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综合

1,肯尼迪

美国第35任总统约翰·肯尼迪的父亲老肯尼迪,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老肯尼迪出生于1888年,父亲是第二代爱尔兰移民,家境富裕。1912年从哈佛大学毕业后,老肯尼迪进入到银行业,1914年,他娶了波士顿市长的女儿,这场政治联姻让老肯尼迪混的风生水起。1919年,他进入华尔街从事投机事业,迅速发家,甚至成为跟杰西·利弗莫尔一样的华尔街代表人物。

1924年,老肯尼迪第一次大规模坐庄。当时有一家叫做Yellow Cab的公司股票连续下跌,大股东跟老肯尼迪的岳父相交甚笃,请他坐庄拉盘。于是老肯尼迪在酒店订了一间套房,在里面装了台股票自动报价机和几根电话线,然后通过遍布全美的经纪人频繁买卖Yellow Cab的股票。用现在的术语来解释,这就是“对敲”。

他在房间里足足待了三个月,甚至连四女儿的出生都错过了,当然,成果也非常丰厚:股票涨了好几倍,套现后大赚一笔。之后1927-1929年的大牛市,更让老肯尼迪的身价暴增。值得一提的是,他准确预见了1929年股市大崩溃,并通过大规模做空来赚取了更多的财富。

当然,财富里的原罪让他整日惴惴不安,甚至讲过这番话:“我甚至愿意分出自己的一半财产——如果这样做就可以让我的另一半财产置于法律和秩序的保护之下的话。”

就是这么一个深谙投机和操纵市场诀窍的人,在1934年成为美国证监会的第一任主席。当年华尔街的段子手们如此评论:这简直是派一只狐狸去看守鸡窝。

在华尔街当国家干部,其实并不是老肯尼迪的主动选择。他很早就押注政坛新星富兰克林·罗斯福,在1930年就帮他竞选纽约州州长,1932年更是助推罗斯福成为美国第32任总统。他满怀希望地能够拿到财政部长的职位,但却被罗斯福冷落,只赏给他一个新成立的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主席职位。

虽然有抱怨,老肯尼迪还是走马上任。《新闻周刊》这样评论:“肯尼迪先生——从前的投机者和联手坐庄的操纵者,现在的工作将是制止投机和阻止坐庄。” 

的确,正如评论所说的那样,熟稔各种套路的老肯尼迪,既懂国家对金融监管的需求,又懂市场哪里藏着“地雷”,进退有序,显示出了高超的监管水平。

在证监会,老肯尼迪招募了全国顶尖的律师(其团队里的两名成员甚至日后成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起草了大量保护投资者利益的规则,在打击内幕交易、恢复市场信心等方面起到重大作用。这份工作让老肯尼迪赢得了政坛的广泛赞誉,为二儿子去华盛顿中央主持工作,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一只擅长投机的金融狐狸,将金融监管带入正轨,这种略带讽刺的场景,蕴含的道理很简单:专业领域的监管工作,需要出身该领域的专业人士来做。读过《The Great Game》的人都不应该陌生,华尔街在1934年《证券交易法》出台之前,本质上是个赌场。Main Street希望监管,Wall Street厌恶监管,双方的博弈是汉密尔顿和杰斐逊两派斗争的延续。在两百多年的拉锯战中,非金融领域的政府官员多次主导对金融系统的“手术”,绝大部分结果都是灾难。

一个充满道德瑕疵的专业狐狸,显然要比一个毫无经验的门外政客更适合这个岗位。在美国SEC诞生后的80年多里,成功的掌门人基本都具备两个特点:一是精通法律体系,二是精通资本市场。缺了这两个,既对付不了弱智的国会议员,也对付不了精明的金融骗子,最后里外不是人。

无论是哪国,股市代表的都是一套直接融资的机制。监管这套机制的岗位很重要,往小了说是影响几千万股民的吃饭心情,往大了说是影响整个国家的企业输血机制。就像邱清泉在淮海战役中评论的那样:徐州是南京的大门,应派一员虎将把守。不派一虎,也应派一狗看门。

