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之世界

1,文化

清代光绪年间刘省三公案小说集《跻春台》里,多次都用了“搞”——“门和窗格都搞去卖了” 、“搞的满地是酒” 、“胆子越搞越大”……

但出现在明清小说里,不一定是什么好事,基本等于说这是一种粗鄙的用法,根本上不了大台面。因为同时期的万历皇帝实录里,几百万字一个搞都没有。

有学者研究统计,上世纪40年代,作家老舍百万字巨著《四世同堂》里的“搞”字出现了16次;到了80年代,作家路遥同样是百万字小说《平凡的世界》,“搞”字出现了有261次。“搞”动词后通常可以跟着抽象事物,有“从事”“进行”的意思。 “搞”是看似简单,但是可以雅俗共赏的词,一种消解正儿八经的诙谐式表达方式。

比如“搞研究“”搞音乐”“搞关系”,这里的“搞”往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一旦说做研究,做音乐,就显得不够随意,缺乏云淡风轻的精神境界。重庆的“没水了”就是“搞干了”、“鸭子走进秋天——搞不赢”(形容人要规矩点,不要随便惹事);还有贵阳的“搞不惯、莫搞忘、搞场子”;成都的“搞不灵醒、搞啥子名堂”;武汉的“搞屎棒、搞拐了”;还有广东地区的“搞搞震、搞掂、有无搞错”……

“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孔子说:“但凡拿了十条以上腊肉的人来向我提问题,我没有不认真回答的。”他甚至会告诉你,你要获得老师对你的青睐,最少要做一件事:送礼。

“脩”是因为干燥而缩到一起的意思,又叫脯,在这里指代肉干、腊肉。束是十条的意思,所以束脩就是十条老腊肉。孔子说:“但凡拿了十条腊肉以上的人来向我提问题,我没有不认真回答的。”这句话有意思吧。“吾未尝无诲焉”——一点儿都不会觉得麻烦。

老师公然跟学生说:“没拿腊肉来的人,我没有说不教,但拿了十条以上腊肉的人,我会认真教,不厌其烦地把我知道的东西都讲给他听。”

这和我们想象的孔子的人设很不一样,其实孔子就是这样一个实际的人,只是后人把他神化了。

1加1等于2是知识,1中包括两个0.5是知识,知道1个苹果可以切成两半是生活常识,可是从中得出“独中有对”、“凡物莫不有对”,即一中包含二而且一可分为二,这就是智慧。这不是直接凭感官或经验能知道的,而是从大量知识积累中悟出的道理。所以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不是实证知识而是智慧,是宇宙生成的辩证法。

同样,知道水有两个氢原子一个氧原子,是化学知识,可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这是智慧。因为他从水的特性中引出的是人应如何处世的道德结论。

知道白马是马是知识,而说白马非马则是智慧,因为它提出的是个别与一般相互关系的哲学难题。知道1.7米比1.6米高是知识,可由1.8米比1.7米更高,得出世界万物高矮长短是相对的结论,就不是量的知识,而是一种关于对事物认识中存在绝对性与相对性相互关系的智慧。

2,现实面对

人生最大的失误,不是有没有选择996。而是以为自己在追寻梦想,其实跟着别人瞎跑了一路……

一周五天,一天八小时,不是与生俱来,不是资本家的赏赐,而是多年来劳动人民不断抗争成果。既得利益者们通过时代机遇和原始积累完成了阶级跃升,然后教你感谢工作、加班加点、放弃生活、忽略家庭,活着就是一种赏赐。

凌晨三点,晚睡的年轻人还没回家,他已经开始工作。记者问:“是不是很辛苦?”他拎着破旧的大水杯,木然憨笑:“干啥不辛苦?但是总得干点啥啊。”大白话,也是大实话。谁愿意凌晨三点就去扫马路,谁愿意烈日下尘土里挥汗如雨。但是,人活着,总得干点啥啊。喜不喜欢,也得干。众生皆苦,人生在世,有些苦,谁都躲不了。没有一份工作是不辛苦的。

麦姐曾在一家外企工作,收入丰厚,但压力巨大,每天都为了业绩焦头烂额。而且公司规矩严苛,变态到女员工的高跟鞋限定三公分,多一分少一分都是违规。她撑不下去,辞职,换到一家小公司。这回轻松很多,但是收入骤减到之前的四分之一,负责的工作,也是一些无聊的鸡零狗碎。她说舒服是舒服多了,但是没有价值感,而且钱不够花,还房贷压力好大,想给孩子报个舞蹈班都要算计半天。生活是平衡的。你不为了赚钱辛苦,就要为了省钱发愁。

做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这是很多人的愿望。所以当工作变得面目可憎,许多人的第一反应往往是,选错了,赶紧走。可是再换下一份会好些吗?真的做了自己喜欢的职业就没烦恼了吗?未必。大部分工作干上十年二十年,就会进入职业倦怠期,也会烦得要死,想一脚踢开。它会在某些时候带给你乐趣和快感,但一定还有一些时候,它是压力,是折磨,是一潭死水,是狰狞野兽。但你依然要坚持——因为工作从来就不是用来享受的。它真正的意义,是你安身立命的资本,是你实现自我价值的平台,是让你有钱吃饭养娃,是让你夜半醒来不害怕。为了这些,你要熬。

