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联璧合 境由心生 / 著名画家黄格胜、左剑虹合作山水画《雁山时有读书声》随记

珠联璧合 境由心生

撰稿:立雪


黄格胜教授是当今中国画坛卓有影响的大画家,早在三十年前,其绘制的二百米长卷《漓江百里图》便引起我国画坛的极大轰动。多年来出版的画册品类繁多,不难寻觅。而市面上画家的真迹作品难见踪影,反而赝品多多。对许多学画人来说,能亲眼目睹画家现场作画一定是一件幸事。今年秋天,有幸观赏到国画《雁山时有读书声》的创作过程。这幅作品是黄格胜、左剑虹两位教授给漓江画派高研班做示范写生的即兴之作。两位名画家对景写生,各展其能,充满奇思妙想、可谓珠联璧合。尽管时过多日,至今无以忘怀。


作品的诞生说来竟是一次天缘巧合。
2015年中秋时节,漓江画派2015高研班开班的第二天。原计划下午由中国美协副主席、高研班导师黄格胜教授在桂林雁山校区做示范教学,因客人到访而推迟。漓江画派研究院院长左剑虹教授临时上阵,决定给学生做一次写生创作示范,地点选择了广艺桂林雁山校区的展厅附近。


雁山校区景观

雁山校园坐落于美丽的漓江之滨,盘山而建,这里环境幽雅,古树参天,曾经是国民党时期一位军阀的私家花园。这一天,左老师选择了校园内并不高大的几棵树和旁边的奇石假山作为写生对象,在画架上铺就了一张整六尺的竖幅宣纸。按左老师当时的说法,没有奇绝的风景,也能表达一种小情小调。


校园门前写生实景

中国绘画艺术的最高境界是自然,几乎每位艺术家都在追求着返璞归真的“无我”之境,左剑虹教授早年也曾跟随黄格胜教授学习,多年来一直在山水绘画的世界里坚持“大道惟朴”,不断探索、孜孜以求,现已成为当代中国画坛有相当影响的山水画家和著名的美术理论家。其作品苍茫、朴拙、浑厚,确立了独具一格的“惟朴”画风。左老师博学多思,纳于言而敏于行。作起画来同样言语不多,但不乏幽默风趣。这次创作过程中,时而讲解一些自己的创作思路和题材取舍技巧,更多的时间都是非常专注的画画。左老师画无定法、豪放不羁,观赏他的创作过程无疑是一种激情四射的艺术享受。

左老师在全神贯注写生创作


他先从一棵树的树干中部画起,大笔落墨,上下伸展,对所描绘的“对象”始终充满着无限的激情。其运笔时急时缓、时轻时重,勾皴点染反复交织,充满着音乐般的悠扬节奏。其中树枝的写生仅选择了丛林中富有情趣的部分枝条,取舍有度,大面积的树木仅仅做了局部打点,并没有画上树叶,后面的一棵小树处理成枝繁叶茂。前后疏密相生,充满美感。左老师在画法上有时像是随性涂抹,无序的变化中却充满着返璞归真的笔情墨趣;他不畏“色”的诱惑,对设色极为吝啬,这幅作品除墨色以外,仅隐约可见树干上浅透的赭石色,印证了画家一贯的“惟朴”风格。


当时天气闷热,整个创作过程左老师没顾上喝一口水,汗珠挂在脸上,汗水透出衣衫……。大约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主树和奇石小景交叉描绘、一气呵成。整个画面看上去远远不止左老师所说的“小情小调”,画面怡然有一种雅意高古和大气朴拙。眼前的实景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精彩的风景,感觉已无什么需要添加的元素,在我看来亦然是一幅完好的实景写生作品。作品是否已经画完?有些学生这时也许还在云里雾里。作品其实远远没有完成。


在学生的提醒下,左老师擦了一把汗,稍事休息。学生们忙着为作品拍照,我见老师自己也用手机拍照后静静端详,也许是在寻找作品的哪些不足。他没休息多久又站起身来,拿起画笔在作品上作整体的水墨调整,局部的微小刻画,反复勾皴点染,直至所画部分满意为止。


左老师创作的前一部分效果图

这时,黄格胜教授不知不觉突然出现在写生现场,一定是忙完公务因惦记着教学急忙赶来。他的到来给在场的学生以极大的惊喜。黄老师先对左老师的画作给予高度评价,针对作品表现的风格向在场的学生做了简要的讲解。



