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之重,为何重?何为重?

教育,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之所以沉重,是因为大家在乎它。

如果不在乎,也就不沉重了。

可以说,越来越多的人在乎教育,教育也会越来越沉重!

那么,教育沉重之源,在哪里?

有人说是教育资源不均衡,有人说是孩子们学业负担太重,有人说是应试教育带来的弊病,有人说是课外机构给家长制造恐慌,有人说是教材越学越难了,还有人说是大学太难考……

我是八十年代后期上的初中,1991年师范毕业开始教初中数学。

近三十年来国家进行过多次教材改革,每次改革都会删减掉一些知识结构,降低一些教学难度要求。以当时的初中数学课本内容和现在的初中数学课本(北大师版)知识体系相比较,无论是从知识点上来说,还是从难度上来说,都大大降低了。

比如说:当年教材必学的立方和公式,立方差公式,现在删掉了。尽管是两个公式,但它涉及到的知识点远不是两个公式这么简单,在整式乘法中要用到这两个公式,在因式分解里要用到这两个公式,它还降低了分组分解法的难度,还有因式分解中的十字相乘法,双十字相乘法等等,现在的教材都不涉及了。


当年教材中解三角形这一章的余切、正弦定理、余弦定理、解斜三角形,现在的教材都删掉了,这些知识点的删除还会减少三角和函数相结合的综合题的出现。


当年教材中圆这一章的四点共圆、圆和圆的五种位置关系,现在的教材已经删掉了,这些知识的删除,也会大大降低诸如函数和圆相结合的综合题的广度和难度。


当年教材中“对数”这一整章内容,现在的初中数学教材已经全部删掉,我上初三时学《对数》这章内容时,教材中是没有换底公式这个知识点的,老师也从来没提过。但是,我在辅导资料中看到了这个知识点,还专门和同学讨论过换底公式,三十年过去,至今记忆犹新。今天的初三学生,除了极少数想走竞赛路线的超前学之外,还有谁听过“对数”这个概念呢?


我怎么觉得,现在初中数学课本的知识难度,比三十年前能减少三分之一左右。我没有详细对比,只是凭自己教学过程中的记忆做了简单的列举,并不完全正确,但和三十年前相比,现在的初中数学内容和难度的要求都大大降低,是很明显的。

不仅仅只是教材改革,而是在方方面面都下了功夫,比如缩短校内时间,我上小学时每天要上晚自习的,放学都在晚上八点左右了,现在小学一般下午三点半左右放学。

取消小升初考试,取消初中和小学段的学科竞赛,中考高考年年改革,国家在减负的道路上,不能说没有下功夫,而是下了太大的功夫。然而,在老百姓的心头上,教育却越来越沉重了。

八十年代,我国人口十亿左右,每年大学招生量四十万左右。

目前,我国人口十三亿多,大学数量已经超过2500所,全国每年能考上大学的学生人数在八百万左右。

现在人口数量是三十年前的1.3倍,大学生招生量是三十年前的20倍。


1994年,我带的家教中有一位家长是西工大的中层领导,我坐在他办公室听他介绍说:我们西工大仅次于西安交大,在校生有七千人左右。

现在,西工大在校生近三万了,招生量是二十多年前的四倍。

现在,是所大学,在校学生数都是几万人,而且,现在的大学数量比三十年前翻了几翻,包括新建的民办大学、新建的大学独立学院、还有以前的中专学校升级为大学,以前的成人进修院校转变为普通高校。


可以说,现在想上大学,比三十年前容易的不是一点点!

那么,为什么老百姓心中的教育却越来越沉重了呢?

具中国薪酬网公布的2018年中国大学毕业生薪酬排行榜TOP200显示,清华大学2017届毕业生以平均月薪9065元位居榜首,最后一名西安建筑科技大学,2017届毕业生的平均月薪为3394元。两所高校毕业生薪资相差了5671元,差距是非常明显的,也就是大学越有名,毕业生“赚得越多”。

这只是排了2500多所大学中的前两百所,谁能知道后一百所与前一百所又会有多大的差别?谁能知道重点大学和没上大学又有多大的差别?

