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心怀妖娆,数学也很浪漫!

只要心怀妖娆,数学也很浪漫!

9对3说:我除了你,还是你;

4对2说:我除了2,还是2

1对0说:我除了你,一切都没有意义;

0对1说:我除了你,就是孤独的自己”。

我的心,就像自然数1,

不管站着,躺着,还是倒立,

我依然是1,不会改变。

生活就像一个分数,

如果活的真,

就会简简单单,轻松自在。

如果活的假,

就会拖拖带带,超负荷难过。


四边形是个可爱的姑娘;

正经时,可以是方方正正的矩形;

调皮时,可以是美滴滴的菱形,

妖娆时,可以是露出蛮腰的梯形;

生气时,又可以变身一个不规则的图形;

……

生活变幻,时间如同白驹;

像四边形这样,

虽然百变达人,但依旧是原本的自己。


生活就像在纸上的一个圆,

圆心是目标,圆弧是行为轨迹,

只有围绕着圆心,双脚不停的打转儿,

才能把我们的生活过圆满……


0,1,1,2,3,5,8,……

由零开始,随时间过去线性递推而越来越大;

我们亲切唤作兔子数列的斐波那契数列,

有没有像极了我们的生活……

我们越多学习;知识就越多的日渐积累;

最后,我们获得就越多,

越努力就越幸运。


有一天,质数、合数两个人聊天。


质数说:“在我们质数的大家庭里,大家都非常有个性,2姐的身材好,3姐长得像耳朵,7哥长得像镰刀,11姐像一双筷子,……,我们除了有1这个共同的血脉,我们都与众不同”;


合数听完质数的话,想了一下,说道:“你们与众不同,特色鲜明,这样很好,可是我们合数家也很温馨,很多成员之间都沾亲带故,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然后,两人都开心的笑着……

质数高兴着自己的独特,合数开心着自己的融合……

《月亮之上》之高数版


拉格朗日, 傅立叶旁
我凝视你凹函数般的脸庞
微分了忧伤
积分了希望
我要和你追逐黎曼最初的梦想
感情已发散, 收敛难挡
没有你的极限, 柯西抓狂
Rap:我求导我求和
我的心已成自变量
函数因你波起波荡
Oh yeah, oh yeah
低阶的有限阶的
一致的不一致的
是我想你的皮亚诺余项
Oh yeah, oh yeah
狄利克雷, 勒贝格、杨
一同仰望莱布尼茨的肖像
拉贝、泰勒, 无穷小量
是长廊里麦克劳林的吟唱
打破了确界, 你来我身旁
温柔抹去我, 阿贝尔的伤
Rap:我求导我求和
我的心已成自变量
函数因你波起波荡
Oh yeah, oh yeah
低阶的有限阶的
一致的不一致的
是我想你的皮亚诺余项


《爱在西元前》之 高数版


多元函数突破了横纵坐标的局限
穿过了垂直的Z轴
扩展到三维立体空间里面
你在曲线前
凝视方程的字眼
我却在旁焦头烂额忙着初等函数的换元

单调  间断  凹凸  拐点
是谁的判断
喜欢在夹逼定理后你只属于我的那极限
经过无穷级数的计算
我以欧拉之名许愿
思念想正余弦函数般蔓延

当微分方程只剩下未知的概念
通解就成了永恒不变的诗篇

我给你的爱写在求导前
深埋在极限定义连续里面
洛必达法则后发现
所求的结果依然清晰可见

我给你的爱写在积分前
深埋在几何区域面积里面
用二次曲面写下了永远
那些极坐标代换的经典
一切又重演

我感到很疲倦
思路少的好可怜
害怕再也不能无限接近到你身边

 

《青花瓷》 之 高数版


信笔勾勒出坐标
思路明转暗
空间描绘的曲线
一如你出场
逐项积分求过导
后事我茫然
稿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

函数展成傅立叶
系数被私藏
而你收敛的一笑
如二次曲面
你的美一缕发散
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右手规则解叉积
而我在解你
泰勒悄悄用起
式子千万里
在课本书积分仿牛顿的飘逸
就当我为读懂你伏笔