黄格胜教授来到写生现场示范教学


接下来出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黄老师和左老师两位老师好像心有灵机,黄老师仿佛知道画面还有什么元素没画,留一部分正等待着他补充完成。黄老师点评完毕拿起画笔接着补画起来。老师绝不一笔一划的对景摹画,亦然胸中自有丘壑。他先以精准的线条绘制石阶,我们不难发现黄老师有意将奇石前面的石阶“搬家”,移入了奇石的左侧,黄格胜教授开始静静的凝视作品,也许是在寻找更深的喻意。画完石阶抬头四处观望,在实景写生的视线之外,见到背对奇石写生的一侧是学校的展厅和图书馆,建筑风格古色古香,其亭台楼阁隐映在丛林之中,于是停了下来观察片刻,立马回到画架,在几棵树干之间的缝隙中很快补画了一座亭子,和先前所画石阶的走向刚好呼应。是否是“书山走路”的味道不得而知。亭子也同样没有对景临摹,许多元素黄老师已经画过千百回,早已浸入他的脑海之中。


黄老师开始作画

接着黄老师又以粗狂的笔墨很快在树石前补画前景:先画了多块石头、我们注意到所画的石头的位置正好占用了实景中石阶的位置,大小不等石头错落分布,将树木和原有的奇石巧妙的连为一体。自然形成了意想不到的溪水潺潺,使原有寂静的山林立刻充满了气象活力。这是老师将石阶小路有意左移的目的所在,让观者如梦方醒。在右侧继续补画了一座古朴的石板小桥,不免让人想起“小桥流水人家”的诗情画意。这一切的艺术变化让一旁观摩的每一位学生为之一震,为老师丰富的想象、贴切的处理暗自折服。


黄院长补画近景

黄老师约花费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补完了近景,到外面暂且休息。之后左老师又一次上阵,在几棵树木的背后“无中生有”,增加了实景中并没有的后景——远山,淡淡的远山笼罩在飘渺的薄雾之中。我注意到左老师笔下的山并不像桂林惯有的那样圆柔,而是相当高耸而雄拔,我想这一定不是老师的疏忽,而是特意要表现一种艰险和生命的力量。如果说黄老师的补画使这幅画面静中有动,情趣盎然,左老师最后意象添加的山峰完全将意境推向了深远。”有山则秀,有云方灵”,原本以为是一幅平淡无奇的“小情小调”,经过两位老师的不断填充,亦是蔚然大观,层出不穷。

左老师在作最后的润色

作品的画龙点睛之笔在最后的题款。为了纪念这次难忘的合作教学,经左院长提议,黄格胜教授欣然接受了题款的任务。黄老师思琢一会儿,建议左老师在画面的亭子内加添一位读书人的身影。左老师心领神会,很快加完了一位朗朗读书的学子。于是,黄老师最后在画作右上方题写了遒劲的《雁山时有读书声》的题款,并补记“二零一五年中秋为剑虹作品补画并题”。题款一经写出,令在场的所有人员为之惊叹!画幅所表达的内容仿佛不再是表面的山山水水,已经由物境升华到情境、仿佛是意在心灵的述说。也许正是画家对深爱的校园、对弟子的一个期待,一份情感的表达!笔在画里,意在画外。一幅意境深远的作品由此诞生。


黄老师题款《雁山时有读书声》

我们知道,早在唐代就有画家提出了“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绘画理论,一千多年过去,至今仍然是现代艺术创作的座右铭,许多画家将其奉为至则。对于许多人而言,对景写生“外师造化”也许并不难,然而,“中得心源”之境却常常使学画者难以意会、更难以企及。


看了两位老师的示范教学,可以说是对“造化自然,中得心源”形象而生动的诠释。深感受益多多、深有启迪。


启迪之一,以自然为师。实景写生是黄格胜教授多年来倡导的绘画创作的精髓,也是当代画家创作取之不尽的源泉和生命所在。
启迪之二,功夫在象外。黄格胜对学生提出了“高度、难度、深度、厚度”的艺术要求,真正的艺术造诣不单单是笔墨功夫,需要宽广的视野和深厚的文化积淀。
启迪之三,境由心生。对于初学之人往往习惯于照抄照搬的写实,中国画恰恰不是以写实为目的,不是比“具象”,要源于自然,高于自然。是以境界分高低。境是一种思想的提炼和心境的禅悟。

一次短暂的山水画示范教学结束了,每个人需要学习的艺术精髓远远不是短时间能够掌握,也许需要一生的探索和追求,注定任重而道远。


最后完成稿欣赏



记录艺术点滴/关注艺术探索/分享生活精彩!

邮箱:956780913@qq.com.

来源:华艺轩邹立行,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369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