这只是平均月薪的比较,若用网上刷屏的北清毕业生的最高收入动辄月薪数万元相比,211在一些老百姓眼中也黯然无光了。

来看一个没在西安主城区的中学的最新招聘要求,学校位于西安渭北工业区临潼工业新城,条件之一:

本科学历者,须国家“双一流”重点院校毕业;

研究生学历者,其本科或研究生为国家“双一流”重点院校毕业;

如果是条件更好的名校招聘,能被入选者的条件几乎令人瞠目。

下图是位于武汉的华中师大附中2020年第一轮教师招聘拟录用人员。其中的9人中有6人来自于北清,有三人是硕士,有6人为博士。

教育之重,为何重?何为重?

再看位于杭州的这所中学的拟录用人员名单的就读学校:

这只是教育行业的一角,随便是个象样的单位,以前的招聘条件要么是985,要么是211,现在成了双一流,当一个象样点的单位招一个收费员、柜员职位都需要重点大学本科甚至硕士的时候,这种带给老百姓心中的就业压力,不是基础教育改革减轻学业负担就能缓解的了的。

据相关资料显示,我国目前“双一流”(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世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共计140所(基本囊括了以前的985高校和211高校),高考招生人数每年大约为37.7万人,占全国招生总量的比例约为4.7%,也就是说录取率预计只有4.7%。

八十年代,大学招生量只有四十万人左右,考上大学就意味着有好工作。

现在,大学招生量在八百万左右,还是四十万左右的学生有好工作。

所以说,现在考大学并不难,难的,是考一所好大学!

当大多数人盯向排名前百的重点大学,招生量不到四十万时,压力怎能不大?这种压力不是通过基础教育改革减轻学业压力就能缓解的了的。

网上搜到2017年度的高校决算经费数据,清华大学决算总经费高达247亿,北京大学也有213亿!

部属高校中,两百亿级别的,仅此两所。

其他部属高校经费明显有很大差距,吉林大学、华中科大、武大、厦大、同济、南大、西安交大等等20来个高校进入50亿的圈子。

剩下的近50来个部属高校,从十来亿到四十多亿的都有。前后差距高达上百亿、数十亿的非常正常。

都是部属高校,两百亿的经费,和十几亿的经费,怎能没有差别?

如果再用部属高校和省属高校相比,用普通大学和双一流相比,怎能没有差别?

教育资源均衡,怎么均衡?

任何问题,归结到最后,都是人的问题。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竞争。

有竞争,就会有排名。

一个领导十个兵,这是常态。

那位见过十个领导一个兵?


十三亿人口,两千五百所大学,每年八百万毕业生,用人单位招聘一提就是双一流,硕读完了博读完了找工作,用人单位还要挖祖宗看第一学历是不是双一流。

别说是基础教育资源无法均衡,就算是能够均衡,均衡了是不是就能让所有的孩子都能进入双一流大学?

谁能改变这个事实,再来说基础教育资源均衡。


人的欲望是随社会的发展而发展的,甚至会超前于社会的发展。三十年前,经常坐小汽车的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那时候普通老百姓有机会坐上一次小汽车,够吹半天牛了。

现在呢,连农村的巷道里小汽车都快没地方停了。

所以,就会产生新的标识自己与众不同的方式。


教育问题,其实并不只是教育的问题。教育沉重之源,其实并没在教育。

媒体12月2日报道:一位49岁的父亲在零基础的情况下,通过自学一次性通过了“法考”,被称为“天下第一考”的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

准备这项考试,需要涉及60部法律法规,所有法考参考书摞起来有半米多高。

这项专业人士谈之色变,很多法律专业本科生都通不过的考试,却被这位49岁的爸爸经过八个月自学通过了,而他给出的理由更是让人吃惊,“我姑娘是学法律的,为了跟她交流时不说外行话”

朱腾强,本科专业是理科,工作中几乎不涉及法律。自准备法考之后,每天工作之余学习5小时。他主要利用上下班的通勤时间和下班后的时间进行学习,晚上经常是学到10点,周末更是会集中精力全天学习,刷网课、做真题、背知识点。


教育之重,为何重?何为重?

