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结构

1,海尔,格力

在2005年之前,格力还是处于没有核心技术、只能在外观、材料上下功夫的阶段。但在2005年后,董明珠带领格力迅速走上了“掌握核心科技”的道路。他们将资源集中配置,组建了自己的研发队伍从头开始科技攻关,其关键的“三缸双级变容压缩机”获得国际发明家协会最佳发明奖,从2016年开始,格力进入精密模具、工业机器人等领域,从空调企业转型为智能装备企业,已经发展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空调生产企业。

美的的情况也很类似。从2013年开始,美的摒弃了“营销驱动”的旧策略,确立了“技术驱动”的宗旨。企业制定了推动科技创新的硬性指标:旗下每个产品事业部都将收入的3%投入研发;每个事业部有一位技术副总经理亲自抓科技创新,并被赋予极大权力,推动产品力提升。

据2018年中报的数据,美的集团上半年就实现了营收1426.24亿元,净利润129.37亿元;而格力集团上半年营收909.76亿元,净利润128.06亿元;青岛海尔上半年营收885.92亿元,净利润48.59亿元。在最关键的净利润指标上,美的、格力都达到了海尔的250%以上,企业的经营效益差距明显。

无论从员工、合作伙伴、竞争对手的角度来看,还是从消费者、市场的眼光来观察,海尔当前的情况都很难用“理想”二字来描述。并不成功的“人单合一”转型,过于庞杂的产品线、太注重外延扩张而忽视核心技术、以及那备受诟病的企业文化,都让人感觉海尔越发暮气。越发暮气的海尔,缺少核心技术的海尔,没了大声呼喊的力气,也没了大声呼喊的底气,自然就越来越没有存在感了。

2018年海尔集团实现全球营业额2661亿元,同比增长10%。海尔这个成绩看似还不错,但与同行对手们比较就相形见拙了。

从2018年上半年的数据来看,海尔集团的营收仅有美的集团的60%左右,净利润甚至只有美的、格力等对手的40%不到。海尔给人的感觉就是“老了”。

造成海尔没落的原因,除了在经营转型上的不成功外,更重要的问题是缺乏核心技术。在目前的家电市场上,只要提起空调,人们首先就会想起格力的“掌握核心科技”。说起电视,人们会想起海信的4K显示技术。与它们相比,海尔虽然在本世纪初已经在规模上成为国内家电业的巨头,但却没有在哪一个品类上形成难以替代的核心竞争力。其原因就在于海尔缺乏真正的核心技术。在玺哥看来,海尔之所以会形成这个现状,根源就是企业过于注重外延扩张,而缺乏静下心来投入核心技术的定力。

2,区域发展

广东的富,富在珠三角经济圈,出了这个圈子,广东其他地区的经济很一般,甚至还有不少贫困区域。广东的区域经济情况就是中国的一个缩影。它有很富裕的城市,不逊于发达国家最繁华的国际大都市,但它也有很贫困的区域,在那些地方,人们会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很慢,仿佛几十年都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2018年对中国而言是标志性的一年,这不单因为它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更因为这一年中国面临了前所未有的挑战。2018年,中国经济转型已成共识,大环境如此,排头兵更是如此。新世纪以来,广东率先实行经济转型,经济增长势头虽然在2011年前后有所疲软,但经济转型的成效很快就显现出来,之后很快再次实现经济高速发展。而江苏虽然目前还处在经济转型阶段,但苏北模式已经初见成效,苏南经济的结构转型也取得了很大成果。

近两年来,广东的发展势头明显更好,短时间内江苏要超越广东不太现实。未来江苏能否超越广东,主要还是看它能否成功实现经济转型,抓住下一次发展的大风口,实现经济的腾飞。而广东能否保住“经济霸主”之位,则要看广东能否继续保持珠三角的持续发展,把握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机遇,兼顾粤西、粤东、粤北的布局发展,缩小区域之间的距离。

3,上海

排名下滑最厉害的是上海。1978年上海排名第1位,2018年则下滑到第11位。中国自清末已降,上海这座城市的GDP排名大趋势一定是飞速上升的。

到了民国时代,上海已经成为中国最繁华的城市,没有之一。新中国建立以后,上海依然是国际大都市,但到了今天,我们只能说,上海依然是中国最繁华的城市之一。上海的排名下滑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在改革开放之前,中国的资源投入几乎都是集中在几个特殊的地方而已,而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经济已经遍地开花,作为曾经的中国GDP一哥城市,它的排名下滑从另一个侧面正说明了改革开放的成功。另外,客观来说,上海虽然一直是直辖市,但其土地面积、人口规模,还不能与广东、江苏、山东这些省相比。如果论及其他经济指标,上海依然是中国的膏腴之地。

4,红利消失

2018年各省GDP数据已经出完,广东以9.73万亿蝉联冠军,江苏以9.25万亿位居榜眼。透过这两项数据,我们看到的是中国珠三角、长三角两大经济增长极的瞩目成就。再看看另外一组数据。1978年以来,中国的GDP总量从1978年的3679亿元跃升至2018年的90.03万亿元,增长了243倍,占世界经济比重从1.8%提高到15.9%,年均GDP增幅9.6%,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三倍。这样的数据无疑是激动人心的,它说明那句“四十年改革开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的豪言绝非虚妄。

有一个词叫“工程师红利”,说的是一个国家,以工程师为典型代表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专业人士,人数众多,薪资尚便宜,以此为发展动力。注意啊,不是“工程师享受的红利”,而是工程师给企业管理者创造的红利。过去说“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职场的专业人士常常以“中产”自诩,但本质上还是 “劳力者”,在一个权力关系中,你不想去支配别人,就要被别人支配,没有中间状态。如果你无法摆脱专业的诱惑,那么在你的余生中,这个愿望将得到满足——在你现在的职位上皓首穷经。

5,山东

从2009年起,山东就彻底输掉了老二的位置。尽管老三的位置看起来也不差,但无可否认的是,山东与广东、江苏的差距越来越大了。2014年,山东与广东的经济总量比是1:1.14,到了2018年,这个数据变成了的1:1.27;与江苏的经济总量比则从2014年的1:1.09扩大到2018年的1:1.21。

而另一方面,山东与排名第4的浙江经济总量比已经由2014年的1:0.68缩小到2018年的1:0.73;与排名第5的河南经济总量比从2014年的1:0.59缩小到2018年的1:0.63。它与广东、江苏的差距越来越大了,而它与身后追兵的差距却越来越小了。

山东是经济强省,也是人口大省,有近1亿人口,2018年人均GDP约有11549美元,折合人民币约76455元,在全国排名第八。山东人均GDP在1万美元左右,正符合世行《东亚经济发展报告》首先提出“中等收入” (Middle Income Trap)概念。

中等收入陷阱这个说法普罗大众都不陌生,这个说法一般指的是国家之间,但其实对国内各省也是适用的。山东工业经济目前已到瓶颈,重资源产业的红利即将耗尽,但新的经济转型升级又没有跟上,处境比较尴尬。

来源:憨厚的木讷,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7685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