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聚焦问题

1,车企产能空置的重灾区

当前国内的汽车产能,用“危如累卵”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只要将2018年主流车企的销量与产能做一个简单的比对,就能轻易发现其中的产能空置问题。根据乘联会发布的销量统计数据,2018年全国乘用车零售销量为2235.1万辆,同比减少5.8%。与2017年相比,国内乘用车销量在2018年足足少卖了140万辆,同时也意味着2018年国内至少新增了140万辆的闲置产能。

如果聚焦到某家企业身上,销量与产能倒挂的现象会更加严重。2018年国内的数十家整车企业中,有超过7成的企业未能完成年度销量目标,除了豪华车企和几家日系车企仍在正增长之外,多数合资和自主品牌车企都处于艰难的负增长当中。与逐渐消瘦的销量相比,这些企业的产能看起来已经相当臃肿。曾经跻身“百万辆俱乐部”的北京现代在2018年实现79万辆销量,但其五家工厂的产能却已高达165万辆,产能是销量的2倍以上;曾经与百万辆目标仅半步之遥的长安福特,2018年完成销量37.8万辆,但其五家工厂总产能达到160万辆,产能是销量的4倍以上。同样的,东风悦达起亚、神龙汽车、长安PSA、长安汽车、北汽股份等更多的遭遇销量巨降的车企,都是产能空置的重灾区。

2,美国法律

美国法律条文非常多,各种罪行多得很。美国关押了230万犯人,占全球四分之一,被关起来的犯人世界上最多,部分原因是条文多人们容易犯法。但是大案定罪又搞得很复杂,各种程序很难懂,所以确实需要很多律师。平时要律师查条文保障经营或者给别人下套,出事要律师出台巧嘴辩论争夺利益。这又扯出美国人的契约精神,事情要先说好,出了事算谁的责任。有些美国人叫邻居朋友在家里开party,会拿出文件让签署,玩出事了主人不负责。

3,凡选择必有歧视:为高效的选择

吴军:法国大学的第三个录取原则就更奇葩了——抽签。法国大学教授和我讲,在公立大学的数学专业录取时,一个获得奥数金牌的学生,比一个数学学渣没有太多优势。类似地,体育专业在录取时,一个在法国全国体育比赛获得奖牌的年轻人,和一个不善于运动的学生也没有什么差别。在很多时候,如果申请者中合格人数超过录取人数,就采用简单的抽签,从而决定录取谁。因为法国人觉得,只要是达到基本要求了,就应该平等,一视同仁。

习惯了中国高考法则的我们,现在可能又觉得这公平得有点过分了,是不是?而且,我们甚至觉得,这对于那些奥数冠军来说,这是不公平的。我之所以要先说这么多,是要你明白,这个世界是不存在绝对公平的,人类所有的制度安排和实际执行,都是各种力量博弈的结果。国际奥数冠军可以免试进入清华北大,不管他的语文有多烂,我们似乎觉得这是公平的,那只是我们的传统观念认为这样可以,而法国人就不会这么认为。奥运冠军或者说知名运动员是可以进入清华北大学习的,我们也没有太多反对的声音,因为这也是我们这些年来形成的一个认知。

在美国大学校园里,总有一些停车位是不能被别人使用的,即使那里空着。因为那个车位是给那些获得过诺贝尔奖的教授使用的,这算是特权吗?我认为你会说,这个很正常吧,诺贝尔获奖者是值得这样的待遇的。但问题是,其他实力与他相当,却没有获得过诺贝尔奖的教授,凭什么就没有这个权利呢?

经济学中有个概念,叫凡选择必有歧视。这个专用车位,就是对那些没有获奖的教授的歧视。如果你认为获得诺奖的教授值得享受这样的特殊待遇,那我再告诉你,如果有个人特别有钱,一个大学会为他专门留一个停车位,这合理吗?你可能会觉得不合理,因为凭什么有钱人就可以?

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大学机关大楼门前的草坪,是可以直接停直升飞机的。不过那仅限于布隆伯格先生的直升飞机,因为他给学校捐了许多钱,而且他的公司每年会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招收很多大学生。这公平吗?我再说一次吧,所有的安排和选择,其实是各种力量博弈的结果,没有什么绝对的公平,而为了效率,我们又必须有一些判断标准。我们也可以想一下,如果马云没有硕士学位,却要申请北大的管理学博士,你觉得北大还会在乎他有没有硕士学位吗?我觉得,很可能破格录取,也有可能是先授予马云硕士学位,然后再录取为博士。既然马云可以,那么,其他的小一点的名人,可以吗?似乎也可以。

但这件事的边界是不好确定的,那就一定会出现寻租的现象,这是许多人深恶痛绝的。我们继续问,一个影视明星可以被破格录取并获得博士学位吗?你可能会说,影视明星和著名企业家可不一样。为什么不一样呢?你可能并没有这么想过,因为你就是觉得影视明星不如知名企业家有这样的资格,但我们不是常说职业不分高低贵贱吗?知名演员为什么就不能跟知名企业家一样,这就是明显的歧视嘛!可我们觉得这不是歧视,因为这是我们国内普遍认可的价值观。奥运冠军可以免试上北大,但影视明星就不太合适,知名企业家可以,但政府高官似乎就不行。

所以,凡选择必有歧视,我们不是歧视这个,就是歧视那个,因为资源就那么多,北大是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去读的,也就不可能满足所有人。你说我找男朋友身高必须高于一米七低于一米八,那你其实就是在歧视所有身高低于一米七和高于一米八的男人,不过这种歧视带来的好处就是增加了你挑选到合适对象的效率。当然还有一句话,叫做凡歧视必有代价,你录取了奥运冠军,就会失去一个学习好的校友,你只选择身高一米八以下的男朋友,那就有可能把王思聪排除在外。所以,你觉得名人读博士,大学可以降低要求吗?这是个开放性的话题,我也不知道答案。

