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学,让出行变的更有价值!

三十多年前,还处于改革开放的初期,家庭经济情况普遍没有现在富裕,交通也不发达,旅游还不流行,除了有单位组织的旅游之外,个人旅游的情况还较少见。

至于“游学”这个词,那时候似乎还没有出现。

1994年春,我第一次来到了陕西历史博物馆,算是人生中的第一次旅游。那时候的陕博里,游人还不是很多,我一个人走马观花,不到两个小时就走完了所有的展馆,观看了所有的展品,并没留下太深的印象。

在我准备出门离开的瞬间,一行七八位似有身份的人走了进来,只听一位五十余岁的领头人说到:来,我们先看一下预备厅……

游学,让出行变的更有价值!

我转身回来,只听这位学者模样的人给大家解说:

预备厅的背景是黄河壶口瀑布浮雕,奔腾咆哮的黄河和绵延不断的黄土高原昭示主题,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是陕西文化孕育生长的摇篮,也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

壶口瀑布浮雕的前边,是高大雄伟的顺陵走狮,是武则天母亲陵墓的镇墓石狮,这座奇狮之奇在于两点:一是高大,象这么大的石狮比较少见。二是我们一般见到的石狮都是坐狮、卧狮,象这座走狮比较罕见,它被誉为“东方第一狮”。

预备厅这样布置,彰显了我们中华文明的雄厚和昂扬,预示着中华文化的蓬勃向上和昂首阔步的气势。

不过,因为原物太大太重,搬动可能会损坏,所以这里摆放的是一个复制品,是空的石狮。

说着,他顺手在石狮身上拍了两下,传出了象拍鼓一样空洞的声音。

然后他说,下来,咱们先参观第一展厅……

我被他的开场讲解所吸引,就跟上他们的队伍,重游陕博。

事实上,在我两个小时前走进陕博的时候,只看到了一尊石狮站着,并没有看出它有什么奇特之处,也不知道它来自哪里,更不知道放在这里有什么喻义,至于墙上的壶口瀑布浮雕,我竟然就没注意到。

从他们一行人的口中,知道这位讲解的学者是一位大学历史学教授,他能讲出很多文物的名称、年代、怎么发现的、还有文物背后的历史故事。跟着他们再观陕博,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六个多小时,在陕博下班即将闭馆的时刻,教授才不得不匆匆讲完了最后几件展品。

后来又多次去过省博,跟随过好多导游的解说,但是,都没有第一次跟随教授听的过瘾。人生中第一次旅游时的偶遇,深深的影响了我的旅游观。旅游,是“游学”,而不是“游玩”,不是玩了,就完了。在游学中,探索景点深层次的文化背景,这个,比单纯的玩更有意义。


旅游,是浅游。

游学,是深游。



如果说旅游是一个人发朋友圈的布景地,那去游学就是再造三观的课堂。

两者只差之一字,其间差距可达千里。

旅游的核心是一个游字,游逛、游玩、游乐、游荡,游山玩水。

游学的核心是一个学字。游学、修学、留学,这都是突出一个学字。


一般来说,旅游是一种消遣和消费的过程,花钱享受异地的风光、风情、美食和服务。有人说旅游就是从你活腻味的地方到别人活腻味的地方去。究其过程,往往也只是上车睡觉,下车尿尿,到了景点疯狂拍照,回家一问啥也不知道。

 

游学则是一种学习知识、拓展眼界、感悟人生和树立志向的过程,将学习变得更为别致有趣,让孩子变得更为独立自信,开阔孩子的眼界与人生格局,这就是游学!

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

人们都是追随热点景区,追随人造景区,却忽略了身边厚重的历史。

“大人看头,小孩看屁股”中摩肩接踵的现实,也该有二十年历史了吧。如此“遭罪式”旅游,是为了舒缓身体、放松心情、乐在其中?身在人中旅,神在梦中游,为何总在轮回,总在重复?


旅游,不是凑热闹!

提前做好规划,热门时间避开热点景区选择少有人关注的地方,冷门时间观光热门景区体会大餐独享的滋味,就避免了“大人看脑袋,小孩子看屁股”的尴尬。

游学,就能走出从容不迫的脚步!

去年暑假,我带着孩子去铜川市照金老区游学,回来后发过一篇文章,有人在文后留言:就几个破山洞,有什么看头!

是的,就几个破山洞。

但是,如果了解过三十年代的峥嵘岁月,如果了解过薛家寨保卫战,如果了解过照金老区对中央红军立足陕北的意义,如果了解过红军在如此艰苦卓绝的生存环境里还能为了信昂而坚持战斗,还觉得那只是几个破山洞吗?

