会做别的。

用我自己做例子其实是在说,日常工作中的标签化,是辨识度,但也是桎梏。

那作为光芒万丈的演员呢,我十分不厚道的把这个问题抛给了于朦胧。

于朦胧,毋庸置疑的古装男神,这个固有印象根深蒂固,连我那八百年不看剧的直男堂哥都知道三生三世的白真。

说的多了,标签就烙在身上。不算是累赘,但总占了地方,难放其他的闪光点。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于朦胧的确是个温和的人,他坦言,不觉得是禁锢,被标签化证明被认可,被认可难能可贵。

这就够了。没有再解释自己会突破禁锢之类,单纯因为,他不觉得这是坏事。

我愕然,是我万万做不到的自我和解能力了。

这种能力体现在,明白万事万物的双面性,以主观的视角印证客观的自己,从而不患得患失,把精力用在更值得的地方。

其实这是一种“知足”了。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他承认自己算是个知足的人,觉得开心是最重要的事。

比如呢?

比如收工了吃了个火锅,吃不到火锅吃个串串也行,反正无辣不欢,活着真有意思。

比如我夸了他一句,长得像18岁少年,他开心坏了,笑了很久,说是今天最开心的事。

我服。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他是真的很容易开心,我和他聊起拍摄,做导演,拍mv,他滔滔不绝。

他的粉丝应该知道,他有个爱好,就是拍摄,做导演(虽然不发自拍是真的)。

所以当我提出疑问:拍摄带来的成就感来源于哪的时候,他说,你给人拍了一张好看的照片,不会很开心么?

我晕。在他看来,给人拍好看的照片开心,拍出精彩的片段开心。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说到底,他的开心或许来源于,呈现出一个满意的作品,得到认可,来源于“做事”的满足感。

他点头同意。

能从做事中获得快乐的人,不说有赤子之心,起码拥有自己的核心驱动力,往前走,无怨无悔的,因为可以获得快乐。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除了做不到合理的知足长乐,也做不到像他一样,记了几年的日记。

当他和我说他记了几年日记的时候,我愣了很久。——记日记这件事,尤其是坚持不断地记,需要经年累月保持温和的内心秩序。

他做到了,刮目相看。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能做到这一点,需要承认的是,和他的宅男属性有关。

聊起没工作做什么,他说宅在家。

看书、看电影、听歌、逗狗。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超级宅,这是他的原话形容词。

我说那不会出去么,他说不太会,可以叫朋友来家里啊。

得,我说我和你一样,能坐着绝对不站着。他双眼放光表示赞同。

从宅这件事,我们终于找到了共同点,也是从这个时候起,他才真的开始“热”了起来,是名副其实的慢热了。

聊最喜欢的电影,他说好多,就和我说不出最喜欢的书一样。

我问他有看《江湖儿女》么,他说还没,他问我好看么,我狂点头。

聊书,他说他喜欢科幻,刘慈欣,《三体》,我差点和他站起来握手表示赞同。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是真的从这部分聊天起,他活跃多了。我们俩更像闲聊扯淡了。

比如,我说你今年30岁了。

他说啊老了,好气,我要出去。然后狂笑。说自己不服老,自我调侃的有模有样。

其实我说三十岁,是想说,到了而立之年,跨过这道坎,对自己目前的人生,还满意么。

他说满意啊,很满意。看得出是真满意,因为还在大笑。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我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因为他录《会火的小张》时,说自己和程天恩相反,程天恩觉得全世界都在亏欠自己。而他不是。

他对我说: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这话让我感动。

生而为人,风雨飘摇,有人坚如磐石,有人面目可憎,无论如何,每天或许都要面临新的艰难与尴尬。

万物生存的法则是,硬着头皮往前走。脚在走,手在动,大脑在思考,而心也许觉得委屈,觉得被亏欠。被毫无水花的生活,被丧心病狂的工作,被死去活来的感情,被活着本身,被世界亏欠。

这是多数人的抱怨,与毫无用处的反抗。

而于朦胧所展现给我的一切,都完全不同。

可以自我和解,容易释怀,保持和家庭的亲密联系,知足,拥有自我快乐的能力,内心平和,不觉被禁锢,慢慢悠悠地往前走,绝不大刀阔斧脚下生风,留下的全都是脚印,证明他来过。

专访于朦胧:我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亏欠我

采访结束,他和我说,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啊?

很遗憾到结束时,我才感受到他活泼的一面。

不过也不遗憾,我已见过他平和而有力量的内心世界。


简介:主人有点忙,还没来得及写简介~
(1)
打赏 喜欢就点个赞支持下吧 喜欢就点个赞支持下吧

声明:本文来自“风一样的南子”,分享链接:https://www.zyxiao.com/p/14947    侵权投诉

网站客服
网站客服
内容投稿 侵权处理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