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个身边逆袭的真实故事!

我有一老友,1988年上师范时的同学,同宿舍,算是三十多年沉淀下来的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二十年前我准备考研的时候,老友妻子,也是我的朋友了,看见我考研,也开始准备。

她是英语专业,晚我一年考上了西安外国语大学的研究生。

那时自己还是学生,又把孩子带到西安上学,记得好象是小学二年级。

进不了名小学,好小学也进不了。就让娃上了明达小学,一所农民工孩子为主的民办学校。校址就是现在的师大附中分校明达校区。

那时候西安小升初是最混乱的时候,还没有综测考试,全是在点上乱考,真真假假,昏昏暗暗,没有经历过的家长,是无法想象那时候小升初家长的煎熬的。比现在全摇号背景下还煎熬。

我给朋友说,不要让娃过早学奥数,到时候我来给娃上一对一。

也许是受周围大环境的影响,娃妈给娃在四年级时报了附近的一个奥数班。

结果,学了一段时间,娃就抵触了,再学不下去。

到上五年级后,我记着自己说的话,开始上门给娃上一对一。

不知道娃是前边在外边接触的过早把娃学伤了,还是娃本身就不喜欢学数学,还是因为人太熟,一开始我的课就上不下去。

要么我去了娃赖在床上不起来,要么就是装模做样的坐在我旁边打发时间。

有一次,我在给她上课,因为是一对一,她坐在我旁边,我给她讲题看不见她的脸。我正讲的带劲呢,结果娃突然插了一句:叔叔,我很奇怪,你在西安呢,我爸在渭南呢,你们俩怎么能是好朋友?

我好伤心,我讲的津津有味,却和孩子没在一个频道上,孩子的脑子早不知道跑那去了。

她妈看没办法,娃实在不爱学,就算了吧,不学了。

老友两口子,对娃的成长基本是不太管理型。娃从一出生,就是和奶奶在一块睡的,用娃妈的话说,她只管给娃喂奶。

娃上学后,我去他们家,娃妈挂在嘴上的一句老生常谈的话:无为而治。

就这样,到小升初了,如果有个摇号的机会,还有进好学校的可能,可是,却没有这样的运气,结果可想而知。

那时候老友在渭南上班,娃妈外院研究生毕业联系到一所高校英语系,一切从头开始,没有关系,没有人脉,什么也没有。

娃别说是奥数牛娃,连奥数普娃也算不上,就没学。

最后只能上了一所别说是好的二类,连差的二类也算不上的三类学校。

就算是在这所差学校里,娃从上了初一,到上完初二,两年时间里,数学多数情况是不及格。全校两个班共一百一十多位学生,她经常是一百名以后。

说到这里,你觉得这样的学生又能成长出什么样的果实呢?

若象这样发展下去,离普高线也许都会差很远,上普通高中的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

然而,进入初三后,娃突然有了压力:这样下去就上不了高中了。

对于我来说,当初因为娃抵触不愿意学,课再没进行下去。眼看着娃又到一个决定命运的时候了,就给他们说,如果娃想上课的话,我来再给娃补一补,带娃把中考冲刺下。

这次,娃欣然接受了。

我记得好象是初三的寒假前才开始给上课的。

好处是,娃有了动力,短时间内成绩就直线上升。

最后,考上了八十五中,一个不算是名校,也算是不错的高中。

高考,考上了福建的一所大学,集美大学英语系。

西安人可能大都没听过这所大学,一所不是985,也不是211的普通大学。

娃上大学后有留学的想法,普通工薪家庭的孩子,想着去德国留学成本低,就准备德福考试,最后没通过,去年六月份,决定考研,考复旦大学。

考研成绩公布后,老友打来电话,复旦大学这个专业录十五名研究生,娃的初试成绩恰好排在第十五名。

也就是说,复试稍微有点闪失,这次就错失复旦了。

复试结果出来后,老友又打来电话,成功翻牌!

上周,老友带着孩子来我家,说是要感谢我这位在人生转折路上给予孩子很大帮助的朋友。

他们获知初试通知后,压力倍增。

开始全身心的准备复试,找来了专业资料,请了专业老师,多方练习,全力准备。

因疫情影响,本次复试是在网上进行的,成绩非常优秀,结合初试成绩,最终录取成绩又前进了几名,顺利通过了复旦大学的研究生入学考试,成为了中国最顶尖大学之一的研究生。

老友说这个专业报了二百多人,基本都是985,211大学的本科生,他们这位普通大学的学生却成功进入前列了。从决定报考到初试通过,只用了半年时间。

我问娃:上研后有什么打算?

娃说:象叔叔一样,考博。

我说:那就考北大。

娃认真的点了点头!

若要寻找公平,那就是中考,高考,考研……

底层想提升阶层的最简捷方式:拼命学习!

草根之路:从中专生到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的“追梦人”

草根之路:那位考上北大的保安,现在怎么样了?

草根之路:从中专生到世界级科学家

央视诗词大会命题负责人:一位中师生的成长之路

草根之路:从农民工到人大画院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杨振
联系杨振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