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面谈,说择校(下)


先看个段子:

一位石油大亨到天堂去参加石油大会,进了会议室发现已经座无虚席,没有地方落座,就灵机一动喊道:“地狱里发现石油了”。

喊声刚落,人们纷纷向地狱跑去。

大亨看到大家都跑了出去,只剩下他一个人了,突然想到莫非地狱里真的发现石油了。于是,他也急匆匆地冲向地狱。

这是经济学上的“羊群效应”,或者是社会学上的“从众心理”。

不信,你站在人群蜂涌的十字路口,抬头观望高层楼顶三分钟,看看会发生什么事情?

弄不好驻足观望楼顶的人群能把交通堵塞了。


能有自己的判断,坚持前进的步伐而毫不犹豫继续前行者,是稀缺产品。

博弈论中有一个专业术语:占优策略,是指无论竞争对手如何反应都能选择属于本企业最佳选择的竞争策略。

企业很多,但是,能够以“占优策略”经营企业的企业家,是稀缺产品。


家长无数,几乎每个人都会当家长。但是,家长在孩子成长过程中对学校、课外机构、课外老师的选择,都会是占优策略吗?

答案是否定的。

很多家长对孩子的教育选择,只是“羊群效应”式的跟风,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孩子适合什么,只是一味的从众。别说是占优策略,有些选择甚至是给孩子的成长制造麻烦!

给孩子选择课外班,是因为别人选择了课外班。给孩子选择某校,是因为别人给孩子选择某校。

至于自己的孩子适合学什么,适合上什么样的学校,少有家长考虑过。

做个假设:如果郎朗学了蓝球,姚明学了钢琴,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其实,现实中,很多家长是在让“郎朗学蓝球,姚明学钢琴”。

十多年前,一位不认识的家长给我QQ留言,自称家在翠花路,离师大附中不远,但她想让娃考工大附中,让我给她做些建议。

我说:我连你娃都不认识,不了解你娃的情况,不好建议。不过,我问你三点,1,娃在学校的成绩怎样?2,娃在奥数班的成绩怎样?3,娃的性格是内向还是外向?

家长说:娃在校内和校外的成绩都是中游,没有上进心,性格比较内向。

我说:如果能考上师大附中,就上师大附吧。

家长说:我还是想让娃上工大附中。

我问她:你为什么非要让娃上工大附中?

她说:能让孩子上工大附中是所有家长的理想。孩子不上进,我想在竞争更激烈的环境里把他压的能上进些。

我说:你不怕把娃压折了?

我上研究生时带家教,带过一位男孩子。在班里还行,前几名的孩子。但是,孩子算不上特别聪慧,学习也不是特别专注。

小升初时家长问我该给孩子选择哪所学校。我说:除了工大附,其余的都可以考虑。(那时候的工大附中还是一枝独秀,不象现在的工高铁三足鼎力。)

家长说:我们就想上工大附,娃能考上不?

我说:不是能不能考上的问题,是孩子进去后能不能适应的问题。如果适应不好,可能会打击孩子,对孩子的发展可能不会有好处。


但是,家长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

初进工大附中时,孩子还算努力,可是,月考没考到前边,娃有些失落,不过还在努力。期中考又没考到前边,娃就有些泻气,再考,还考不到前边,娃满怀希望的考一次,再一次,三次五次之后,娃就不冲了。到初三时,娃已经是年级排名一千之外了,家长着急的向我讨教办法。

我说:被打击了两年多,娃已经不学了,可能没办法了。

几年前有位家长给我说,她邻居的孩子,小升初时考上了二类最前列的学校。家长找人托关系最后上了五大之一,娃性格内向,争胜心又强,结果,在名校的强压力之下,娃总是考不到前边去,初一没上完,娃精神出了问题,无奈办了休学。休了一年学,娃还是没恢复过来,给娃又找了一所二类中等的学校,可是,上了半学期,还是不行,又办了一年休学。

