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一下关于梵文注音的问题

在《说二件文学作品中的违反常识的桥段》一文中,我说了“九阴真经”使用汉语注音总章,然后被段皇爷翻译出来的事,觉得不可能。

当时举的例子不是很好。

本文再来说一下这个问题。从一种语言到翻译成另一种语言,通常地名,人名,都是按音直译。比如我们说的“汤姆”,“杰克”等。

这些名字,和英语发音很近。但在汉语中,有一些名字,与英语的音就有一点远。比如是“Hawaii”,我们现在音译成“夏威夷”,现在用普通话发音,就会有一点差异。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这个译法,是来自于粤语。在粤语中,“”发“ha“。

当年这个译法应是从粤语区先叫开后推广到全国的。同样的,“夏娃”,这个来自圣经的名字,在英语里是“Eve”。圣经犹太教的经文,最初用希伯来文写成的。

在希伯来文中,它的拼法是“Ḥawwāh”,所以用粤语来读“夏娃”,就和“Ḥawwāh”相近了。另一个单词,就“Adam”,现在我们都叫“亚当”。但这个词发音应是“阿”,不是”亚”。在粤语中,“亚”就是发“阿”的音。

如果我们用粤语来读“亚当”,就和“Adam”配得很好了。汉语的发音一直发生的变化。主要是由于政权变更导致官话变更引起。这些变化,会在古诗中留下一些蛛丝马迹。比如“远上寒山石径”,这个“”字与后面“白云深处有人”的,就不押韵。

这个是由于普通话中“斜”和“家”不押韵,但在创作这一首诗的那个年代,它们是押韵的。

在一些方言中,这二个还是押韵的。

比如在我的家乡扬州话中,“斜”就发“qia2”,它就可以和“家”押韵上。另一个有意思的单词就是“夜叉”,这个是从梵语中音译过来的名词,也有译成“药叉”的。

猛一看,这二种译法相差得太远。但在扬州话中,“夜”发“ya1”的音,“药”发“yia2”的音。二者就发音很近。梵语中,这个词发音是“yakṣa”。可以看出,在古代,“”是发“ya”类似的音。

汉语,从“时间”和“地理”二个维度可以看出,它是有演变的。这个是由于它的表义不表音带来的,只看文字,我们体会不到它的发音变化。

****分***隔***线*****

云南这一块地,自元朝开始,才入中国版图。元朝之前,唐朝唐玄宗时候,当地有一个政权,“南诏”国(公元738年建立)。

后来唐昭宗天复年间,南诏国清平官(宰相)郑买嗣发动政变,灭了南诏,建立了“大长和国”(此时是公元902年)。

再谈一下关于梵文注音的问题
再谈一下关于梵文注音的问题
再谈一下关于梵文注音的问题
再谈一下关于梵文注音的问题
再谈一下关于梵文注音的问题
再谈一下关于梵文注音的问题
再谈一下关于梵文注音的问题
再谈一下关于梵文注音的问题

后来短短的几十年内,大长和国又被大天兴国取代,大天兴国又被大义宁国取代,大义宁国最后被大理国取代。

大理开国是公元937年,当时还处在唐末大乱世——五代十国。后晋(沙陀人石敬瑭建立的政权)的通海节度使段思平联合洱海地区贵族:高方、董伽罗等灭了前朝——大义宁国,定都羊苴咩城(今云南大理),国号“大理”。后来高氏掌权,成为大理的实际话事人,而大理段氏则沦为傀儡。

再谈一下关于梵文注音的问题
再谈一下关于梵文注音的问题

大理经历了后汉后周两宋,后来被崛起的蒙古所灭。原因是:蒙古人攻不下南宋的四川和长江防线,就绕道西南,从南宋的后方开始进攻。大理就这样遭了殃,此时是公元1253年。

再谈一下关于梵文注音的问题
再谈一下关于梵文注音的问题
再谈一下关于梵文注音的问题
再谈一下关于梵文注音的问题
再谈一下关于梵文注音的问题
再谈一下关于梵文注音的问题

从这么来看,大理的“段皇爷”和“九阴真经”的作者黄裳(福建人),因为出生地域不同,使用同一种语言的可能性很低。

文中部分资料来源于网上,我于2013年去过云南,在麦子带领下,和尘飘渺,糟老头四个人一起游玩了南诏国遗迹。

当时没有做功课,对南诏大理历史一无所知,我们当时只能“到此一游”了。

另外,大理之所叫大理,由于那里出产大理石得名。大理石由方解石或白云石重新经过结晶而成的,属于变质岩。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服务中心
服务中心
联系客服
联系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