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魔岩三杰,如今梦归何处

张楚“死了”,何勇“疯了”,窦唯“成仙了”。

这是影响中国摇滚史的三个人,如今最终的结局。

也是那个年代,最终的句号。

曾经的魔岩三杰,如今梦归何处

 当年的魔岩三杰

国摇的历史用“高开低走”四个字来形容再适合不过了。

但当时那个年代,中国市场对摇滚乐的强烈关注,用“空前绝后”这四个字绝对不为过。

在那个对摇滚还属于朦胧时期的人们来说,中国的摇滚歌手告诉我们什么是摇滚乐,并且把中国的文化融入其中,造就了当时的辉煌。

魔岩三杰,崔健,唐朝,超载,黑豹,指南针等等一系列我们能想到的,在国摇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名字的人们,均出自那个时期。

正因为如此的关注度,才让1994年的红磡成为里程碑式的摇滚之夜。

“死了”的张楚

曾经的魔岩三杰,如今梦归何处

姐姐张楚 – 驿动男人心1

曾经的魔岩三杰,如今梦归何处

张楚的音乐,是充满思考的音乐。

有人评论他为诗人,我觉得挺恰当的。

他的歌词在那个时代创造出了深度,也写出了那个时代独有的悲凉。

一首《姐姐》,感人至深,唱着《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却在演示自己的孤独。

张楚的歌,词真的太好了。让我感觉,当时的设备根本不可能把他词中的情感表露出来,但他还是做到了,并且在94年的红磡到达了中国摇滚的顶峰。

但继《造飞机的工厂》后,张楚却很少发声了。

也是那个时间段,国摇急转直下。仿佛突然之间,中国的摇滚梦就破碎了。

如今再次提到张楚,没人会去在乎他是不是发了新歌,他的现在生活如何。大家提到这个名字,都是用来回忆,回忆当初的年代,却没人关心他的现在。

张楚是幸运的,或者说他们的那个时代对于玩摇滚的一群人来说,都是幸运的。

在那个真正属于《中国摇滚》的时代,他们的横空出世,标志着国摇的崛起,但飞速的陨落,或许是他们都始料未及的。

“疯了的”何勇

曾经的魔岩三杰,如今梦归何处

钟鼓楼何勇 – 垃圾场

曾经的魔岩三杰,如今梦归何处

我曾经在何勇的一首歌下面评论了“海魂衫和红领巾是我儿时的梦啊”。获得了不少赞。

国摇的历史中,你很难想像,有一个人随意的穿着海魂衫和红领巾,却把它穿成了摇滚的元素。

年轻时候的何勇,他的歌曲疯狂,叛逆,呐喊,活力。他基本上集成了所有摇滚该有的元素,什么都敢唱,什么都敢说。所以在94年红磡的演出中,他的登场,点燃了现场的气氛,推入了高潮。

唱《钟鼓楼》时那句“三弦的演奏者,我的父亲何玉生,笛子,窦唯”,这句话在当时的摇滚迷心中,留下了多么深的印象。

但最后的结局呢,因为一句话的禁演,疯进了精神病院。出来后再也没有当年的精神气了。

如今的何勇,人们只会在乎他当年的名气,却很有有人关注现在的作品了。这是魔岩三杰如今最可悲的情况。

“成仙了”的窦唯

曾经的魔岩三杰,如今梦归何处

噢!乖窦唯 – 黑梦

曾经的魔岩三杰,如今梦归何处

当年的窦唯还是一个翩翩少年,做的歌曲还是很有音乐性的,还没有开始向实验性音乐转型。

为什么现在都喜欢把窦唯叫窦仙儿,除了一些跟风粉外,更多是窦唯的音乐是做给自己的。

他在探索自己的底线,自己的尽头,他做出了《殃金咒》。

实话实说,真的听的懂窦唯的实验性音乐吗?我相信不是和他有同样境界的人,很难懂他的想法,《殃金咒》我完完整整听下来就听过三次,但我确实也没有理解他的想法。

但这就是窦唯。他根本就不在乎世俗的想法。你说他如果想做一首受众的歌,他不想做。

其实窦唯也是凡人,人们说他成仙,也只是对他才华的肯定。他不是神,也不是仙。希望人们关注的是他的作品,他只是想在音乐的领域成为个中翘楚。

然而某些媒体却喜欢渲染,“王菲前夫”,“发福的地铁大叔”等等,我们现在看到窦唯的消息全来自这些八卦,但却没有多少人再去关注他的音乐了。

曾经的魔岩三杰,如今梦归何处

我觉得他们三个人的思想在那个年代,真的是很超前了。但他们同样也得益于那个年代对摇滚乐的重视,才有了当年的成就。如果放到现在,真的不一定会有如此高的成绩。

现在魔岩三杰的时代已经过去太久了。

但他们的名气却在摇滚圈子里日渐响亮。

但最可悲的也正是如此,人们关注的只有过去的历史,却没有关注如今的作品。

但换句话说,他们仍然是成功者,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永远比那些在背后跟风的人强100倍。

我还是希望摇滚在中国能再次兴起,虽然很难,因为他的起点太高了,但如今同样还有一批有一批的摇滚人在坚持着这个文化。

万青,新裤子,后海,痛仰,草东,指人儿,扭机,刺猬,反光镜,低苦艾等等正在为这个文化奋斗的音乐人们,加油!


简介:主人有点忙,还没来得及写简介~
(0)
打赏 喜欢就点个赞支持下吧 喜欢就点个赞支持下吧

声明:本文来自“天一夜”,分享链接:https://www.zyxiao.com/p/13209    侵权投诉

网站客服
网站客服
内容投稿 侵权处理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