所以说,名校,并不适合所有的孩子。

但是,有些孩子,不上牛校就是遗憾。

现高二那届,带过一位孩子,是位单亲妈妈带孩子,家里经济情况不太好,但孩子聪明,自觉。其实聪明是次要的,主要是自觉。

当年小升初综测报名前,有一次刚下课,有位家长站在我面前:刘老师,我是XXX妈妈。

这是我第一次见这位妈妈。


让她坐下,问她有什么事。

家长说:该报名了,想征求下老师的意见。家里经济情况不好,想让娃报某校,能上免费班。

我说:不是不可以,但是,娃去了可能有些可惜。建议你还是报高新一中,弄不好会整个减免生。

给家长做了很多工作,终于做通了,家长同意报高新一中。


当年小升初结束,家长给我打电话:刘老师,向你报告好消息,娃被录取了,而且免了三千元学费。

后来,这位孩子又考进了高新一中的创新班。


一位家长基本不过问孩子的课外班学习,在奥数班上纯靠孩子自己主动学,在一百多学生中能屡考都在前三,这样的孩子,我就强烈支持他上牛校。

现高二那届,带过一位从咸阳来的孩子。

当年小升初综测报名,这位孩子有高新的预录,但没有工大的。家长给我说,刘老师,我们想考工大,可以不?

我说:万一失手,有退路没?

家长说:如果失手,我们就回咸阳上学。

我说:回咸阳上学,和上高新一中相比,反差有些太大。如果你们不在乎的话,可以考工大,而且胜算的可能性非常大,报吧。

这位孩子是五年级下学期五一假之后,才经朋友推荐来西安找我,孩子也是第一次走进奥数课堂。

五年级已经快结束了,经历过奥数学习的家长,可以想象一下多少知识模块已经过去。对这位孩子来说,奥数还是零。

对于绝大多数孩子来说,若有一句话没听懂,脑子一屏蔽,头一低,不听了。

但是,这位中途插班的孩子,面对没有任何基础的课堂,一节课从头到尾,一双大眼睛紧跟着老师,没有丝毫走神,没有浪费一秒钟时间。至今五年多过去,孩子第一节课的那双眼神,还印象清晰的保留在我的脑海里。

孩子的专注,是一方面。孩子的自我管理能力,也是极其少有的。

当年孩子妈妈和我聊天时说过一件这事:刘老师,娃在家里练真卷,累了,给妈妈说,妈妈,我看二十分钟电视。

妈妈说,去看吧。

娃打开电视,二十分钟刚到,不用大人提醒,娃就把电视一关,又开始学习了。

对于大部分孩子来说,别说是二十分钟,看上两个小时,还是大人连吼带训的从电视前边拉走的。

这样的孩子,就不可能失手!

在工大初中三年,孩子没报任何课外班,班里前列不倒,年级前列不倒。当年中考成绩,704分,能在全西安市排进前十名。

其实,很多孩子与她的差距,不仅只是智商,更多的是缺乏自律。

前边说的是孩子间的差异,其实,更大的差异,在家长。

曾写过一篇文章:原来,还有人是这么带孩子的!可点开浏览。

小升初上了名校,名校就一定培养的都是牛学生吗?

三年后的中考,大多数都被淘汰出局了。

小升初没上名校,二类学校就培养不出牛学生吗?

名校高中相当数量的学生,是来自于二类学校。

2018年因治理的原因,对各校中考高考成绩的喜报有所压制,搜到2017两所二类学校的中考喜报:

可以说,这些孩子的成绩,能超过五大名校百分之九十左右的成绩。而且,这两所学校在二类里还排不到最前边。

这还是在当年有公开的小升初综测情况下,被名校筛过后剩下的生源。在摇号+面谈之后,有家长开始理性,为了减少折腾,主动放弃名校而选择二类。所以,以后二类和名校之间的差距会缩小。

这些孩子,在二类学校里可以独领风骚,能得到老师的关注、学校的关注,但是,如果进了名校,就又可能处于中后方而无人问津,在竞争的强压力之下,孩子失去了信心,就不一定能考出这样的成绩,可能还会导致更差的结果。

其实,选择课外班,一样的道理,不一定选择强班就对娃好,不一定非要让娃进快班就对娃好,在快班的压力下,不适合的孩子缺乏了自信,反而学的更不好了。

我一位同学的孩子,初中上的是益新,高中上的市一中,大学上的是南开大学英语系,毕业前被保送到北大读研。

小升初进入名校的学生中,可有百分之十左右的学生能获到如此成绩?

