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只是开始,做到才是目的

 很多事情,没有实践确实无法做好。

      孔子也说,”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在《论语·学而》中有记录,意思是学过的内容要经常实践,这是孔子重要的学术思想之一。

      实践出真知,行动了才能收获属于自己的成果,行动了才能收获属于自己的体验、理解和认知,也只有行动了才能实现自己的愿景。相反,愿景再宏伟,志向再远大,不去行动,什么也不会发生。

      行动所取得的成功还有很强的激励作用,阶段性成果不仅可以坚定人们实现愿景的信心,更重要是,还能激励人们往更高远的方向去认知。

      王世襄是著名的收藏家,他的文物收藏,主要目的是为了进行实物研究考察。当年,王世襄的主业是古代音乐研究,研究明式家具,既没有官方立项,也没有任何资助和支持,所以,也可以说是一种本职之外的“玩”。

      他的这种业余研究和实物搜集,可以说是相当艰难。在研究漆器时,他除了关注故宫藏品,还经常去古玩铺、地摊收集标本,越是没有交易价值的残件他越重视,因为可以看到漆器的胎骨、漆的层次等等状况。

      到了研究明式家具时,他终日和旧货摊打交道,到农户家收购家具。当时很多文物都没人要,极为便宜,王世襄把自己的工资大部分花在了文物上;遇到更贵的文物,他就用母亲留下的首饰去换,买不起的,就拍照或画下图来。

新中国成立初期,他在北京通州花5元钱买过一张黄花梨方桌,因为舍不得运输费,把桌子背在背上,骑车20公里,运回在东城区的家里,从此被收藏界取了个绰号叫“穷王”。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他在京郊一户老太太家里见到一对明朝杌凳,要价20元。因为他当时没有还价就掏钱要买,老太太就改口不卖了。后来,这对杌凳被一个古董商买去,王世襄历时一年,跑了二三十次,不断加价到400元才买下,在当时,这个价格相当于一个大学毕业生大半年的工资。

      他对这对杌凳的艺术价值很看重,收录在他的《明式家具珍赏》里。王世襄家的旧宅院,原来有四层,此时只剩下几间,全都堆满了他收藏的佛像、古琴、铜器、漆器、家具、书画等文物,只留一条窄窄的通道。

      在地震时,他们夫妇就在一对明代大柜子里睡觉。王世襄的收藏是传奇级别的,由于他对文物非常熟悉,所以他鉴定文物只看一眼,就能分辨真假。要是王世襄能说一个“好”字的,那就一定是有价值的艺术品了,要是他连说两个“好”字,那就够得上罕见的绝品了。这种鉴定法在文物界被称为“望气”,是指超越具体技术细节,直接观察器物是否具有一个时代的气韵。文物作假,能够仿造具体工艺细节,但很难具备独特的气韵。

      “望气”在文物界,也差不多是种传说中的境界,很少有人具备这样的功力和修养。王世襄在文章里说,这只是凭“顺眼不顺眼”的直觉。但是,没有深厚的学术艺术修养,没有大量的实践积累,根本领悟不了“气”为何物。

      一个认知形成后,只有经由实践,才能更好、更快地转化为价值,认知才能被证实或证伪。一个人最怕的是获取一个新认知后,拿出去对外吹吹牛皮就感觉很爽了,沉醉于炫耀认知,而忽略了实践。

      李开复老师在《把握当下,创赢未来》中提出,创新必须为实践服务,“为了创新而创新”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创新引导实践,实践支持创新。实践和创新缺一不可,这就好比只懂得力学原理的人和只知道铺砖叠瓦的人都无法独立建起一座摩天大厦一样。同样的,在新的世纪里,也只有那些善于将创新和实践结合起来的人才有可能获得最大的成功。

      黄有璨在《非线性成长—不确定时代下的职业发展》一书中指出,在一个新的行业内获得一项扎实的新技能,需要满足两个条件——

      (1)你此前已经拥有某项具体的相关技能,且对之还算熟悉。

      (2)你需要把自己置身于用到该项新技能的真实环境中,进行大量实践练习,唯有这个过程才能把此前那项“相关技能”转化成为一项新技能。

      读书学习只是输入,而实践却是输出,一个人的成长是需要不断经历,在经历中不断碰壁、不断反思、不断总结的。所以撞南墙的事儿,一定要让他自己去撞一下。撞了之后,他就明白了。有一些话,他不会认为你说的是对的,只有实践之后,他才会知道这件事情的深刻意义在哪儿。

      你要先知道(获得抽象知识)才能解释;你要先知道怎么做(获得具体知识)才能实施;最后,你要去实践(获得经验知识)才能知道怎么做。

       记住这样一句话,想到只是开始,做到才是目的,做到的前提是想到,做到的基础是执行力。

        共勉!

来源:行其野之不系舟,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7165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