变量代换算周期
而我在算你
高斯被打捞起
明白了结局
如传世的洛必达自顾自美丽
你眼带笑意

逐渐逼近的级数跃然于眼里
临摹柯西落笔却惦记着你
你隐藏在方程里百年的秘密
极细腻犹如绣花针落地
收敛半径惹连续
区间惹值域
而我使用那三重积分惹了你
在旋转抛物面里
你从截痕深处被隐去

 


十一

《双截棍》高数版


教学楼里灯光灿烂已经是十点半
教室里的学生们还没吃晚饭
教数学分析的老师威逼利诱软硬兼施
说数学微分很重要你们要好好学别贪玩
她的学生我习惯从小就耳濡目染
什么导数微分我都耍得有模有样
什么招数最头痛定积分儿难中带繁
想要到隔壁寝室借作业抄答案
怎么办 怎么办
明天要随堂测验
怎么办 怎么办
定积分还不会算
怎么办 怎么办
今晚要挑灯夜战
通宵看书莫奇怪
我背不下来
一道题目上前
一个左极限右极限
一张惹毛我的考卷有危险
一再重演
一道我不会的题
一做好多遍
它一直在出现
怎么办 怎么办
这下我死得难看
怎么办 怎么办
数分测验的考卷
怎么办 怎么办
已被我一撕两半
快使用定积分
哼哼哈兮
快使用定积分
哼哼哈兮
大学师生切记
偷抄无敌
是谁在左连续
无名火起
快使用定积分
哼哼哈兮
快使用定积分
哼哼哈兮
如果我能作弊
考试轻取
快使用定积分

考过数学微分

可惜我没及格

 

十二


《兰亭序》 之 高数版


数分难学 高数如高山流水
函数数列 何时也为我收敛
开和闭 区间易理解 却难求你极限
映射也 映不进心间
函数连续 却也不一定可导
然而可导 竟又一定会可微
导数高阶 问莱布尼茨 他到底是个谁
有间断点 而我不曾觉
费马初现 我渐渐入深渊
罗尔浅笑 顿觉头晕目眩
拉格朗日 落井下石最会
而我独缺 对柯西的了解
费马初现 我渐渐入深渊
罗尔浅笑 顿觉头晕目眩
拉格朗日 落井下石最会
而我独缺 对柯西的了解
费马初现 我渐渐入深渊
罗尔浅笑 顿觉头晕目眩
拉格朗日 落井下石最会
而我独缺 对柯西的了解
水笔疾飞 草稿顷刻间湮灭
铃声响却 佩亚诺才刚出现
展开没 泰勒很复杂 麦克劳林简约
求极限 洛必达无愧
人事纷飞 单调改用求导解
凸还是凹 目测早已不精确
试卷最黑 题设常千山万水 总被蒙骗
驻点拐点 到底谁是谁
费马初现 我渐渐入深渊
罗尔浅笑 顿觉头晕目眩
拉格朗日 落井下石最会
而我独缺 对柯西的了解
费马初现 我渐渐入深渊
到底等谁 伯努利傅里叶
几人痴醉 却恨透了数学
我最可悲 只爱上你的美

 

十三

《说好的幸福呢》之高新版


我的解答凌乱着 在响铃时刻
我用颤抖的右手写着 罗必达法则
窗外嬉戏的白鸽 在湖边快乐
而我断断续续解释着 为啥可导呢
有极限么 假设 无穷小替换了
怎么了 错了 奇怪了
式子越写越长了 未知数消不掉了
区间内函数到这 不连续了
怎么了 崩溃了 做好的 题目呢
糟糕了 算错了 草稿纸 用完了
罗尔和拉格朗日柯西定理 还有泰勒
那些分不清的公式为什么 我都不记得
时间没了 证明题 太多了
心灰了 意冷了 放手了 不管了
有些分数永远都不会是我的 要怎么及格 

怎么了 崩溃了
注定的 不及格
伟大的 数学课 学饱了
你怎么就没尽头呢
时间没了 证明题 太多了
心灰了 意冷了 放手了 不管了
有些分数永远都不会是我的 要怎么及格

来源:刘潇老师有话说,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7108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