在最近刚结束的中央电视台诗词大会上,来自于北京大学的陈更拿下了总冠军。

你知道陈更的成长经历吗?

陈更,陕西省咸阳市秦都区人,曾就读于沣东小学、育才中学。2009年考入上海同济大学电子与信息工程学院自动化专业,2013年就读于北京大学工学院,研究制造机器人方面的专业。被观众们称赞为“从函数定理的北大理工女博士到风花雪月的‘诗词女神’”。

陈更当年上的育才中学,在咸阳也算不上是名校吧,咸阳的前三大应该是启迪、彩虹、陕科大。咸阳育才中学,若放在西安,也就是个二类里边的中等学校吧。但是,小升初进入西安名校的学生,也许百分之九十左右拿不下陈更这样的成绩。

做个假设性比喻:

自行车手,可以在自行车队伍里比胜负,不要总想着非要和摩托车手比胜负!

在自行车队中,努力下,可以独领风骚;努力下,可以追赶风骚;努力下,至少可以争取不掉队。


可是,骑着自行车却非要和摩托车争胜负,还有争的意愿吗?

还没上路呢,就放弃努力了。

在马路上骑辆自行车追追自行车,再追追摩托,你就能体会到这个意思。

但是,骑着自行车,有胜过摩托车的可能吗?

有,肯定有!

因为,在摩托车队的激烈竞争中,有的可能爆胎了,有的可能撞车了,有的可能发动机拉缸了,有的可能因体力原因不想坚持了,有的可能精神受不了而中途退出了……

自行车胜不过所有的摩托车,但是,只要坚持,自行车可以胜过大部分摩托车。

十一


初中名校是出牛人的地方,但是,为什么只有少部分成了牛人?

有些自身没有主动性而遭碾压,有些不想放弃却在压力中爆胎、撞车、拉缸,承受不住压力而退出………

就给二类学校这样自行车队中少数认真努力坚持的人提供了超越的机会。

在初中段,好的二类学校里边的好学生,不会超过名校所有的学生,但完全可以超过名校绝大部分学生。

(进入名牌初中的学生能成长为牛人的,只占极少部分。经过中考筛选,名牌高中的牛人很多。再经过高考的筛选,名牌大学的牛人会更多,这是筛出来的,不是教出来的。如果牛人能教出来,北大清华就不需要用高考选学生了,筛出来才能教。)


自己如若弱小,要做的是用时间让自己渐变强大,而不是总想挤进强手队列却遭人碾压。

选择名校,其实是选择压力。名校是强者的游戏,如果不足够强,就尽量避免和强者玩游戏。


上届摇号之后,刚开学,群中流传的一个截图:

说面谈,说择校(下)

十二

这是昨天一位家长给我的留言:

这是位女孩子,对数学的接受力一般,但算不上脑瓜敏锐;学习认真,但算不上执着。上的是紧靠五大之后的二类学校。在这样的学校里能排进年级前25,在五大里边排进前二百应该问题不大吧。

但是,如果进了五大之一,在同学之间激烈的竞争下,在作业数量和难度很大的情况下,这个孩子可能会疲于奔命,家长也会很狼狈,几次考试落后,孩子可能就失去了追赶的动力,别说是进前二百名,能在中后名紧赶慢赶不掉队就不错了。


十三


常有家长说,我娃在班里都挺优秀的,怎么考题一难就不行了。

其实,小学段的优秀,有一定的虚假性。在生源还没分流的情况下,小学生基本均匀分布在不同的学校,不同的班里,仅管学校之间有差别,但差别还不是太大。小学段,只要认真努力,拿下班前几名,不需要多少智力因素。特别是在减负的情况下,学校考题变简单,高分更带有欺骗性。