4,为各自的利益上做出妥协

维克多尼德霍夫是一名警官的儿子,他必须在哈佛大学取得甲等成绩。但他并不想在哈佛大学认真学习。因为他真正喜欢的事情有四件:一、和大师级的对手玩西洋跳棋;二、不分日夜地用他非常精通的扑克牌进行豪赌;三、继续蝉联他已经连续好几年拿到的美国壁球冠军;四、成为最好的业余网球选手。

这样他用在哈佛大学拿到甲等成绩的时间就不多了,所以他选择了经济学系。你们原本以为他会选择法国诗歌是吧?但是别忘了,这个家伙能够参加西洋跳棋冠军赛,他觉得以他的智商,玩弄哈佛大学经济学系根本不在话下。确实如此。他发现该系的研究生承担了大部分应该由教授完成的乏味工作,他还发现,由于要成为哈佛大学的研究生特别难,所以这些研究生都非常聪明,做事有条不紊,十分勤奋。那些教授需要他们,也对他们心存感激。

所以,正如“互惠互利”的心理学因素所预料的,在研究生的高级课程中,教授们给出的分数总是甲等。维克多尼德霍夫什么课都不选,专门选哈佛大学经济学系那些最高级的研究生课程,而他每门课程都得到了甲等的成绩,虽然几乎没有去上过一节课。当时哈佛大学的人还以为这学校又出了一个天才。

尽管这个故事很荒唐,但这种办法确实有效,维克多尼德霍夫变得非常出名:人们管他这种方式叫做“尼德霍夫选课法”。查理芒格想用这个故事告诉大家,经济学如果总是假设制度是完美的,人是理性的,经济学家的研究就只能停留在黑板上。但从这个故事中我们也可以获得另一个事实,即使在我们认为更加民主公平的美国,即使在哈佛大学,教授们也会因为各自的利益而在考试成绩上做出妥协。

5,婚姻是该自由吗?

许多法学家或知识者的思维习惯从五四之后似乎已经有了一个定式,认为离婚越是自由,社会就越进步,人们获得的幸福就越多。但如果仅仅从原则上也就是从制度上来分析,我们很难说,离婚麻烦或容易究竟是利大还是弊大。同样是西方发达国家,其中有离婚非常自由的(例如美国的某些州),也有完全禁止离婚的(例如意大利),也有手续极其麻烦的(例如比利时,离婚耗时十年以上)。

在中国各地的实际离婚率也并不相同,例如新疆的离婚率甚至比北京和上海还高。我们无法说,美国人的婚姻是否就一定更为幸福一些,而意大利人的婚姻比中国人更悲惨。任何婚姻制度都总是有利有弊的。如果严格禁止离婚,往往会使得人们在决定结婚(而不是发生性关系)时格外慎重,因为他或她进入的是一个“一锤子买卖”。一旦进入了婚姻,他/她会因为别无选择,从而有动力注意尽可能保持良好的关系,较少见异思迁;会使得人们在家庭生活中加大投入,因为他/她事先得到了一种保障,自己的投入不会某一天因离婚而被剥夺。正是这种事前的坚定承诺,不仅有利于后代的养育,而且会提高社会总体的生活福利水平。

而如果离婚过于自由,且是一方想离就离,那么有谁还会对婚姻当回事呢?结婚草率就是必然的,而草率结婚又势必导致婚姻更容易破裂,就像一个可以由单方随意撤出的合伙一样,没有哪个合伙者会在这种投入回报不确定且无法律保障的经营中全力投入。

结果可能是,夫妻都不会在家庭生活中大胆投入,包括财力的情感的,相互之间总是提防,总是担心自己的投入会不会被某个不期而至的第三者剥夺。这等于从一开始就在夫妻的密切关系中砸进了一个楔子。更极端的情况是,如果离婚非常自由,那么结婚的允诺可能成为获得性满足的一种欺瞒手段。

6,中国内生力量

中国下一步改革越来越要靠我们内生的力量。国务院常务会议在讨论进一步减税降费。现在我们法定社保缴得比发达国家还高,企业怎么受得了?社保不缴那么多,将来工人退休怎么办?这是一个矛盾。可能的解决办法是把国有企业划到社保基金去,用国有企业的利润充社保,把企业缴纳社保的费用降下来。中国企业是不管政府规定多少,我不缴,但不缴有风险,一查就是问题。中国企业一上市得补多少年的税?

还要破垄断。我们的电费比发达国家还贵,有道理吗?中国制造业现在有到美国去布厂的,土地比国内便宜,电价非常便宜,算起来1度电不到0.1元人民币,中国在哪里也没这个价。为什么?这个领域有很大的垄断。电话费、油价,都是国民经济运行的成本。这些领域的问题,很大程度是政府行为。但是中国不进一步在这些领域把体制成本降下来,很难有国民经济的未来。

7,商业是不管行政口号的

去年白宫发动贸易战,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让各种外资撤离中国,然后回流美国本土,结果11个月下来,完全是适得其反。美资流入中国加倍,而外资还在撤出美国。唯一的一个样板项目也成了大忽悠,气的白宫直接约谈。说到底,只要智商在70以上的,都已经意识到,现在中国的国内市场,已经是世界第一大消费市场。再过5年,绝对超过美日市场容量之和。谁现在撤出这个大市场,与自我了断有什么区别?资本的唯一目的就是要赚取利润,管你什么口号、什么行政手段!

来源:憨厚的木讷,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7664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