当问及法考初衷,朱腾强告诉记者:“我姑娘是学法律的,我自己慢慢对法律也有了兴趣。(我参考)也是为了跟她有更多的共同话题,跟她交流的时候不说外行话。并且孩子以后肯定会从事法律相关的工作,我对于这个专业多点了解,以后对孩子的职业发展也能给一些建议。

今年女儿为父亲做军师

明年父亲将指导女儿法考

备考过程中,朱腾强最喜欢跟女儿一起讨论法律知识,女儿扮演着“军师”的角色,经常给爸爸提些学习上的建议。

朱爸爸取得佳绩的同时,朱林啸也取得了好成绩,目前其已经被推免到北京大学,攻读法律硕士研究生。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朱家全家都是学霸,朱妈妈从计算机专业跨考了CPA(注册会计师),全家人最喜欢的就是聚在一起聊天,交流学习内容。朱林啸说,自己现在良好的学习习惯和成绩离不开父母从小的教育和家里的学习氛围。

某名校初中部的一位孩子,成绩还不错,班前列。

但是,家长很焦虑。

家长焦虑的不是孩子的学习,是孩子的基础。

不是学习的基础,是做人的基础。

家长说,自己不会做家长,小学时有些地方失误了,现在必须要把该补的课补回来。

下边是家长给我的一段留言:

教育之重,为何重?何为重?

教育之重,为何重?何为重?

有些家长,是把孩子的成长当做事业来做的。

孩子优秀的根源,在家庭,没在学校。

谁都是第一次当家长,谁都没有当家长的经验,谁都需要学习怎样当家长。但是,有的人积极主动自愿学,有的人消极被动被迫学,有的人自己不学还指责别人学。


家庭教育首先是预防教育,把问题扼杀在出现之前,是最高的教育境界。要预防,一要说好,也就是孩子做的对的地方,就表扬,做好引导,向好的方向引导。二要避坏,当孩子还没有不良思想、行为的时候,要避免其出现。

家庭教育其次是纠偏教育,当孩子出现了不良思想、行为时,家长要及时注意并进行纠偏,越早越有效。

家庭教育最后是弥补教育,孩子已经出现问题,甚至成为不良习惯了,家长注意到有麻烦了,才开始干预,这时候费精力费时间低效果,有时还没效果。


这些,都是需要建立在家长具有正确的教育观的基础上并为之付出行动的。但是,说来容易做起难,很多家长要么教育观就存在偏差,要么只是指责着教育的不是却从来没有陪伴孩子成长的行为。


比如说,什么是正确,什么是错误,在不同孩子身上可能会是不同的。

郎朗练钢琴就是正确,姚明练篮球就是正确。但是,如果让郎朗练蓝球,让姚明练钢琴,就是错误。

可是,在孩子成长之初,能用别人家孩子的正确或错误来判断自家孩子的正确或错误吗?

有些家长教育孩子要遵守规矩要善良,有些家长认为规矩会吃亏善良会受欺,在孩子没有成人之前,谁知道这些不同的做法对孩子的成长是对还是错呢?

有些家长让孩子从小吃些苦,有些家长把孩子从小泡在福窝里;有些家长认为好好学习通过考学提升自己的层次,有些家长认为学习好的都是书呆子眼高手低没有用处;有些家长觉得应试是孩子上升的通道,有些家长标榜素质教育才是孩子成长的根本;有些孩子抢跑就抢对了,有些温热型的孩子需要的却是厚积薄发,抢跑不抢跑,如此如此,孰对孰错呢?


无论支持那个观点,生活中都能找到成功的例子;无论反对那种观点,生活中也能找到失败的例子。

在孩子的成长中,有很多教育思想,方法,其实是无法用对还是错来评判的。

教育,需要智慧,需要耐心,需要爱的,只有适合自己孩子成长的教育方式,才是最好的方式。教育孩子,越早越有效,家庭教育为什么沉重?公安大学李玫瑾教授在谈到一些父母在教育孩子的弊端时,一语中的:“有些家长他在该管的时候不管,不该管的时候却开始乱管。

十一

在一个家长群中,看到下边的讨论:

教育之重,为何重?何为重?

