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许“自律”为多少?

在这之前我下笔想写的《合适的,不一定是对》几经捉摸搁笔,说说自,说说律,家长的,孩子的

几许“自律”为多少?

 

想着去年的“热闹”,办公室里不多的几个人,集齐了“小升初”、“中考”、“高考”各类的考爸考妈,今年这突袭的疫情,竟然让我们的小升初大降了被追捧的温度,可开学这一个月里我早已是这沸腾的水,薪不抽我不止,几时干几时休?或许周围的人是我的镜子,或者是我的鞭子。


想到这个爸爸,是那种从不占人一分利,从不受人半分烦,该我的一分绝不让,到哪我都要回来,你的好意总会被他翘起兰花指挡掉的人;娃娃是那种腼腆可爱,细声细气的,温顺的看不到反抗。记得上初中了,同事告诉我他家孩子从没没做过主说自己爱吃啥,我记不清有多久没见这孩子了,自从上了某个有名的初三补习班吧,再久一点,孩子再见到我是微笑的看着,或许很久没见,我竟然没认得出来,把好吃的递给孩子,孩子依然很温柔,很安静的样子,对了,孩子刚考完试的“宝贝,考试怎么样”,“还不错!”她抬头回我的这一刻我突然看到了一种阳光,一种自信,一种发自内心的愉悦,其实孩子平日的学习爸爸的唠叨时有耳闻,可是我看到了一个点,那就是她内心的自信式的愉悦是可贵的可喜的,与成绩好坏无关,不一样的情绪在这个我见了好多次的孩子身上唯一的一次,我转头问向了他爸爸:“娃今年不错哦………”没等我说完,似乎怕女儿听到,他习惯性的手势压下,头摇程度还和以前一样,我不知道他想告诉我什么,是想说我压根就不了解他娃的差,还是我只看到了他娃优点,还是在我的眼里人家娃都好………


没有孩子在旁,中午食堂进餐他才说,自家的弟弟的孩子同样中考估分700多,远在咸阳,父母抠没給娃报班,只要拿书写作业,爷爷立马就说“不写了,出去玩!”而自己的娃天天看着,恨不能粘到身上,一写作业到12点多,左摸手右摸桌,磨叽的不行,这成绩说不出口拿不出手!我多想告诉他,你自律的一下班就陪着,钱啊班啊从不拖着,接啊送啊从不间隔;你自律认为的写完这个就该完那个,错了你給讲,不会了你要批;你更自律的认为都是她应该的,学习是自己的,雷打不动!孩子也自律的认为扛到点就该到睡觉,你也陪着,你忽略了她需要的鼓励和认可,她缺了助燃剂,总在一个温度里打转,就像今天,哪怕一句“我娃今年就是比去年劲头大了,做题会思考了等”的赞美,你禁口了,孩子的眼睛里一定会有期许的光亮,你的自律法则里没有,一切如旧!我能说你不是一个自律的好爸爸吗?


相反的某大附中的妈妈,大专毕业,她骄傲地说过老公的博士是她培养的,儿子也很优秀,一路在莫大名校驰骋,碾压式存在,同为妈妈有人笑她狂,有人笑她不懂放手,作为同事我得为她点赞,还记得今年的高考成绩发布是12点,可她早在这个点前几分钟已经翻阅完了历年考分情况,只要发布立时对比明了,当别人还在问状元是谁时,她早把状元照片,分数,各校的考分段烂熟于心,自己的孩子考试完回家第一时间是把脑子里所有答案凭记忆全部写下来以备所需,家族亲戚里没人要考试,她的儿子今年参加的是中考,搁到任何人那里只会泛泛翻过,她对每一件事情都是这样,而我的所有高考信息源于她说我听,她查我看,我得感谢她遇事着长远,着大局,孩子科科都能有机会吃个小灶,依然觉得和别人有差距,要努力,要从哪着手,怎么弄,男孩心里有谱,我能说妈妈的自律没影响到这孩子?

两个堂姐家的孩子,哥哥今年报送复旦俄语系,不喜专业转而进了北京外交学院,弟弟385分,填志愿时求教大神小仙无数,能上什么待选不定,平日里大人小孩自律的让你无从挑剔,一同前往旅游的弟弟热衷的是手机,一上车手机必出,一到点必翻,机不离手,丢绝不可能,眼里无景色,一个走哪都是曾经那个诗人在这住过,哪个名人那句话应了景,同样的风景因为感受不同,收获不同,这亲情割不断的自律好氛围怎就不产生共鸣呢?


今年我的孩子小升初了,我希望一切如愿,如孩子愿,如我期许的那样,感恩这自律,是孩子的,记得我从1月22日,再过两天过年了,已经感冒发烧几天的父亲,必须住院治疗,不曾想小病竟然成了某部位占位病,记得刚封路的第一晚,出了医院的门走向回家的路口大卡车挡着,没带身份证折返到哪个酒店都不敢接,开车拉着母亲心里凉凉的,顾不得孩子,好多天没回自己家甚至没打过电话,不是不懂疫情的怕,是没有退路让自己怕,恐惧,焦急,撑住,结果大年初一晚上接到到岗命令,太累了,但是这个时候没理由退缩,必须到岗。

 

等到初七时,要确诊,一天进了唐都、省院、军大三家医院,可到哪看病病人和家属、医生都心怵,想孩子时打个岔,想管学习时忍住,还有几天就开学了,延迟,网课教学拉开大幕,我们都上班啊,别说学习,吃都让人愁,没有外卖可点,孩子自己弄,爱人离得近些,前几天可以做做,有一天孩子等爸爸,几个会连着,会迟迟不完,电话也不接,都快2点了,下午网课开始呀,孩子饿的急的,第一次用天然气灶具,自作咖喱饭,不知道那顿饭熟了没,但知道她吃完了。


以后的一个多月,中午饭她几乎都是自己打发自己,学习更是自己的事,我连吃都没法给孩子按时做学习彻底没过问,就这样的我们原本等长1.7米的个子,几个月里竟然一直维持1.64米,没长高,学校统计谁一个人在家,全班四五十个孩子只有三个,就她一个女生。老师打电话问情况,我在电话这头哽咽的说不出口,老师鼓励孩子自律很好,各科老师的作业完成质量很好,是啊,自律,此刻想说愿意这样的“自律”少些,“孩子你可以的,会做饭了”、“不错,今个会寿司了”、“自制火锅看着还行”……


我不知道这样的鼓励有用没,我一直这样坚持,几个月网课该检验了,开学第二天摸底了她依然能得第一,再检验有下滑“没事,慢慢来”,就在上周,学校没说,孩子觉得某几个学校来XX了,放学一见不得了,直喊都不会不会,“真题刷的太少,题见了你害羞,你见了题难啃”,当天晚上主动叫爸爸带着刷题,不知道这自律是一时,或一段,但是态度是好的,不再是盲目的自信,而是变成了内在的不张狂。


傻等运气砸中,究竟自律是多少,不是在反向的量上积累,无论是家长亦或孩子,而是你永远知道你靠什么,你缺什么,你要什么,你怎么样通过“律己”与目标靠近……

作者笔名:林一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杨振
联系杨振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