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

孔子曾对他的学生说:“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只有广泛地进行横向延伸,你才能触类旁通,精一知十,开辟出更广阔的思维通道。

朱熹也说,举一而反三,闻一而知十,及学者用功之深,穷理之熟,然后能融会贯通,以至于此。

举一反三是一种发散性思维,发散性思维是指一个人进行横向思考的能力。一些人的思维往往拘泥于某种定势,遵循着一种可以预测的路径;而有些人的思维则能跳脱出来,有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后者在需要创造力的工作中表现得更好,他们的爱好也更具创造性。

教育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呢?“如果我们将学过的东西忘得一干二净时,最后剩下来的东西就是教育的本质了。”这句话来自教育家B.F.Skinner的名言。所谓“剩下来的东西”,其实就是自学的能力,也就是举一反三或无师自通的能力。就像《倚天屠龙记》里的张三丰问张无忌:“都忘了吗?”张无忌说:“忘了。”张三丰说:“忘得好。”

建构主义教学设计专家戴维·乔纳森,他提出了有意义学习的五个要素。这五个要素包括建构性、真实性、有意图的、主动性和协作性。

建构性——学习就是学习者解决问题的过程,如果通过学习解决了问题,建构了新的认知,那么这个学习就是有意义的。

真实性——学习的内容应该是切合实际的,与旧有经验有关联的,这样才能在旧有的基础之上建立新的认知。

有意图的——学习的过程应该是学习者有意图的学习,在某种具体的场景或者情境下,更容易产生持续的深度学习。

主动性——学习需要激发学习者的主动性,由内而外的学习动机能够激发学习者更加深入理解和掌握知识。

协作性——学习是一种社会性的心理活动,需要学习者之间、学习者和老师之间不断影响、碰撞、交流、探讨,需要经过不断的纠偏与改良,最终达成有意义的学习。

20世纪70年代初,哈佛大学的教育学家兼网球专家蒂莫西·高威在他开设的网球训练课程上,意外地发现一位临时调来的滑雪教练教出的网球学员竟然比专业网球教练教出的学员进步更快。他对这个有趣的现象进行了一番深入的研究,发现原因是专业网球教练对学员的动作要求严格并且不断示范和纠正,导致学员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动作是否规范上,当网球飞过来时却手忙脚乱。滑雪教练对击球的动作没有特别的规定,只是通过开放式的提问要求学员把注意力集中在网球上,根据球飞过来的方向自行调整动作。由于学员自主抉择、身心放松、注意力集中,反而学习得更好,打出了更好的球。后来,高威把这个觉察延伸到了商业领域,通过研究和实践,撰写了《网球的内心游戏》等系列畅销书籍,帮助组织中的领导者创建学习型组织,经理人员通过教练技术辅导下属,进行个体高效学习和思考。

人类的学习要实现化知识为能力,实现知识的迁移,就一定要经过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获取信息和死记硬背的能力,这就如同计算机收集数据和储存数据的能力。第二个阶段是消化和理解,这就是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的过程,就如同计算机处理数据,给出结果。第三个阶段是反思和总结。魏征曾说:“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学习对过去的结果进行反思,从而学习进步是极其重要的一环。只有做到这一点,我们才能不断主动进步。于计算机而言,这是深度学习技术的新突破,可以从自己产生的结果中学习,并不断进步。第四个阶段是逻辑推演。这是掌握更抽象的底层规律的方法,更是知识得以很好的迁移的过程。当然了,如何把学过的东西“迁移”到其他问题上去,也是深度学习中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传统死记硬背式的学习,往往仅停留在获取信息的阶段。当然,并非说死记硬背无意义,只是死记硬背不能消化,就无法获得任何技能。何况在此层面上,相比于计算机,人是毫无优势的。倘若一个人的学习仅停留在获取信息的层面上,那么就如同老式的计算机一样,每一点“进步”均需要借助外界的力量帮助灌输,结果就是缺乏理解,没有反思,更谈不上迁移。如此一来,学习就失去了意义。

对比以上第二至第四个阶段,我们可以发现,第二个阶段的消化理解可以让我们获得一个运用场景下的技能,第三个阶段的反思和总结可以让我们拥有运用于十个场景的技能包。如此一来,经过融会贯通,我们就可以理解规律的底层,进而获得成百上千个技能包。

学习时,一定要从结果中学习,不断反思,并把知识从旧问题迁移到新问题上去,如此才能不断优化自己的思维,在学习中实现真正的进步!

华为引进IBM的管理时,任正非要求先僵化,再固化,再优化,即先要僵化地把别人的东西全盘接受,然后努力将之变成自己的东西来践行,熟练掌握之后再看是否有优化的空间,这是学先进的正确方式。

我们要相信重复的力量。职场上,你彩排得最多,你就能即兴发挥得最好。重复是学习的基础,不管是管理者还是员工都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和强大的耐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杨振
联系杨振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