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

1,怀旧正当化的过程

由于五四以来“传统”的整体负面化,中国的怀旧常常带有一种更为矛盾的心态:既眷恋,又意识到那不值得眷恋。

王德威曾在分析鲁迅的故乡小说后指出,其中“所彰显的一组主题和意象,在后来的70年中,被作家们反复陈说:时间的流逝,旧价值与新价值的冲突,对失落的天真或童年的向往;(重新)遭遇奇特、落后的乡村人物;观察习俗;对即将到来的变化的忧虑;既思乡,又怕返乡——这些既痛苦又甜蜜的体验,被总称作怀旧。”

对中国人来说,那个乡土和传统也已无法成为心灵的栖所,因为不相信还能从中挖掘出什么有价值的未来,就像《弯弯的月亮》中唱的,“我的心充满惆怅……只为那今天的村庄,还唱着过去的歌谣”,似乎这种“停滞”本身就是错误。只有当“过往”不再承载着落后、愚昧之类负面的象征时,我们才能把怀旧正当化。

2,两现在怀旧

现在代怀旧划分为两类:修复型怀旧和反思型怀旧,前者强调重建失去的家园或弥补记忆空缺,最典型的例子便是“侏罗纪公园综合征”,即用最现代的技术来发现或重现过往。

后者则并不看重重建废墟,而是在废墟上徘徊反省。这两者有着鲜明的差异,有时甚至完全格格不入。

用国内的例子来说,上海新天地“修旧如旧”的石库门老房子可说是修复型怀旧,而圆明园遗址的凭吊则可说是反思型怀旧,如果有谁提议圆明园在原址重建,一定会遭到激烈反对,因为这恰恰摧毁了它作为近代中国历史性耻辱的象征意义。

3,现代的“怀旧”是传统时代的人们不可能有的一种梦幻体验

怀旧是真的,但它所纪念的“过去”却是假的,那是一种对虚假历史的真实感情。最完美的是,由于那个世界已经失落,所以它也逃避了真实性的指控。这有点像爱德华·萨义德所说的“东方主义”:人们在意的并非一个现实存在的东方,而是一个想像中的东方。

为了满足人们的怀旧心理,梦想往往会变成现实:这些年来修复的无数老城、古镇,都是以怀旧为卖点的。因为旅游是一种试图摆脱现实生活的离心运动,它的核心隐喻就是怀旧。你想去另一个地方体验的,正是与自己日常生活很不一样的那些东西,否则就无法唤起你的新奇感和向往之心。

这么说吧,现代的城市人常常把乡村生活视为田园牧歌,然而真正生活在乡村里的人们可没工夫去思想怀旧,或者搞什么“回归自然”,因为怀旧本身就需要一种距离感。就此而言,“怀旧”这个词虽然很容易被误认为是“不够现代”的,但其实它也是一种无可置疑的现代性,现代的“怀旧”是传统时代的人们不可能有的一种梦幻体验。

4,怀旧一词

现代的“怀旧”(nostalgia)一词是1688年瑞士医生约翰·霍弗发明的,他当时发现瑞士士兵在远离家乡时会产生一种极度想家的症状,其病症表现为“失望、抑郁、情绪无常,包括痛哭、厌食、无显著原因的日渐消瘦,并且频繁出现自杀的意图”。

这在某种程度上差不多就是现代社会许多人生存处境的缩影,他们发现自己不停的奔忙中,已经丧失或远离了自己心灵的家园。

5,未来,在我们手中升腾

所谓最好的时光,指着一种不再回返的幸福之感,不是因为它美好无匹从而我们眷恋不已,而是倒过来,正因为它永恒失落了,我们于是只能用怀念来召唤它,它也因此成为爱好无匹。

新时代属于每一个奋斗者。无论你是田野里辛勤耕作的农民,还是流水线上忙碌的工人,无论你是奋战在脱贫攻坚一线的党员干部,还是坚守在实验室的科研人员,无论你是怀揣“小目标”的创业者,还是日夜为生活奔波的工薪族……每个人都是这个伟大时代不可或缺的主角。每一滴汗水,都会为梦想之花注入生机;每一次拼搏,都将为你的伟大基业增添新的光华。梦想,在我们心中燃烧;未来,在我们手中升腾。

来源:憨厚的木讷,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765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