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凤举新著《黄格胜与漓江》一书正式发行

《黄格胜与漓江—黄格胜艺术理论研究》


——新书推荐

冯凤举新书《黄格胜与漓江—黄格胜艺术理论研究》正式发行!

冯凤举历时十年研究黄格胜艺术思想的最新成果,讲述黄格胜先生传奇的艺术人生,分析黄格胜先生独到的艺术主张,再现黄格胜先生草根逆袭的成功之路!是新时代青年的励志读物,美术探索者的导航灯塔,文艺追求者的人生标杆,值得推荐。

 

冯凤举新著《黄格胜与漓江》一书正式发行

写书的冯凤举


 文/刘新

 

美术出版社的杨勇副总编近日跟我讲,凤举怎么这么能写呀,他的这本书按原来的开本排出来,竟超出意想的厚度,无奈,只得另改一个大开本了。

真是应了那句话:真人不露相。

知道凤举文才的人确实不多,他平时在朋友中也不怎么在作文上显山露水,知道他这腹秀才肚子的有几个人,我肯定算一个。

学院70周年院庆那一年,我奉命参与一些庆典的事务工作,那时凤举在学院宣传部当差,恰好是院庆工作的重要人员之一。那时节,直至往后,依托学院力量、资源运作起来的漓江画派正得如火如荼之势,院宣传部自然也是重要的参与部门。

这两个平台和机会,锻炼了冯凤举,我也是从中才知道凤举对资料有瘾,是个有心人。这点,与我同好。

我们对提笔成文,下笔千言的人,都说是像拧开的水龙头,会哗哗出水,这肯定不光光是文辞通达的妙笔生花的功能,实在是笔下有“料”所致,这个“料”百分之七八十指的是资料。

从参与漓江画派活动的那天起,冯凤举就着意收集、保存和整理画派,以及与画派相关的广西区内外的美术资料,这个量还真不小,其中光黄格胜先生的资料就不少。资料碰上了擅作文的秀才,好比瞌睡碰上枕头,天设地造,结果可想而知了。

当冯凤举把《黄格胜与漓江》的一大原本书稿给我时,我是没有像杨勇兄表现出的那份惊讶,因为我知道此举这是有备而来,而且往后凤举还会写出几本书的。果然,在《黄格胜与漓江》进入三校后,第二本《黄格胜的教育思想研究》也准备杀青了。

平时的冯凤举,会没少开,工作照常做,画还没少画,羽毛球也没少打,还培养出一个比赛得奖的会弹琴的音乐女儿,鬼知道他拿什么时间写的这些书!

当然,他也有一个小团队,但对资料的收集、驾驭,乃至谋篇、写作还是以他为中心,且亲历亲为。

一个学校里,秀才终究是不缺的,缺的是好动笔头的秀才。凤举不是专做学术研究的人,更不靠文章吃饭,所以他做的文章方向完全是自己的爱好、热情和责任给定的。比如他对漓江画派,对黄格胜有兴趣,对学院的文化积累有自觉的添砖加瓦的热情,这就是他给定自己的学术研究的方向,为此笔耕不辍。

我们学校是老学校,从1938年至今,有不少与广西的文化艺术历史紧密相联人和事,值得我们很自豪的去看个究竟,去了解或写一写自己的那些“家事”。

凤举关注漓江画派和黄格胜好多年了,资料的掌握自然有优势,阶段性的成果、文章也从未间断过,所以能写出两本资料翔实、立论新致、文辞畅快的著作,是顺理成章的事。黄格胜文集《画旅文存》出版时,他就找来读了,写了书评;广西电视台及其用心拍摄的专题片《我的山水中国》出来后,他也写了观阅的文章;黄格胜讲课、讲座和平时的话语,他都尽可能记录……,总之在认识黄格胜、理解黄格胜、思考黄格胜这一点上,凤举是有心人。

看他的书稿,我感觉他与黄格胜的心是通的,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因为写人物,资料的掌握扎实与否是一关,作者与传主内心的相通是更大的一关,这里有阅历、年龄的差距。书里对黄格胜生活与艺术、思想与情怀的把握、叙述和理解是很生动、很精妙、也有高度的,那种专属于黄格胜特有的艺术情怀、性格和特点,给凤举写来,真是俯拾皆是、娓娓叙道。比如黄格胜那种大白话的妙语佳句,题在画上,与画相得益彰,往往也是他真实的内心和状态。这道“风景”,尽管都是画跋和题诗,但平时处于“公开”的机会是不多的,一是在文章里随着黄格胜的生活、艺术恰如时候的出现,只有像凤举这样的有心人写出来,才给这道“风景”带来会心的阅读。二是我见过的好些看画人,看过画以后就没怎么有兴趣的读这些跋和诗了。

