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2020年是奇怪的一年,那么多事发生,一切的一切突然以真实的面孔暴露在我们眼前,似乎我们之前视而不见和爱矫饰的嘴脸被人摆正,不得不正视这个世界并没有我们想象得文明与和平。

平等也许根本就不存在。当一个黑人和白人衣冠楚楚地站在我面前,我很难把黑人与科学家,政客,外科大夫与律师联系在一起,他们在我的潜意识中被归入运动员和rapper的盒子;而当一名越南客户叩响我的办公室时,抬头瞬间我的眼前闪过一片绿色稻田伴着战争中飞机的呼啸。我讨厌自己的潜意识是那么得不灵活和不宽容,像一个难搞的老太婆,但是我的潜意识是来自这个世界对我一遍又一遍的洗礼。

2020年世界乱成一团的时候,我坐在书房的角落里翻看一些真实发生在过去的案情,有书也有片子,其中一本芳娜·霍戴尔写的自传《终有一天她将黯淡》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芳娜·霍戴尔是谁?她是“黑色大丽花惨案”疑犯的孙女,直到长成少女才知道自己的惊人身世,她颠簸的成长史与这桩惨案紧密联系在一起。

发生在1947年的黑色大丽花惨案依旧是时下的话题,因为它的骇人程度,还因为它至今未破。受害人伊丽莎白·萧特的尸体在google上能被如此清晰地检索到,我觉得那真是一个噩梦。

黑色大丽花惨案包含的东西太多了。其中有一个女孩的好莱坞明星梦,一起父女乱伦案件,一位神秘的天才医生,一栋可能是碎尸现场的美丽大宅,还有凶手对艺术的热爱,而这种热爱又与超现实主义有着极大关联。

几十年中,黑色大丽花被创作成了书籍,电视剧和电影。一枚黑色的月亮,悬挂在高夜中,神秘,残酷且充满对人性的嘲弄。2006年的同名电影我觉得一般,但推荐2019年制作的6集短剧《I Am The Night 黑夜如我》,正是根据芳娜·霍戴尔的自传改编的。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I Am The Night 黑夜如我》

在开始讲述黑色大丽花这个故事前,我想先说明一下,虽然案发现场的图片很重要,但在这篇文章里没有血腥的图片,因为要照顾到心理比较脆弱的读者,如果你想要更多地了解,网上可搜索到许多图像资料。

1947年1月15日,洛杉矶市中心街区,上午10点左右,一名家庭主妇和3岁女儿路过诺顿街区一片茂盛的草地时,这位主妇看到一具被毁坏的人体模型躺在那里。出于好奇,当她走近看时,恐惧地发现这原来是一具被肢解的赤裸的女性尸体,于是立即报警,举世震惊的“黑色大丽花惨案”就此拉开帷幕。

案发现场是这样的:尸体被拦腰斩成两段,面部朝上,双臂上举,肘部弯曲,双腿笔直伸展,分开大于60度,两部分尸体被相隔约50厘米摆放。上半身的脏器被清洗后塞入胸腔,经解剖胃内部分残渣显示被害人曾吞食过排泄物。下半身子宫被切除,尸体内外被水清洗过,因此无法确认是否受到性侵。现场未见血迹,非处理尸体的初始地点。被害人胸部遭到严重破坏,右侧乳房被切除。嘴自两边嘴角被刀延伸割至耳根,呈现如小丑般诡异笑容。被害人在死前推测被折磨36至48小时。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现场

死者名为伊丽莎白·萧特,一个出身穷困的来好莱坞寻梦的年轻女孩,曾与一名飞行员恋爱,后男友因飞机坠毁死亡。或许是为了悼念爱人,又或许是为了特定的着装风格,萧特总爱穿一身黑色(黑色的内衣、外套、裙子、丝袜和鞋子,黑色的头发,还有一枚黑色的戒指),于是周围人开始称呼她“黑色大丽花”。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伊丽莎白·萧特