但是,小升初的生源分流,优秀学生更多的向名校集中。做个假设:小学六十个班的班第一,全集中到名校的一个班,就是重新排名。大家都在努力,智力因素就会影响学习效果。当初的班第一,可能就成了班倒数第一,小学段家长、老师眼中的宠儿,同学的中心,一下子沦落成班倒数第一,这对孩子的心理影响是巨大的。


再经历一次中考分流,优质生源再次向名校集中,名校高中的孩子,不仅仅只是凭努力就能混好的,这时候的智商因素就起了作用。可以说,越向上,优秀的集中度越高,智商影响优秀的因素就越大,前提是大家都已经尽全力在努力了。


十四

田忌赛马的故事告诉你,在各方都处于劣势的前提下,最后能取得完胜。这不是能力在改变,而是决策在改变。

这是一种占胜策略下的选择,为了最终的成功,要有取舍,而不是为了逞强去硬碰硬,在本能完胜的可能下却争取了个完败。

孩子的教育选择,相同的道理。

家长更应该考虑的是怎么给孩子选择一所适合孩子的学校,而不只是总盯着属于别人的名校。

有些孩子,不进入名校,就是遗憾!

有些孩子,进了名校,就是恶梦的开始!

有些孩子,进了名校在强压中会越强。

有的孩子,进了名校只能遭人碾压,但是,若不进名校,在二类学校里边引领风骚,最终却能碾压大部分名校的孩子。

鞋是否好,让脚说话。而不是让别人的眼睛和嘴巴说话,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十五

郑州日前公布了2019小升初政策:面谈+摇号,其中面谈和摇号的比例是4:6,这个和西安上届的政策相同。但是,郑州的政策可以面谈两所学校,这一点比西安上届的政策更人性化。


郑州本届的政策大概是:电脑派位限报一个志愿,参加学校面谈可报两个志愿,且电脑派位志愿与参加面谈志愿必须有一个重合,实现“一次报名,两所学校,三次机会”。即学生报一次名,参加一次电脑派位,参加两所民办学校面谈,有三次选择的机会。

给才十二岁的孩子多一次机会,这个值得点赞!

西安曾被教育部点名批评,加之陕西最近连续的政治地震,可能对小升初会有影响,本届政策是比去年缩紧,还是放松,都不好说。具体需等政策出来再看。但愿政策的决策者能为孩子考虑,给认真努力的孩子提供上升的平台和通道。

十六

本届政策还没出来,耐心等待。等政策出来,根据政策细则,再结合娃的实际情况,结合家庭的实际情况,决定给娃选择那所学校。

给娃择校,不可盲从于别人!自己好,才是真的好!

牛校未必一定需要选择,但差学校最好要抛弃,给娃选择一所适合孩子的学校,是每一位家长都应该付起的责任。

就上届来看,只要是认真学习的孩子,一部分摇号摇中了,一部分面谈谈中了,一部分放弃名校进了好的学区中学,一部分去了某校少年班,一部分去了西咸新区的好学校,最终来看,只要认真学习的孩子,基本上结果还都可以。

过来的都说回看小升初并不难,也就那回事,还没上岸的就不必过于焦虑了吧。

其实小升初不必为学校太过伤神,只要平台可以,中考才是真正的纠量。向女神陈更学习,可有此等力量?



小学不在名校,初中不在名校,高中也不在名校,同济大学电子工程学院,北京大学工学院,一位工科院系里研究机器人的少有的女神,却因诗词大会走向了全国观众的视野。她之所以今天优秀,每一年都如约,陈更在于多了一份坚持!

小升初不是终点,连起点都算不上,不必为学校而过多伤神,自我努力之外,都是内耗,只要你一直在努力,你走到那里,那里就是名校!

来源:刘潇老师有话说,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7115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