教育之重,为何重?何为重?

十二

家庭教育的发展趋势:

1、底层家庭对教育的期待是以找工作为目的。

2、中层家庭对教育的期待是以提升个人价值为目的。

3、上层家庭对教育的期待是培养主人翁,以欣赏、选择、改变周围的社会为目的。

要达到这些目的,现代流水线式的教育只能把人送到第一层,在这个层次上,家庭给孩子的教育几乎没有帮助,一切依靠孩子,孩子越自觉,越努力,孩子就越幸运。

想要进入第二层,家庭必须出力,开阔眼界,争取去名牌大学。无论社会如何浮躁,记住一位把孩子送进北大的家长的话:一定不要相信外界的介入会对孩子的启蒙教育能起到什么好的结果,孩子优秀的根源,家庭是第一位的;

而第三层,则几乎完全是家庭和个人的事情,和学校教育的关系很小。就如霍启刚、郭晶晶夫妇带着孩子跑马位松、插秧的时候,这样的家庭还在乎学校教育吗?

教育之重,为何重?何为重?

十三

人民日报《教育改革要从家庭教育开始》这篇文章提出家长有五个层次。

第一层次:舍得给孩子花钱。

第二层次:舍得为孩子花时间。

第三层次:家长开始思考教育的目标问题。

第四层次:家长为了教育孩子而提升和完善自己。

第五层次:父母尽己所能支持鼓励孩子成为最好的自己,也以身作则支持孩子成为真正的自己。

这些,都不是教育体制的问题。‘

十四


任何依靠外力的优秀,都是不可能的。

一般情况下,对外寻求培优,是有效的,甚至可以是高效的,培优其实是来源于内在的动力。

但是,对外寻求扶差,一般都是低效的,甚或是无效的,对外寻求难以找到内在的动力。

西安的牛学生很多,大都和我没有交集,是别人教出来的,大家没必要非要找我。

家长只有改变自己,才能改变孩子。


十五


通往山顶的山路崎岖难行,一位健壮的男人背个小包已是气喘吁吁。当他看到一个小女孩,背着一个小孩,从旁边缓慢走过时,便同情地对她说:”小姑娘,你背那么重的小孩一定很累”。

小女孩听到后说:”你背的是包袱,但我背的是我弟弟。”

有爱,就不是负担;

有责任,就不累;

有使命,就有欢喜!

教育之重,为何重?何为重?

就如49岁的朱腾强自学八个月拿下法考,爹拼,拼爹,竟然只是为了和孩子能多些共同语言,能给孩子的职业规划做一点建议。

谁逼他了,他不累吗?

就如云南孩子林万东,家庭无法支持,一边读书还要一边打工补贴家用,也能考出713分的成绩进入清华大学。

谁逼他了,他不累吗?


教育之重,为何重?何为重?

就如河南孩子孙宜林,生活条件不宽裕,他每逢假期都要找零工去赚钱,而写作业主要是放在打工之外的时间,他也能考取清华大学。

谁逼他了,他不累吗?

教育之重,为何重?何为重?

十六


没有爱,何谈责任!

父母若有爱,陪伴孩子健康顺利成长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

孩子若有爱,尽力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为父母分担忧愁是自己必尽的责任。

有爱,就不是负担;

有爱,就不该逃避;

有爱,就不需抱怨!


教育政策需要关注,但不是最重要的。

教育是在拼爹,拼爹所能达到的层次。

教育是在拼娃,拼娃自觉努力的程度。

很多成绩上的差别,其实只是主动与被动的差别,专注与分心的差别,认真与马虎的差别,并不是吃苦不吃苦的差别。

不需要吃多大的苦,主动些,认真些,就是脱胎换骨的自己。


孩子的”成绩”问题,其实不是成绩的问题!

原来,还有人是这么带孩子的!

“初一不分上下,初二两极分化”,为啥?

除了X数,除了X校,其实还有更多的选择!

他是谁?你是谁?

从艾宾浩斯曲线说学习效率

骑行,与娃“吹牛”在途中!

带着孩子,寻找这座城市背后的故事!


来源:刘潇老师有话说,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7078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返回顶部