在萧特人生的最后六个月,她频繁地在南加州一带不停搬家,和其他想在好莱坞打拼的年轻女孩合住,白天经常徘徊于街头,幻想在某个时刻被星探发现改变自己的命运。她没有固定的工作,时常向对自己有兴趣的男人索取食物、衣物和烟酒。

最后一个见过萧特的是罗伯特·曼利,一个红发的已婚销售员,当时是警方的头号嫌犯。据曼利回忆,在事发前一周也就是1月8日晚上,他注意到萧特独自一人走在路上,于是把她叫上自己的车。第二天,曼利开车送她到长途汽车站,两人告别。曼利顺利通过了测谎试验,警方认为陈述应该是真实的。人们最后看到萧特,是在比特摩尔酒店附近。

从1月9日到1月15日萧特尸体被发现,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位向往好莱坞大荧幕的女孩终于在悲惨地死去后成为了电影“主角”。

就在警方困惑不已时,媒体先驱报收到一个邮寄的包裹,包裹上注明:“这是大丽花的财产,还会有信件寄来。”信上的字母是从报刊上剪下拼贴的。

包裹里是萧特的私人物品,包括她的出生证明、社会保障卡以及男友讣闻的剪报。里面还有一本通讯录,通讯录上有几页被撕,剩下七十五名男性的名字和联系方式。警察很快追查到了这些男人,在询问中,他们都表示萧特是他们在街上或俱乐部里遇到的,他们给她买酒,请她吃晚餐,在酒足饭饱之后她常常借故走掉。

1月28日,又一封简短的信件被投递到了洛杉矶警署,写着:“星期三,1月29日上午10点是转折点,(我)要在警察那里寻开心。”

不过,凶手并未如期而至,而是再次寄给警方一张拼贴加手写的信:“(我)改变主意了,你们不会和我公平交易的,大丽花的死是合理的。”

在之后所有十六封疑似凶手寄来的信笺中,只有这三封得到了警方和专家一致认定,认为是来自凶手的。

当案件公布后,在很短的时间内竟有33个人向警方自首说自己就是凶手,警方在调查后将其中大部分人送进了精神病院。萧特通讯录上的七十五名男性经调查也被全部排除。洛杉矶警署用了3年时间调查这个案件,数百名嫌疑对象接受了审查,却终是一无所获。

那枚黑色的月亮,于是一直悬挂在高夜中。神秘,残酷且充满对人性的嘲弄,直到2013年一本书的出版。

2013年,一名洛杉矶退休警探斯蒂夫·霍戴尔写了一本书《黑色大丽花:复仇者2》,此书让人震惊并且迅速热销,黑色大丽花再次成为街头热议。书的内容是斯蒂夫·霍戴尔对案情的分析,并且分析结果是凶手就是他爹,即去世多年的外科医生乔治·霍戴尔。

斯蒂夫的分析总结如下:

  • 验尸官曾表示凶手切割尸体的手法非常专业,具备外科手术经验的人才能做到的,而斯蒂夫的爹恰好是名外科医生。
  • 在死者的臀部上有一个标志,一个用交叉的平行线画出的阴影,这正是乔治・霍戴尔生前最崇拜的好友即艺术家曼・雷惯用的技法。
  • 笔迹专家发现当年凶手寄出的信件中,部分手字迹与斯蒂夫的爹字迹几乎一样。
  • 斯蒂夫在爹留下的遗物中发现两张很像死者萧特的照片。
  • 斯蒂夫在家宅扩建的单据中发现一张收据,显示在萧特被谋杀的前几天,他爹购买了10包50磅重的水泥,而当时在案发现场不远处曾发现一个同型号的空水泥袋,袋里有血水,被证明是凶手用来抛尸的。

他还很详细地指出是曼·雷的两件作品给老爹提供了作案的灵感,即: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曼·雷1934年作品:“Minotaur 人身牛头怪物”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曼·雷1936年作品:“Les amoureux 那些恋人们”

