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逢9必思变!

人生逢9必思变!

1989年寒假,我刚结束一学期的师范学习生活。

考上师范是我由农民转身为教师的一个蜕变,但是,一个学期之后的这个寒假,却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思考,刻骨铭心!

第一学期期末,全班56名学生,我以第55名,倒数第二,补考二门的成绩,结束了第一学期的生活。

面对这个成绩,我哭了几个小时,也反思了几个小时。

我之所以创下了自上学以来的最低纪录,并不是我没认真学习,而是我把时间和精力全放在了文化课之外的事上了。

当年大荔师范学校门口,一行标语格外醒目:面向小学培育人才。

师范教育培养的是小学教师,在这里,体育、音乐、美术甚至比文化课学习还重要,当年的毕业生,市教育局是要专门派人来检查这些技能的,合格者方能毕业。

学校的活动也是一个接着一个,一入学,先是一个月的军训,然后是班季篮球、乒乓球、排球比赛,歌咏比赛,元旦文艺晚会,越野赛。

开学初,班主任就给我们介绍了学校的这些活动,都是由学生自行组织,老师基本不参与,而且各班之间都是要评比拿奖的。

那时刚入师范校门,其实就是刚上高一的年龄。第一次离家上学,充满了积极上进、不服输的精神。听了老师的介绍后,我就暗下决心,要在这些活动中给班上把奖拿回来。

进师范之前,我几乎没摸过蓝球,听老师说学校有班季篮球比赛后,我每天抱着篮球在操场练球,最后竟然成了篮球队主力队员。

每天去琴房练琴,我成为全年级有名的音乐人物。在上二年级时,班上有位同学找我,说他有个毕业班的乡党,被市教育局来校抽查毕业生水平被抽到了音乐组,担心过不了关,想让我代替他乡党去参加检测。当时我也是傻大胆,竟然同意了,冒名顶替参加了五线谱视唱和风琴弹奏,我这个二年级学生,竟然以“优”而通过了毕业生的音乐审查。

每晚下夜自习后,我就出了校门,在校门口的108国道上挥汗如雨,跑步五千米,天天如此,最终我拿下了校万米越野赛年级第二名的成绩。

在校运会上,又拿下了400米、800米第一名的成绩。我觉得自己个人能力有限,能参加的项目有限,为了能在4×100米和4×200米接力赛上拿下名次,我还找了另外三位同学,晚上放学来到操场上练接力。

我们班最终拿下了校运会全校总分第一的成绩,这不是我个人的功劳,但是,可以肯定的说,如果没有我,我们班就不会有这样的成绩。

期末考试成绩班倒数第二,我的成绩就是这样来的。别人在学习,我却把时间全放在了为班级拿奖牌上来了。

痛定思痛,在那个寒假,我总结了经验教训,给自己的人生错误进行了纠偏。

我的纠偏,并不是放弃为班上拿奖的努力,而是把文化课学习向寒假和暑假中分配。

我给自己定下了任务:在寒假和暑假里,把开学后的语文课上要背的诗词,名篇名段,全部背过。把开学后开的《教育学》、《心理学》、《历史》、《地理》、《语文教材教法》、《数学教材教法》等等这些能自学的课程,在假期里全部自学完,需要背诵的全部背过。

同时,假期里坚持每天画画,记得曾逮着我家的公鸡画素描。师范毕业时,我练的能达到能画人像的素描功底了。

假期里还坚持练琴,家里没有琴,我就在一张旧报纸上用毛笔画了一个键盘,在这个画出来的键盘上练指法。

郎朗也不会有我这么下功夫吧。

1989年初的那个寒假,我第一次独立思考人生,为人生做规划。

我暗下决心,在体、音、美这些方面,继续不放弃努力。我还要在文化课上把班第一名的成绩拿下来。

可是,一直到师范毕业,文化课第一的成绩也没让我拿下来,但我从没放弃我的努力。

直到毕业十多年后我考上研究生,带家教,因为带一位孩子效果显著,家长请我吃饭时,我给孩子讲了我上师范的这段求学经历。

当我说到“我最终也没拿下班第一”时,家长打断我对孩子说:但是,走到今天,刘老师是第一。

是的,如果用最终的学历来说,考上硕士,我是第一,考上博士,我是第一。

1999年,我结婚了,结束了单身汉的生活。

但是,生活却走向了很窘迫的境地。

可能是国家税制改革,国税和地税分流,地方财政出现问题,工资开始拖欠。刚开始拖后一个月发工资,后来变成拖后两个月,再三个月,到1999年时,竟然有一年多没发过工资了。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学校阻止我考研究生。