不是所有人都会被梦想感召,人家就想做好一份工作好好过日子也没什么错。你非得逼人家进步,是你不对。是你缺乏管理的能力。

一份大数据报告显示,这届90后、95后年轻人正在狂加杠杆、躁动不安、偏爱中短线交易。为什么新一届年轻人要如此疯狂?有位年轻投资者这样留言:“穷疯了,真的太穷了,受不了了,真的穷的受不了了,只能疯狂的炒了。”钱是好东西,它能使人不再心慌,并且叫人产生自信心。

那些实现了财务自由的人,很有可能是更辛苦工作的人。即便像马云这样“完全财务自由”了的人,也仍然在辛苦工作。而幻想有一天发达了就永远不上班,每天都躺着晒太阳的人,可能永远都实现不了财务自由。过去我们一直被教育“工作就是为了更幸福的生活”,而真相可能是“工作中就藏着幸福”。

公司体制在衰退,但个体的力量远未壮大。走出办公室,一如走出那个温柔的良夜,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依然遥不可及。数字游民只局限在程序员和设计师的少数人选择,而且这两个领域已经高度红海化;U盘式生存被证明对抗经济周期波动的能力极差,当年呼吁做超级个体的人,如今已经成立了公司,基本不具备复制性。

抑郁症是完全可以治愈的。古今中外多少成功案例都证明了抑郁症是完全可以治愈的,抑郁症的治愈困难不在抑郁症本身,而在于患者活力的缺失、治愈信心的丧失和“三低”问题(“低识别率”“低就诊率”“低治疗率”)。

只要坚定信心、勇于自救、药物治疗、自我调整、改变认知、持之以恒就一定能治愈,而且改变不正确认知、纠正不正确思维模式尤其关键,只有治本才能提升“免疫力”远离抑郁。诸多治疗方法中,最有效的方法是:

3,自己掌控自己命运

无论你觉得多幸福,不管此刻他对你多宠溺,都不要将自己的命运交付依赖于任何人。在一段感情中,请记得,永远保持随时离开的能力。全职太太是这个社会最为辛苦,又被人贴上天天享福只知道买买买的标签,受了累还得不到该有的尊重与感恩,当关系发生问题,失去对方的同时,崩塌的会是自己的整个世界。即使你没有高职位,甚至没有稳定的工作,但一定要有自己的经济来源和养活自己的能力,因为那是你自己生存的保障,获取别人尊重的基础。

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绝境,只有绝望的心,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自己本来期待的东西,无论是一种生活,一个人,又或者是一件事,或许最终未必能达到你设定的目的地,也可能根本不能百分百实现你的预期,但只要你肯定努力就会有机会,而放弃就肯定没有可能。

每一场不必要的饭局都是对生命的透支,是慢性的自杀。

和不搭界的陌生人吃饭,你以为收获了人脉,实际上浪费了时间,消磨了家人的耐心;和嗜酒如命的老板吃饭,你以为赢得了赏识,实际成了陪人消遣的工具,给身体徒增压力;和酒肉朋友一起吃饭,你以为巩固了友情,实际上是无谓的娱乐,在变味的饭局里逢场作戏。真正有责任感的男人,一定是既有养家糊口的能力,又有平衡事业家庭的智慧。不该去的酒局果断拒绝,这是为了别人,更是为了自己。

即使是再好的朋友,看他时都要记得带礼物。

4,创业成败

公开数据显示:中国每年约有100万家企业倒闭,平均每分钟就有2家企业倒闭!中国4000多万中小企业,存活5年以上的不到7%,10年以上的不到2%!换言之,中国超过98%的创业企业最终都会走向死亡。如今的环境下,草根创业的门槛越来越高,成功率变得更低。

2016年,吴硕城还在一家大型企业上海分公司担任总经理,也算是“身居高位”,出行有公司特配的奔弛车,但时间长了,他也觉得这一切有点索然无味——每天在不同的会议中度过,但真正想推动的项目却一再被总部搁置;而且由于股东内斗原因,他在这家公司前途也基本上到顶了。“我已经38岁了,再拖两年就彻底没有机会了。”吴硕城内心焦灼,头发越来越少,最后他就索性剃了光头。

吴硕城最终辞掉了这份工作创业了。当时互联网电商及户外旅游行业正如火如荼,经过一番市场调查,他决定做一个垂直的户外旅行电商平台。“我要上所有人走户外的时候都先想到我们,不仅可以购买户外装备,还可以在这找到适合的户外线路,甚至领队都可以推荐给他们。”吴硕城最初信心十足。为了表现自己对户外旅行的热爱,他一年四季都穿户外装备,比如秋冬季节,他每天穿的就是各式的冲锋衣,出门还常跟各家外卖平台的小哥撞衫。凭借多年的积蓄和努力,创业的开端还颇为顺利。吴硕城在京东、天猫等都开设了户外专营店,销量在同类店铺中可以排到前10,独立网站虽然流量不大但配置齐全。2017年下半年,吴硕城在各大平台的店铺销售额总计在3500万元左右,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他甚至觉得盈利可期。吴硕城对此还算满意。