斯蒂夫引用并解释了那么多,以至于当年未破案的洛杉矶警员们给他写了表扬信。

那么斯蒂夫的爹,外科医生乔治·霍戴尔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乔治·霍戴尔

乔治·霍戴尔是个很复杂的人,出生富贵,并且是个独子,他受过很好的教育,智商听说高达186,但他的聪明似乎很机械,一心想成为艺术家的乔治曾是个音乐神童,技艺极为精湛,在洛杉矶音乐厅举办过钢琴独奏音乐会,但因为欠缺情感,而无法成就远大梦想。

他最初念的是加州理工学院,当时只有十几岁的他因和教授妻子传出性丑闻而被迫休学。后改学医学,毕业后开了个诊所,专业领域是皮肤科,但私下里是为名流治疗性病与堕胎。

黑色大丽花发生的年份是1947年,在1945年乔治的女秘书突然因“服药过量”发生意外死亡。她死时乔治就在现场,并且在报警前销毁了秘书的私人用品。警方因无法证明其犯罪而最终不了了之。

但在警察因为后来的大丽花案窃听乔治的电话时,他曾说过这样一段话:“假设我杀了黑色大丽花,他们现在也无法证明了,他们再也不能去问我的秘书了,因为她已经死了。”

1945年他和第二任妻子离婚,并买下洛杉矶高尚区一栋著名建筑Jaws house入住其中,从1945住到了1950年。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Jaws house

这栋豪宅始建于20年代,前主人是知名摄影艺术家John Sowden,由劳埃德·赖特(顶级建筑大师弗兰克·劳埃德·赖特之子)设计完成。这座美轮美奂的别墅大量吸收了玛雅神庙的灵感,正面看象一头大白鲨张开的嘴巴,内部庭院深深,有露天游泳池,种植着热带植被与繁茂果树,光线幽深。该别墅离萧特最后消失的比特摩尔酒店很近,因此后来被许多人认为是碎尸之地。2017年,该别墅公开出售,要价470万美金,不算贵,因为使用面积才520平米,与加州的豪宅标准相比,比较狭小,更何况里面可能发生过恐怖之事。

1949年,乔治·霍戴尔上了新闻头条,被控告性侵了自己14岁的亲生女儿。同年他突然接受了一份来自联合国的工作,迅速搬家去了中国,后又辗转到菲律宾。在整整40年后,当黑色大丽花惨案被人们遗忘后,他悄悄和一位菲律宾女友回到美国,该女子成为了他第四任妻子,而乔治·霍戴尔最后寿终正寝。他的一生有一票名气很大的朋友,比如达利,曼·雷,杜尚,马克斯·恩斯特,玛格丽特,甚至作家亨利·米勒。

你会发现在这些名字中,许多是超现实主义艺术家,而黑色大丽花一案的尸体处理与摆放,在超现实主义作品中是如此熟悉。我不知道乔大夫是否是真正的凶手,但这起案件与超现实主义有着如此明显的联系。先看一下以下作品: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阿尔贝托·贾科梅蒂:“Surrealist Table,Woman with Her Throat Cut”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曼·雷:“The Twin”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达利的:“Art of Radio”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马克斯·恩斯特:“Anatomy as a Bride”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Hans Bellmer:“The Doll ”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马格利特:“The Eternally Obvious”

此外,杜尚曾创作过一件奇怪的作品“Etant Donnes(译为英语的Given)”,创作年代至今不详,推测为1946-1966年间。这件装置是在杜尚死后才得到展览。作品中,门洞背后一个裸体女人横陈在草地上,手里拿着一盏汽灯。不觉得作品和陈尸现场如此相像吗?而杜尚和乔大夫也是朋友。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杜尚:Etant Donnes

杜尚知道这起案件的内幕吗?还是这起案件的参与者有若干名?动机是对超现实主义在现实中的实践,即通过对一具尸体的摆弄吗?