当抱怨孩子们只知享受,没有吃苦上进精神的时候,没想过原因吗?是谁把孩子的吃苦精神抹杀掉的?几个破山洞的背后,其实是培养孩子吃苦上进精神的乳汁!

游学,不是肤浅的只看表面,是要带着孩子,在游中寻找风景背后的故事,在学中增长孩子的知识和探索精神。

游学,是需要“预习、学习、复习”的。

在出游前选择好出游地之后,我会先学习当地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等知识,游玩时,一边给孩子讲解提前了解的知识,一边观察、学习、思考、提问现场发现的知识,对于有些疑惑的地方,回来后就查找资料搞明白后,再讲给孩子听。

游学中出现的疑惑,是不解决就放不下的心结。去袁家村,对那栋民国时期建筑风格的村委会办公楼有了好奇。一直寻找村史,想知道为什么这个远离城市的关中农村怎会有如此厚重的一座楼,没找到答案,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回来后多方查找,才知道:是在袁家村拍过一部电影,修的道具楼。

曾在位于长安王曲的解放军通信学院带过两年课,几年前带孩子来到这里故地重游,想让孩子体会一下军校的气质。

游完后,开车欲离去时,在校园外边村子的巷口看见挂着一个牌子:张学良公馆。

顿生好奇,尽管知道解放军通信学院的校址,是一九三六年六月,张学良、杨虎城联合在此举办了王曲军官训练团,也就是黄埔军校第七分校。

当年我给通信学院上课时,课间听学员说学院上边还有张学良的跑马场,却不知道这里竟然还有张学良公馆的遗存。


调转车头,顺着路标,上了青龙岭。

南眺秦岭,北望神禾塬,苍茫的青龙岭上,一座欧式建筑孤零零的站立在这里诉说着历史,却少有人来倾听了。

游学,让出行变的更有价值!

西安事变之后,胡宗南任七分校主任时在此居住,曾召开过重要军事会议,接待过华莱士、陈嘉庚以及蒋介石、周恩来,宋美龄、蒋经国、蒋方良、蒋纬国、石静宜、蒋孝文、蒋孝武等很多人士。

游学,让出行变的更有价值!

我曾带着孩子三次来到这里,一次遇到两位游客,一次遇到两位村民在傍边挖野菜,一次一个人也没遇到。

没人知道,三十年代的西安王曲神禾塬上,竟然是世界名流,军政大员,国共高层觥斛交错的地方。

而现在,竟然如此冷落。知音少,弦未断,合拍只孤鸣。


偶遇张学良公馆,又偶遇到了“太师洞”。

电视剧【封神榜】里有商朝纣王时,周商之战,商太师闻仲战败,自刎而死于此处,现在的青龙岭就是原来的绝龙岭。张学良到此后觉得绝龙岭喻意不好,随改名为青龙岭,后来胡宗南在此居住时又改名为兴隆岭。

距张学良故居以西30米处的神禾塬畔下边的深沟里,现在仍有“太师洞”遗址。一榜封神几千年传奇,太师于此处自绝,却无人存有记忆了。站立于青龙岭上俯视深沟,薄雾轻浮,流水声潺潺却不见水影,如烟如渺,如梦如幻,三千多年前的那段历史,就在此处了。

游学,让出行变的更有价值!


2013年,媒体报道,位于长安少陵原畔的兴教寺将要被拆迁,引发了兴教寺事件。这是我第一次听说兴教寺,紧随媒体追踪,了解到了兴教寺事件的缘由。


图为康有为题写的牌匾

据媒体分析,兴教寺强拆事件的背后,是曲江系公司的商业运作。兴教寺是唐代高僧玄奘大师长眠的地方,距今已有1300余年历史,是中国佛教的重要寺院,在世界宗教界占有重要地位。政府的这一举动,引发了佛教界、文化界等社会各界人士及国家有关部门的高度关注 。



玄奘法师藏经于大雁塔,先翻译佛经于白鹿原畔的云经寺,后又迁于玉华宫翻译佛经,圆寂于玉华宫,先葬于云经寺,后又迁葬于兴教寺。


带着孩子,来到终南山下,少陵原畔,在兴教寺院内的古柏苍郁中,瞻仰法师的灵塔,让孩子体会《西游记》中唐僧的真实故事。


美景无限,人生几何!

带着孩子出行,记录下几个片断。预习、学习、复习,无论是提前准备的,还是偶然发现的,为旅游做好功课,风景无限好,游学价更高!

刘潇老师微信:liuxiao-liu

刘潇老师微信二维码:

游学,让出行变的更有价值!

刘潇老师有话说公众号:lxaio418

刘潇老师有话说公众号二维码:

游学,让出行变的更有价值!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杨振
联系杨振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