在领导眼里,我走了,学校就走了一位好教师。

领导不同意我报考,报名表上就盖不了章,也就报不上名。

同时还多方围攻,阻止我学习。

记得教务主任专程和我谈话,给我讲由张贤亮小说《灵与肉》改编的电影《牧马人》,那时我还不了解张贤亮,也没心思听领导给我谈心,拙笨的我竟没听出领导的良苦用心。

直到最近我开始研究张贤亮时,才明白了领导的意图:领导给我学说《牧马人》的主人公许灵钧身陷牢狱几十年,艰苦生活几十年,改革开放后他在美国的资本家父亲,回国寻子,想让许灵钧全家移民美国,接自己的产业。但是,许灵钧对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土地爱的深沉,拒绝了父亲的邀请,选择留在了穷山避壤的地方。

我这时才明白,当初老领导原来是劝说我要向许灵钧那样,放弃父亲给他选择的去美国接班的美好生活,老领导是在劝说我打消考研的理想。

教学主任给我父亲说:你给刘潇说说吧,那么多大学生都考不上研穷生,他一个师范生瞎折腾啥呢,安心当老师多好,学校已经把他做为后备领导培养了,好好工作,几年后就能当个主任,以后可能还会是副校长、校长,这么好的前程,就不要在不可能的事上乱折腾了。

终于,在1999年6月,我带的学生走向中考试场的前一天,我上完了最后的课,从学校不辞而别,来到了西安。

那时候通信还不方便,到西安后,我给校长写了一封信:我走了,不再回来,下学期不用给我安排课了。

二十年前,我放弃了周围人羡慕的铁饭碗,开始了西漂的生活。


2009年,是我在交大读博的第三年,我却在这一年,动摇了为此奋斗了十多年的努力。

读博前,理想很丰满,想去国外留学。

然而,我的中专学历背景,成了我考博的拦路虎,一开始,就没有那位博导愿意把这位第一学历是师范生的我纳入到自己门下。终于在我六次考博五次被拒绝之后,我进入了西安交大。

我之所以能被录取,是因为那次考博只有我一人的所有成绩全达标了,也许我能读个公费生,然而,我和导师的第一次通话,导师说的是:你如果上自费,就录取你。如果想上公费,就不录取了。

那时候,几乎身无分文的我,面对四万元一次交清的学费,咬咬牙借钱交上了。

国家对重点大学的公费博士生有一项政策:通过一个英语考试,就可以公派出去。

如果我当初能公费读博,不用交学费,每个月还有一千多月的生活补贴,生活就不会那么窘迫。我也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我能获得公派出国的机会。

若如此,我的人生也许就是另一个写法。

然而,要还钱,要生活,我无法专心坐在书桌前。随后,孩子又出生了,经济压力聚然增加,最主要的是,孩子的出生,改变了我的人生态度,再苦的生活,我都能承受,但是,我不能让孩子一出生就跟着我受苦。

于是,我放弃了当初的理想,就有了今天。

同样是读博,公费和自费的区别,足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轨迹,把人生改变成为天壤之别。

十一

从1999年离开单位到西安备战考研,到2009年在交大读博,这十年间,我以带家教,带家长自组小班谋生,只是把带课做为了一个谋生的手段,挣点生活费就可以,并没有想把做课外辅导做为职业来做。


然而,生活现实把我逼迫的已经无法再走下去,我重新开始审视人生。2009年,我以师范毕业十八年的教育经历,开始在《西安妈妈网》大量发贴,发表关于对家庭教育、数学学习之类的文章,可以说,我以后所带的很多孩子,都是家长在2009年这一年在《西安妈妈网》上看到我的贴子后,带着娃一路跟进了我的教室。

要感谢西安妈妈网!

十二

出身卑微,生活在底层,人生道路上处处有人设阻,处处受阻,但阻挡不住一颗强大的内心。

2019又是9,人生不服输,下一个十年,又会走出一个什么样的活法?

2029年,也就只是十年!

来源:刘潇老师有话说,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7084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