后来他遇到了一个VC,对方告诉他——若全年成交额过亿,可以投资。但按常规速度,他至少还要两年时间才可能做到过亿的业绩。“太慢了,照这个样子什么时候才能赚大钱?”吴硕城思虑过后,决定在双11时一鸣惊人、一举做大。当时,他的运营总监刘磊也极力支持这样做,他们制定了一个详密但耗资巨大的运营方案,包含要提前大量备货、大举购买天猫直通车、聚划算广告位等。除了电商平台,吴硕城还准备效仿微商,做一个领队分销的系统,希望通过全国数十万户外领队分销他的户外产品。不过,这也需要大笔的技术投入和推广开支。

计划的实施需要上千万的资金,而吴硕城的流动资金仅在百万左右,为此,他孤注一掷,卖掉了父母留下的一套房产,拿到了400万左右的资金,还在不少供应商那里打了欠条。然而,这些都是杯水车薪,距离“上千万”的需求还差很大一截。吴硕城决定铤而走险,他与一家VC机构签订了对赌协议,双方约定:先投500万,年底销售额需达到一个亿,成了,风投继续加注,败了,控股权被VC收走。当时距年底已只剩三个月,但销量还不到4000万。“今晚,我们要背水一战,所有员工晚上都加班做客服,明天帮仓库打包发货,这一仗对我们至关重要,大家都必须全力以赴。”双11那天,吴硕城给全体员工开了动员会,斗志昂扬。

然而,事与愿违,双11夜晚,想象中的抢购高潮并未到来。大批的员工虽然准时上线当客服但并没有多少客户前来咨询,原有的10多名客服在凌晨2-3点后也没了客户。双11结束之后盘点时,吴硕城发现1500万的备货只卖出去了不到600万,加上之前存货,共有上千万的货囤积在仓库中。其中,以服装类为主,一旦过季,价值就大打折扣。

那一刻,吴硕城心如死灰,接来的两个月,因为双11的透支效应,他的店铺销量一路走低,人员工资都无法发放,高薪招聘的技术团队也分崩离析。年底时,VC理所当然地收走了公司的控股权。由于公司债务高企,吴硕城又拿不出资金偿还,最终被投资方赶出了公司。此前,由于吴硕城曾以个人身份为公司借款,他带着200多万的债务离开,结束了寝食难安的两年创业史。不仅如此,他付出的还有最初投入的上百万资金和一套400万的房产。由于无力偿还,其中一个债主把他告上了法庭,如今,吴硕城已经变成了一名“失信人”。

雪上加霜的是,在他卖房创业时就极为不满的妻子最终选择了离婚。由于担心失信人身份会影响女儿的学业,他也不愿将剩下的唯一一套房产被执行,于是接受离婚,并净身出户。翻看吴硕城如今的朋友圈,大都是一些与佛相关的内容。据说他已成为了“居士”,常年茹素,而且与之前的很多朋友都断了联系。

刚刚失业时施琅并不担心,认为外面工作机会多的是,但让他意外的是,简历投了几十封之后,封封都是石沉大海。游琅最初以为,这是行业原因,后来他发现,年龄才是他真正的问题——他的年轻前同事们纷纷找到了新工作。1983年出生的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虽然自认为还年轻,但已经人到中年,在互联网公司已经算是“老年人”了。但在猎头李想看来,游琅找工作失利并不仅仅因为年龄,而是年龄长了,职级没跟上。

李想正在帮一家金融科技公司招大数据风控方面的负责人,偏向于风控模型建设,候选人年龄可以放宽到40岁,要求在银行信用卡或互联网金融公司有5-8年的数据分析或建模经验,年薪在80万左右,特别优秀的甚至可达百万。但这样的机会,施琅并不能达标。李想提到,猎头手上适合35岁以上人选的职位基本都是管理岗,但游琅的资历还属于基层小主管。但在他这个层面,企业招聘时又偏向于使用成本更低、体力更好、冲劲更足的年轻人。

尽管已经赋闲了两个多月,但考虑到家人会为他担心,游琅依然在上班时间背着电脑包出门,他白天会到家附近的图书馆或电影院待着,下班时分再回到家中。虽然没什么工作,施琅并没有趁机休个假,因为没有收入的日子太难受。他每个月的房贷、孩子在私立幼儿园的学费都要从不多的积蓄中开支。在认清现实后,他最终降薪进入了一家做智能衣架的传统公司做数据分析。“骑驴找马吧”,他说。经历了这次求职风波,施琅对工作更加上心了,对于加班也豪不推辞。“以前觉得平平淡淡才是真,晚上或周末加班的话都会有抱怨或直接拒绝,但现在年纪大了,平庸就是错。我已经不能再失业,不光要保住现在的职位,还要去争取更高的职位,才可能安全些。”施琅感慨。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杨振
联系杨振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