一战孕育了达达,在达达艺术消退时,超现实主义开始崛起。在巴黎以布勒东为首的作家和诗人从18世纪的梦幻文学中获得了灵感和启示,结合了弗洛伊德关于梦境和潜意识的理论,还有意大利艺术家基里科的画作中得到了启示,1924年超现实主义诞生,其运动影响范围非常广,并且持续长达半个世纪,直到60年代衰落。

超现实主义从最初的诗人与作家,慢慢延伸到了视觉艺术。其中我最喜欢的是基里科,曾写过一篇公众号“基里科:一把诗意神秘的消音器”(点击打开)。虽然基里科不愿把自己归入超现实主义,但他在描绘梦境与潜意识的成就上远高于后来的超现实主义艺术家。那看似温暖却没有爱意的秋阳,那对应着“秋天九月”的“下午五点”,基里科的玄奥与哲思是最符合流派最初理论的。

在超现实主义中,潜意识被鼓励为创作的动力,它超越了理智与伦理,并且不考虑阅读和观赏者是否能接受。梦幻是开拓想象的沃土,但梦幻并不是现实的对立面,超现实主义强调梦幻的真实性,它是另一个现实。

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并不受我的喜爱,首先我不喜欢布勒东,觉得他似乎有点厌恶女性。我也不喜欢达利,他创作中所谓的“潜意识”太具备自我意识了。还有曼·雷,寻找快乐和自由是他创作的基本原则,其中还包括社会所禁之事。总之,超现实主义让我觉得自己在面对一群吸食着毒品,飘飘然,性欲高涨,视女性为玩偶,充满偏执情绪并主张自由无边界的男人们。

女性在超现实主义运动和其后续发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她们是男性欲望和幻想的实体呈现。美国艺术史学家玛丽·安·考斯在《解读超现实主义女性:我们是个问题》中写道:“没有头。也没有脚。时常没有手臂;从来不会携带武器,除了诗歌与热情。看呀这就是超现实主义艺术家描绘的”她们“,这些女性就是这样被拍摄和涂描的,就是这样被强调,被肢解,被戳孔和切割的:难道她们 (我们) 就非要这样支离破碎吗?Hans Bellmer创作的‘玩偶’已经够可怕的了,比它更糟的是曼·雷作品中女性至始至终的情欲形象。”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曼·雷的“小提琴”寓意着拨弄女性

也许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的幻想中深植着对女人的轻蔑。女性艺术家在这场运动中无法获得真正的地位,但布雷东却很看得起弗里达,当他邀请弗里达加入运动中时,弗里达婉然拒绝了。她与里维拉的婚姻使自己感觉变成了一个次等的艺术家和人,最后她以自画像“两位弗里达”结束了这段婚姻。在画中一位为丈夫里维拉所爱,另一位为他所弃,她们手牵手,穿着华美新娘礼服的她断然剪短了连接她们的管道并用钳子为自己止血,而另一个她以忍受来表达女性当时的命运。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黑色大丽花惨案和超现实的2020

“两位弗里达”

弗里达的作品几乎都是自画像,主张以自己的形象来关注自身,而超现实主义中的一些男性艺术家把女人视为男人的欲望与需要的投射物,以男性膨胀后的形象来烘托自己。

我并不想说黑色大丽花惨案是超现实主义的错,我只是对凶手看待与对待女性的态度觉得有探索的必要。

就像最近四起的反歧视运动。发起和参与一起风暴似乎比探索人性与内心更加容易。群起的愤怒看似简单直接,然而每个人的愤怒到底还是不同的,因为各自遭遇的不同。

我们真的在为受害人愤怒吗?还是为自己?为自己曾经遭遇的类似不公正?还是为完全不相干的事?是否只是对自己的生活不满?是否在寻找可以谴责的对象?是否想要推卸自己的责任?我们的愤怒是救赎还是忏悔?我们的愤怒究竟是真实的吗?我们的愤怒是对全世界的抱怨吗?是否全世界的人类都参与了这起谋杀?

2020年,世界很纷乱,我在书房的角落里翻看一些真实发生在过去的案情。我不太关心病毒,也不太关心是否会发生的经济萧条,或是各国正在进行中的风暴。在2020这一年,我特别想要探索的,是人心。

Rather than Love,than Money,than Faith,than Fame … Give me Truth!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服务中心
服务中心
联系客服
联系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