失之交臂的往往是很宝贝的东西。

书是亦传亦评,分了若干专栏散篇叙述,每个专栏的都附录一篇黄格胜的文章,这种体例的安排,很别致……

在这里还是吊个瘾,卖个关子,不做文抄公了,还是让读者、画家朋友和格胜先生的弟子们去读一读凤举这本书吧。

写黄格胜,过去有过左剑虹的《黄格胜的艺术道路》,凤举再写一个黄格胜,仍是有很多的新知、新意和新材料,尤其凤举的长于叙述,给书增添了很多丰富的感性材料。

在书里,让黄格胜先生说话,让那些细节生动起来,书就好看,这一点凤举是做到了。(2017.4.28)

【刘新简介】现为广西艺术学院艺术研究院副院长、硕导、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西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主任、漓江画派促进会常务理事。

自序


文/冯凤举

 

应该说,我和黄格胜先生是有缘分的。

1997年,我考上广西艺术学院,次年,先生担任广西艺术学院院长,1999年,我以学生会主席的身份全程参与了广西艺术学院60周年校庆的庆典工作,那是先生上任后烧的第一把火,把平静的广西艺术学院“得沸腾。

 

2011年我大学本科毕业,是全区“十大优秀大学生”之一。广西电视台为我拍摄专题片,导演安排采访黄格胜先生,他对着镜头侃侃而谈,对我的所谓“先进事迹”如数家珍,我着实吃惊不小,不禁感叹,先生真是个有心人。

 

冯凤举新著《黄格胜与漓江》一书正式发行

作者与黄格胜导师在雁山合影

 

一波三折,终于留校。听说先生爱打篮球,周末早上出来陪他打球,想“投其所好”,结果鲁莽地把先生的额头撞了一个大包,内疚之余忐忑不安地等待批评。先生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第二天继续打球,额头上的红肿还没消退。不“打”不相识,这回给先生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

 

先生没计较,反倒事事关心,委以重任,带我去首都北京领取第三届全国教学名师奖,结果我这个“摄影记者”连人民大会堂的门都没摸着,只好守在大会堂前警戒线外用长焦镜头等候,花了四五千块钱机票,只远距离拍了一张人民大会堂门口“到此一游”照;正式拜师学习国画后,先生又带着我到全国各地写生、采风和交流,参加各类展览,领着诚惶诚恐的我走进国画艺术的殿堂。

 

有幸与先生同行近二十年,在人生最美好的光景里为共同的事业奋斗,见证了先生与广西艺术学院共同前进。

这是我们的缘分。

冯凤举新著《黄格胜与漓江》一书正式发行

作者与黄格胜导师在元宝山写生

 

然而,我和黄格胜先生也是缺少缘分的。

我考广西艺术学院时国画考得不错,但设计考得更好,稳妥起见,就填报了设计专业,和国画专业擦肩而过。毕业后留在机关从事宣传和学生工作,为适应岗位需要,遂到广西师范大学读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和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的研究生,又到厦门大学读了个软件工程硕士,都与中国画没有半毛钱关系。

 

后来到桂林校区工作,与同事们风风火火地办起漓江画派研究院黄格胜导师工作室高研班,心想这回可以利用“职务之便”走后门报读高研班了吧,没想到却被先生无情拒绝:“你也来读,算学生还是算老师,你还怎么管理他们?”知道先生心疼我花钱,但这个理由不容争辩。就这样,我始终与先生至爱的中国画专业失之交臂,看来今生是无缘做黄格胜先生的学生了。

 

冯凤举新著《黄格胜与漓江》一书正式发行

作者与黄格胜导师在荔浦写生

 

直到2014年夏天的一个中午,在南宁举办完国家画院、漓江画派研究院黄格胜导师工作室高研班结业展后,在南宁李宁体育园山上的饭厅里,来自全国各地的来宾见证,黄格胜先生郑重宣布收我为徒。惊喜之余,免去繁文缛节,一杯二两白酒下肚,算是拜师礼。做不成学生,却当了徒弟,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师从黄格胜”了。