2,湖州经济战略

湖州的独特地理位置对于上海具有重大的经济战略意义。湖州划归上海都市圈,是上海真正掌控长三角地区强大资源要素流动的重要一环。京沪二线不走南京走南通,让南京加强省会首位度的努力打了折扣;而“华东第二通道”商合杭高铁、宁杭城际高铁的湖州交汇,是杭州通往一线城市的道路中无法回避的一环。特别是杭州西站与湖州高铁相连后,杭州未来的经济核心区块城西科创大走廊,一条从杭州西站穿湖州,一条走G60穿嘉兴,尽在上海掌握中。

3,经济

2018年深圳市GDP为24221亿元,增长7.6%。按人民币比较,去年深圳市GDP高出香港221亿元左右,这是深圳市GDP首次超越香港,深圳成为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经济总量第一的城市。

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这些国有控股的银行,定期存款年利息2.3%,1000万一年的收益230000元,每月近2万元。你如果是小康家庭在北京支出就够了。做低风险理财的利息是3.2%,每年收益320000元,每月26000元,小康家庭也够了。北京的福利高,老人基本都有养老钱,孩子义务教育就好。日常吃喝拉撒,车马费,旅游费,兴趣班基本都够了。

2016年,京沪高铁运输收入为263亿元,利润高达95亿元。2017年京沪高铁运输收入为295亿元,利润达到127亿元,较2016年分别增加32亿元和31亿元。如果以天来计算,2017年京沪高铁日均实现3483万元利润。每一个轮子上都附带着盈利的味道。如果从如此强悍的盈利能力来考虑的话,京沪高铁的确为未来响当当的蓝筹股。

4,航线

海南航空将于2月28日正式开通海口至大阪直飞航线。这是海南航空今年开通的首条海口始发国际航线。

该航线计划班期为每周二、四、六三班。目前,海南航空已开通海口至罗马、海口至新加坡、海口至悉尼、海口至墨尔本及海口至台北等多条海口始发的国际及地区航线。

5,离婚潮

近年来,“五十岁离婚潮”悄然出现。不少在年轻时忍着老公的中年女性,到了五十岁,突然想开了,觉得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在孩子长大成人之后,断然跟老公离婚走进新生活。

在日本早就出现了男人退休后被妻子离婚的风潮,在我们这个巨婴遍地、丧偶式婚姻随处可见的国度里,可以预想,在不久的将来,这种无法担负起家庭责任的男人,在女人充分成熟练达之后,被离弃的几率越来越高。

6,高铁

京沪高铁之所以能够在开通后三年内盈利,重要的因素之一就是经过之地都是人口稠密、经济繁荣的地方。

从人口来看,按照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的结果,山东省人口近9600万,江苏、河北人口均超过7000万,安徽人口近6500万,京沪两个超大城市人口均在2000万以上,天津人口也超过1000万。

从经济发展水平来看,京沪高铁途径北京、天津、河北、山东、江苏、安徽以及上海,共三个直辖市和三个省份。不必说京津沪的经济发展水平以及在全国的地位,江苏和山东两省则在2018年位列全国省级行政区GDP总值的第二、三位,仅次于广东省。河北和安徽也在2018年在全国分别排名第9和第13位,处于中上游水平。

极高的人口密度以及发达、活跃的经济,都为高铁列车的上座率提供了保障,也为京沪高铁快速实现扭亏为盈提供了条件。

从全国来看,已经实现盈利的高铁也集中在东部经济发达地区。据此前报道,截至2016年,实现盈利的除了京沪高铁之外,还有长三角的沪宁、宁杭、沪杭高铁,以及位于珠三角的广深港和连接京津两地的京津高铁等五条线路。

不难看出,以上盈利的高铁线路均位于中国经济最活跃的地区。

但是,在一些人口稀少、经济欠发达地区修建的高铁,扭亏为盈则遥遥无期。

例如,2014年底通车的兰新高铁(兰新铁路第二双线)虽然连接甘肃省省会兰州市和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但是自东向西人口密度递减,新疆和甘肃2018年GDP总量分别位列第26和27位,在内地仅强于海南、宁夏、青海和西藏。

人口密度低、经济活跃程度低导致兰新高铁在开行对数、上座率等方面和东部地区的高铁有明显差距。非春运时段,兰州和乌市之间的高铁每天仅有四对,京沪之间开行的高铁列车则每天超过40对。

来源:憨厚的木讷,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7688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