 

徒弟研究师父自古有之。孔子的《论语》是他的学生们记录的,苏格拉底的《对话集》和《言行录》也是他的学生柏拉图和色诺芬整理的,我尽管一直无法成为格胜先生的学生,但出于对先生人品学识的敬仰,长期进行着相关的资料收集和整理工作。在宣传部时,我保留了先生给大学生作报告的所有录音,并在2008年花了半年时间把它整理出来,出版了第一本研究黄格胜教育思想的著作《黄格胜——艺术与教育》。

冯凤举新著《黄格胜与漓江》一书正式发行

《黄格胜与漓江—黄格胜艺术理论研究》目录

 

自那时起,我就希望能把先生的艺术主张和教育思想放到中国美术和中国美术教育的历史中去做一个研究和比较,以尽快发挥黄格胜教育思想在当代艺术教育中的作用。但作为机关干部和职能部门的领导,放下主业去研究自己的领导,实在有点“不务正业”,也有“溜须拍马”之嫌,所以一直没有动笔,却留心收集了很多资料,写了很多评论文章,恶补自己在美术理论方面的不足。

 

冯凤举新著《黄格胜与漓江》一书正式发行作者与黄格胜导师在甘南写生

 

2014年,黄格胜先生从广西艺术学院院长的职位上退休,我才下定决心正式开始自己的研究。当我把课题内容罗列出来后才发现,写一本著作远非写一篇论文那么简单,这本书里边涉及到美学史、美术史、教育学、心理学、国学、文学……绝不是我那点半路出家的“三脚猫”功夫可以对付的。于是我将著作的事暂时搁到一边,我在收集整理资料并深入研究的同时,用了一年的时间重新研读了中国美学史、中国美术史、西方美学史和西方美术史。很长一段时间,我因工作原因,平均每周要往返桂林和南宁两三次,我的行囊里就只有一个水杯和这四本书,动车变成了我的流动书吧。这期间,我把中国近现代美术教育发展历史和新中国广西美术发展的脉络梳理了一遍,还读了不少艺术大师的传记和对艺术教育思想研究的文章。

 

肚子里有了货,心里也就有了底气。2015年的下半年开始,我“失踪”了。推掉了所有应酬和娱乐,推掉了所有写生和交流活动,业余时间都躲在自己的天地里埋头写作,寒假走亲访友,行李箱里比往年多了一摞书和笔记本电脑,边学边做,现炒现卖,边走边写,过了一个滴酒不沾的文明春节。键盘取代了心爱的毛笔,冷落了刚入门的书画训练。在家里看见老爷子写春联时,实在技痒难耐,抢过笔来练了一阵子字,过把瘾后又回到电脑旁,就这样度过了一段全心写作的寂静时光。

 

说到这就想起我养的那只鹦鹉,它下了两个蛋之后,每天除了出笼进食,其他时间都躲在窝里孵蛋,它不知道没经过交配生出来的蛋压根儿就孵不出宝宝来。我像极了那只鹦鹉,不管写不写得出来,只知道像一个母亲期待婴儿降生般虔诚。

冯凤举新著《黄格胜与漓江》一书正式发行黄格胜导师与学生一起过生日

 

黄格胜先生曾是时代的弃儿,屡经磨难,但他没有放弃自己,最终融入时代的大潮变成勇立浪尖的弄潮儿。他是当代青年励志的典型,但他的成功又是非典型的,我们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研究黄格胜先生,试图找到他成功的方法、经验和秘诀,尽管依然没有找到,但贴在他身上的勤奋、真诚、执着和乐观等标签却十分明显,这或许对正走在艺术之路上的你有所帮助,不为别的,只为黄格胜先生的成功之路能让更多人所熟知,能让更多艺术爱好者得到激励,能让正在从事或将来要从事艺术事业的同行们得到有益的启示。(2016年9月于桂林雁山限酒居

                           


冯凤举简介

冯凤举,广西象州人,广西艺术学院武装部部长,保卫处处长,全国高校保卫学会常务理事,广西高校保学会副会长,广西美术家协会会员,漓江画派常务理事,师从著名画家黄格胜教授研习中国山水画,长期从事黄格胜艺术研究,国画作品多次入选国家及自治区级展览并获奖。著有思想政治教育理论和美学理论研究以及散文集等著作多部。

来源:华艺轩邹立行,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476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